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高端话题 时装业探索"瑞士制造"的困境

昂贵的生产成本和谨慎的中间人,成为瑞士时装设计新秀前进路上的障碍。在该行业最紧张的一周即将到来之机,局内人首次齐聚一堂,展开讨论。

Sandro Marzo的皮革和网眼,在苏黎世Lichthof的瑞士时装展上

Sandro Marzo的皮革和网眼,在苏黎世Lichthof的瑞士时装展上

(Irene Muenger)

苏黎世将在11月举办为期5天的“时装周(英)外部链接”,这是巴黎和纽约两年一届的时装周的微缩版。但“瑞士时装(英)外部链接”(Mode Suisse)全年都会组织时装秀与时装展。女装设计师妮丽娅·弗雷(Niria Frey)便是数位有幸参展的人之一。

在设计师们推介秋冬款系列的春季时装展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遇到了弗雷。她的作品受装饰艺术和新艺术的启发,特点是在包括仿皮革与人造皮草等各种面料上,大量地使用黑色元素。在苏黎世利马特河(Limmat)边人头攒动的展厅里,这些织物引来人们近距离地审视。

弗雷手拿一条受日本折纸启发、用当地金银丝面料制作的半身裙。“如果你想用瑞士纺织品在瑞士生产,那么一切都相当昂贵。”当被问及它的成本到底是多少时,她摇摇头,解释说,这只是件样品。

她在苏黎世自己的家庭工作室里完成订单。但要得到订单,她知道必须走出家门。“这是让年轻的瑞士设计师联络到商家与买家的绝佳平台,”她表示。

住在巴塞尔的意大利设计师桑德罗·玛尔佐(Sandro Marzo)倒不那么肯定。“我觉得有些买家并不想见到其他买家。他们只想关注某一两个系列的服装。”

他的男装系列离弗雷的展台只有几米,风格介于大胆与异国情调之间。(想象一位穿着紧身衣的人。)玛尔佐确实认为,“瑞士时装”是一个展示瑞士各种风格服装的理想平台。

“可以看出,瑞士也有好的设计师,”玛尔佐说道。展会过去几个月后,他获选成为首届“瑞士时装论坛”(Mode Suisse TALKS)的成员。

苏黎世时装周

最重要的时装周分别在巴黎、米兰、纽约和伦敦举行,但其他城市,例如苏黎世,也有自己的版本。2014年11月11-15日(英)外部链接,苏黎世将举办推介瑞士和国际设计师的时装秀,以及时装展和快闪(pop-up)店铺等精彩活动。

大家谈

会场设在苏黎世金融区的短期展画廊内,场上的东方地毯和别具一格的休闲椅,令整个布置比大多数座谈会显得更要五彩缤纷。有人还带了只狗来。一位粉红色头发的设计系学生和她脸颊发光的朋友挤在走廊里。

低矮的讲台上,设计师、买家和纺织业的代表一起探索增加瑞士产品知名度的办法。

面料的获得是设计新秀面对的一项挑战。很多人都想使用当地产织物,可成本与最低订货数量往往令他们望而却步。

“20米是最低数量,”印染专家Mitloedi织物印花公司的西蒙娜·布雷希(Simone Blesi)表示。“当然,我们更希望能卖出去1’000米,”她补充道,这个数字令台上的两位设计师倒吸了一口冷气。

即使是在最好情况下,也不是每位设计师都能在瑞士找到所需面料。

“要找到合适的材料很难。瑞士极具创新能力,可并不是样样东西都买得到,”伯尔尼针织品专家亚德里安·雷伯(Adrian Reber)哀叹,他不得不去意大利采购羊毛和羊绒。

缝纫

另一个难题,是找到缝纫衣物的制衣工人。

“我有心在这里完成全套工序,可很难找到能缝纫、愿意给小品牌腾出时间的人。大点儿的工厂可能就去海外制作了,”雷伯透露。

然而,若不能保证你的作品一定卖得出,那瑞士的劳动力价格可就让人不敢问津了。

“在瑞士制作的成本我承担不起。那样我T恤衫的零售价就得400-500瑞郎(约合2548- 3185元人民币)了!”玛尔佐表示。他委托塞尔维亚和意大利的制衣工缝制,一件T恤可能要花费265瑞郎(约合1688元人民币),还是相当昂贵。

“人们似乎更愿意购买有机番茄。但我希望他们会对可持续性时装也感兴趣,”瑞士纺织品联合会(Swiss Textile Federation)发言人米利安·玛蒂·盖维勒(Mirjam Matti Gähwiler)说。

该联合会代表着本国纺织与制衣业的200多家企业。在2000-2010年间,它赞助了瑞士纺织品奖(Swiss Textiles Award),这一奖项价值10万瑞郎,以面料和服务的形式提供给获奖的时装设计师。如今它则为纺织品的创新颁发纺织品设计奖。

“我们要的不只是赞助展会;我们想把设计师和生产商拉到一起,”盖维勒解释道:“肯定会有生产商愿意在某位设计新秀身上作风险投资。”

瑞士时装 国际时装舞台上的头几步

每年全球时装市场上都会涌入大量新设计师。瑞士年轻人想在业界站住脚有多难呢?(瑞士电视台SRF/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今年年初,十名瑞士年轻时装设计师在伦敦时装周上展示了他们的作品。 他们当中就有朱利安·茨格利(Julian Zigerli),29岁的他被看作时装界的新星。 ...

有限的销售机会

然而在商界,风险可能是个不受欢迎的词。苏黎世Vestibule时尚店店主劳伦斯·安提哥利奥(Laurence Antiglio)经常推介瑞士设计师,但不会给他们特别的优待。

“你不能资助他们,大家都是在做生意,”她解释说,自己没有能力提携销路不好的品牌。Globus这类大型百货店的情况亦是如此,不过正如女装买家克劳迪奥·纳多内(Claudio Nardone)指出的那样,Globus有更多楼面空间。

可即使有充足的空间,也难以确保有场地提供给没有经验的设计师。

“在购买新设计师的产品之前,我愿意先观察几年,”纳多内的话令台上台下的设计师们心生懊恼。即使是那些已自创品牌的设计师,制作与推广新的系列一般也还要投入5-8万瑞郎资金。

设计师兼顾问蕾拉·谢尔(Lela Scherrer)呼吁游说投资商,来帮助支持设计新秀,并引述比利时的一项类似计划,那里培养出了世界一些最成功的时装人才。

“帮助设计师站稳脚跟,其实只需要50万瑞郎,”谢尔透露。她自己在咨询业务之外,还接订单为人定做衣服。

Globus的纳多内鼓励在场的设计师,若是他们想展示自己的时装系列,可以和他接洽,并强调说,苏黎世分店也许是营销瑞士时装的最佳场所。

“在我收到的咨询当中,来自外国设计师的超过了瑞士自己的,”纳多内指出:“要主动联络啊!”

“那就请答复啊!”苏黎世男装设计师朱利安·茨格利(Julian Zigerli)答道,引起同行们的一阵掌声。除了自己的网店,他在瑞士就没有销售点,尽管意大利老牌时装设计师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年初曾邀请他参加米兰时装周。

在这一天落下帷幕时,“瑞士时装”创办人雅尼克·艾伦(Yannick Aellen)将首次业界会谈描绘为硕果累累、畅所欲言,并表示:“我肯定会谈能取得很多成果。”

“尤其令人感到欣慰的,是看到纺织品公司和买家愿意接受设计师的征询,”艾伦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不过朱利安说的也很对,他们必须回复征询邮件。”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