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组织掌门人提前卸任,为多边机制敲响警钟

尽管美国大选的结果可能对陷入困境的世贸组织很关键,但下一任负责人不太可能比罗伯特·阿ze维多(Roberto Azavedo)轻松。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陷入困境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需要选出新的领导人,目前公布的两名入围候选人均为女性,这在历史上尚属首次。但是,相较于前任总干事巴西人罗伯特·阿泽维多(Roberto Azevedo),对她们来说,这项工作并不会更加轻松。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24日 - 09:00
Jamil Chade

阿泽维多在任期结束之前意外卸职。他为什么选择离开?这份工作的压力体现在哪些方面?

韩国贸易部长俞明希(Yoo Myung-hee)和前尼日利亚财政部长恩戈齐·伊卫拉(Ngozi Okonjo-Iweala)中的一位,将成为世贸组织的下一任总干事,最后结果将在未来几周内揭晓。我们可以通过回顾阿泽维多的过往成绩和去职原因,了解他的继任者所要面临的局面。

巴西外交官阿泽维多官方宣布,此举的目的是维护世贸组织系统,该系统已经遭到严重破坏。他希望可以通过提前选举新任总干事,避免拖到2021年影响当年的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WTO ministerial conference)。

在第一轮竞争后,两名女性候选人入围,她们中的一位将成为世贸组织的下一任领导者。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阿泽维多是这一代外交官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数月以来,对于他的去留和未来,日内瓦各方一直众说纷坛,讨论激烈。有人打赌他会回到祖国巴西参政。也有人声称他受到了来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压力。还有人认为这一决定与其妻子的未来选择有关,他的妻子是巴西大使玛丽亚·纳扎雷斯·法拉尼·阿泽维多(Maria Nazareth Farani Azevedo)。

但是9月1日,他离开世贸组织的原因被部分揭晓。阿泽维多将去美国担任百事可乐(PepsiCo)副总裁一职。该公告令许多人感到惊讶,主要是因为这代表着他放弃了在公共服务领域继续其职业生涯。

挑战

2013年,阿泽维多成为第一位领导世贸组织这种规模的国际组织的巴西人。但是他上任之后,就必须证明他可以胜任其职。世贸组织当时正在遭遇最严重的危机:被专家抹黑,被政府边缘化,甚至连示威者都不屑于到世贸组织门前抗议。

当时世贸组织的任务是在某种程度上重获公信力,阿泽维多的策略很明确:放弃多哈回合贸易谈判(Doha Round)可以在短期内达成一致这一想法,多哈回合谈判于2001年开始,在国际危机丛生的时代,这样的谈判已被证明太过激进。

阿泽维多降低了目标,在谈判中选择了相对容易的角度—贸易便利化(trade facilitation),并决定他现在的目标是拯救世贸组织,而不是多哈回合本身。

2013年底,各国政府参加了巴厘部长级会议(Bali Ministerial Conference),目标是在离岛之前至少达成一项协议。阿泽维多努力从中斡旋,殚精竭虑地寻找解决障碍的方案,尤其是在美国和印度之间。最终,世贸组织宣布了20年来达成的第一份贸易协议,阿泽维多宣告了世贸组织这一实体仍然富有生机,或者至少他希望如此。

第二任期和特朗普

2017年,阿泽维多由于之前做出的成绩,参选连任总干事并成功当选。但是,在日内瓦湖畔的办公室就职数年之后,阿泽维多遭遇了世贸组织前所未有的危机。在巴厘达成的部分协议,并没有像大多数人预期的那样成为推动谈判的动力。多哈回合无法达成共识,也无法保证世贸组织自身保持独立。此外,那些认为世贸组织过于亲美而表达不满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如果说阿泽维多的成功连任毫无悬念,那么接下来的几年,世贸组织面临的则可以说是关乎其能否存在的空前考验。他的新任期开始之时,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政府也开始采取新的机制,提高对其伙伴施加制裁的几率,同时既不向世贸组织咨询,也不征得世贸组织的许可。

日内瓦的谈判专家们对美国的立场深感担忧。在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甚至说世贸组织“是一场灾难”。

阿泽维多知道,如果特朗普决定退出世贸组织,就代表世贸组织会走向终结,这也是针对多边机制的前所未有的打击。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谈判家,阿泽维多没有对此提出批评,而是集中精力巩固世贸组织的国际体系。他认为,世贸组织现有结构是参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规则建立起来的,是“对血淋淋的历史教训的直接回应”。他警告说:“现有结构代表着全世界在尽最大的努力,确保不再重蹈覆辙。”

解体

但是美国政府采取了不同的策略。白宫并没有放弃世贸组织,而是从内部对其发起攻击。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Appellate Body)可以说是最高级别的贸易法院,自2017年来,华盛顿一直在阻挠这一机构任命新法官。

结果是该上诉机构于2019年解体,同时宣告了“丛林法则”时代的到来。规则还会继续存在。但是当美国人违反规则时,却没有办法对他们施以惩罚。

在破坏世贸组织“皇冠上的宝石”的同时,美国政府还强迫该组织进行大规模的改革。

阿泽维多无法阻止上诉法院的解体,只能致力于想法设法让美国人放心:世贸组织将会进行改革。但是他明显有些力不从心,在面对那些根本不想谈判的政府时,他也没有办法找到真正的解决方案。

卸任压力?

在阿泽维多最终离开世贸组织时,他保证说,自己在做出决定时,充分考虑了世贸组织的利益和未来。

但是谣言并没有随着他离开日内瓦而终止。在他卸任之后数周,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Simon & Schuster)出版了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的新书《愤怒》(Rage),他在其中揭露,特朗普曾经对阿泽维多施压,甚至会因世贸组织没有顺从自己的命令而威胁阿泽维多。阿泽维多否认了这些说法。

阿泽维多本来计划促进职位顺利过渡,但在他离开后这一计划可以说是立即泡汤。原本目标是四位副总干事中的一位接管该组织的管理工作,直到11月选出新的总干事为止。但是,美国政府坚持在新选举之前应该由美国籍的副总干事接管该组织,这就粉碎了之前平稳过渡的想法。然而,其他国家的政府并不接受这样的提议,僵持之下,四位副总干事只能继续各司其职,而这种方案被认为并不可行。

共和党参议员约什·霍利(Josh Hawley)在听闻阿泽维多辞职后,在他的社交网络上写道:“好走不送。”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