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企业收购 当中国人在瑞士大幅收购企业

中国化工老总任建新在收购先正达媒体发布会上讲先正达前景。

中国化工老总任建新在收购先正达媒体发布会上讲先正达前景。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中国购买国外企业成为一种潮流,已经有不少瑞士公司被中国企业收入囊中。这在瑞士政治和经济届引起不小波澜,这是一篇2017年9月24日刊登在《联邦报》(der Bund)上的文章,瑞士人对中国人收购本国公司的看法可见一斑。

联邦政府应该保护重要的瑞士企业免受中国收购:瑞士国内呼声强烈,要求参照欧盟已有范例,收购应首先申请批准。某些企业应该禁止被收购。从左派到右派的政治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一个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简称瑞信)文件中点出了下一个有可能被收购的目标。在政治上,对某些企业实施购买禁令的要求开始出现。

尽管中国化工集团(Chemchina)对瑞士种子生产商Syngenta的收购已成事实,但引发了经济和政治上的进一步地讨论。问题是:哪一个成功的企业将成为下一个被中国投资者收购的目标? 瑞士应该继续关注吗?

根据瑞信7月中旬的一份非公开的研究表明,全球五分之一企业收购来自中国投资者。中国政府支持的规划《中国制造2025》是主要驱动力,它鼓励在海外收购企业。 中国希望扩大经济影响,通过制造方法和技术创新来提高效率。 瑞信在其研究中指出了4个备选的瑞士收购对象:移值体制造商Straumann、实验设备供应商Tecan、物流企业Panalpina和传感器制造商AMS。

咨询公司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兼并与收购主管罗纳德·绍舍尔(Ronald Sauser)说,这4家企业没有什么共同点,除了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股东中没有主要的持股者来阻却收购”。中国企业的扩张是由机会主义驱动的。“没有针对什么明确的部门。在过去,往往是一有机会,他们就抓住。例如士航空配餐公司佳美集团(Gategroup)或瑞士先正达农药公司(Syngenta)”,绍舍尔总结说。


最大的收购和参股

中国并购的瑞士旗舰企业:

瑞士航空技术公司(SR Technics)

购买者:海航集团

价格:不详

时间:2016年7月

瑞士先正达农药公司(Syngenta)

购买者:中国化工

价格:430亿瑞郎

时间:2016年2月

瑞士盈方体育传媒集团(Infront)

购买者:大连万达集团

价格:11亿瑞郎

时间:2015年2月

瑞士航空配餐公司佳美集团(Gategroup)

购买者:海航集团

价格:14亿瑞郎

时间:2016年4月

瑞士国际空港服务公司(Swissport)

购买者:海航集团

价格:27亿瑞郎

时间:2015年7月

瑞士机场旅游零售杜福睿集团(Dufry )(参股: 21%)

购买者:海航集团

价格:16亿瑞郎

时间:2017年8月

信息框结尾

消除偏见

正如某些政界人士的建言,并不是所有的瑞士公司都面临被收购风险,只是那些公开持股的公司才有可能。代表中产阶层的政治家建议的通过批准来保护重要的基础设施公司,如今由国家持股来实现。瑞士铁路公司、瑞士邮政和军备企业Ruag 属于联邦。联邦在瑞士电信(Swisscom)拥有多数股份。大多数电网由州和地方社区的控股企业所拥有。瑞士SIX集团的实施银行指令汇划的金融基础设施为130家银行共同拥有,任何一部分股份不得随意出售。

绍舍尔说,认为中国主要试图购买西方高科技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中国人不仅仅对高科技感兴趣。人们低估了中国在许多技术领域与西方的持平水准。“中国电信供应商华为就是一个例子。它帮助瑞士电信和日出公司(Sunrise),决定性地提高了瑞士的网络质量”。

绍舍尔说,另一种错误的偏见是认为中国投资者将关闭在瑞士的分支机构或裁员,就像美国公司经常做的那样。“迄今为止众所周知的是,只要一家公司运作良好,中国投资者就不会进行强硬干预。他们让企业运作,并为它们提供更多的机会,在中国市场开拓新客户”。

收购专家绍舍尔认为支付意愿是主要驱动力:“中国投资者经常因为长远愿景而提供非常好的价格。” 因此,在出售过程中的中国潜在买家往往是受欢迎的。但是,中国人的出价高的光环,可能会在今后“暗淡”化。 中国政府最近明确指出,“收购融资将变得困难”。

绍舍尔消除了对中国投资者的许多偏见。然而对他而言,现状是不可接受的:“问题是,现在的情况是单方面的。中国人可以在瑞士无限制收购,瑞士人在中国则不能。这是必须纠正的--互惠互利方为理想之计”。因此,对于议会正在讨论的政府限制的要求,他表示支持:“对于战略性商业秘密的收购须首先获得批准,从瑞士角度来讲,是值得考虑的。这当然也是为了实现一定的互惠性”。显而易见:只有当瑞士政府表现出对中国投资者的强硬态度,才能使瑞士投资者在中国获得更多的自由。

联邦:“这不是最理想的局面

那天没能联系到联邦委员会委员约翰·斯耐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一位经济部发言人表达了拒绝采取具体措施的意见。他同时表示,很显然,“关键领域和企业必须留在瑞士手中”。现在由于国家参与持股而得到保证。他对评论家说,在瑞士的外国投资“如果有长远考虑,就会为就业做贡献”。现在,“在瑞士证券交易所上市的30家最大的公司的80%以上的股份属于外国所有者”。外国人投资,是“符合瑞士福祉利益的”。

“不言而喻,”瑞士政府会尽量为瑞士企业在海外的投资创造最佳条件。这当然也适用于中国。在这方面已经取得进展,但并不是像瑞士对中国投资者那样,开放所有部门。 “这不是最理想的局面”。这也是一个相关中瑞委员会讨论的议题。


迄今为止众所周知的是,只要一家公司运作良好,中国投资者就不会进行强硬干预。

罗纳德·绍舍尔,安永会计师事务所

引言结束

只有当瑞士表现出坚决态度,才能使瑞士投资者在中国获得更多的自由。

欧盟希望停止对华高技术销售

欧盟委员会认为,会员国应该审查敏感领域的收购。欧盟委员会主席吉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说,“欧洲必须一直捍卫自己的战略性利益,”他向欧盟议会力证,对来自欧盟以外的买家的企业并购进行严格监管的必要性。容克说,为此欧盟将引入“投资筛选”,阐明,“如果一家外国的国有企业打算收购欧盟的港口、部分能源基础设施或国防科技领域的企业,那它必须经过透明、深入的审查和听证辩论。”

特别是德国和法国政府,更加急切需要更多的对收购有影响的措施。中国厨房用具制造商“美的”(Midea)对机器人制造商 Kuka的收购令德国政府感到震惊。但是政府却没有任何合法的权力来阻止这笔交易。现在是应该有所改变了。

根据欧盟委员会的建议,欧盟成员国继续拥有对计划的收购的决策权力。如果由于计划的收购而使安全或公共秩序陷入危险,它们可进行更严格的审核。具体来说,委员会确定了关键的基础设施,如电力电话线、数据存储,还有金融服务或半导体、机器人等“关键技术”。

“中国”一词不再出现

此外,成员国还应该能够审查,投资者背后是否有主权基金支持,或者买家从国家资助中受益。在欧盟委员会的文件中,“中国” 一词一次都没再出现过,但很明显,这些新的干预可能性主要是针对中国的。

夏天,德国联邦政府颁布了新的企业收购规则,这使得政府有更多干预敏感类的企业收购的权力。当然贸易问题的决定权在于欧盟。因此,布鲁塞尔的新法规为严格监管提供路径。德国经济部国务秘书马修·马赫尼(Matthias Machnig)解释说,“如果一个战略投资者想要在德国购买电网,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被禁止。”

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根据新规定对决策拥有发言权。如果收购可能影响个别成员国的安全利益,它可以提出异议。第三国也有同样的权利。

在欧盟内部,针对新的干预政策并不是没有争议的。特别是北欧成员国对保护主义提出警告。因此,没有成员国有义务建立这种监管体系。

© 《联邦报》(Der Bund)


(翻译:朱家贤), 《联邦报》(Der Bund)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