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冠疫情会不会让职场变得更民主?

一名客户从位于苏黎世的瑞士Globetrotter旅行社职员那里获得建议。 Keystone / Alessandro Della Bella

疫情期间全世界都在为医护人员、售货员及其他未歇业人员鼓掌喝彩。但专家认为,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掌声,现在正是讨论员工“参与权”的最佳时机。但在危机中提这些合适吗?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26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去年夏天疫情当前,瑞士的Globetrotter公司却意外地冲上了报章头条:这一总部位于伯尔尼的连锁旅游公司宣布引入全员参与制。员工们终于可以就重大决策发表意见-例如谁应该在疫情中被辞退离开公司。

Globetrotter所触及的正是目前国际上的热点话题:职场民主化。这场危机让人们意识到:劳动力何其珍贵。如果没有医护人员的照料,没有售货员出售食品(封锁期内他们也未停止工作),没有物流员工把网购商品如期送到家,我们该怎么办?员工对企业来说如此重要,他们为何不被允许参与公司核心问题的决策呢?

职场民主意味着什么?

所谓的车间民主(Workplace democracy),或者说职场民主,可以被理解为试图赋予员工更多参与权的一系列措施和制度,这其中有传统的工会权益,如员工所享有的罢工、结社和组建委员会的权利等。

不仅如此,还涉及更深入的权利,譬如对工作任务、进程、基层表决和企业策略的直接参与权,以及对企业领导人员进行民主选举等。

End of insertion

“危机教会我们,人从来都不是一种资源。员工为其效力的公司和顾客付出了他们的生命、时间和汗水,”哈佛大学的经济-社会学教授Julie Battilana在该校网站的一篇社评中写道。去年5月,Battilana和同在剑桥、马萨诸塞任教的Isabelle Ferreras、巴黎第九大学的社会学教授Dominique Méda共同发起了联署声明。

此后全球6000多位学者相继在题为《工作民主化、去商品化、环境修复》(英)外部链接的声明上签字。这其中就有瑞士人Rahel Jaeggi,她是柏林洪堡大学的哲学系教授。

危机将问题摆上台面

危机之时为何要推动民主建设?现在的时机不是很糟糕吗?员工唯恐丢了工作,企业要面对瞬息万变的局势作出反应。“在危机中人们必须作出抉择,矛盾被激化、事态加速发展,结局只能是变得更好或更坏,”在与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外部链接对话时Jaeggi这样解释道。

新冠疫情只是提供了一次机会、让很多问题得以暴露:比如医疗行业的工作压力、外包的问题、德国肉联厂不稳定的工作条件等。“这些并不是什么新问题,但如今被媒体集中报道,并在晚间新闻节目中加以讨论,”这位出生于伯尔尼的女教授说。

疫情带来很多的可能性,Jaeggi说:“‘不要负债’的信条被打破。突然之间,国家可以对许多事情施以援手,而此前人们对此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金融危机后民主状况恶化

早在金融危机发生时,专家就称有必要让职场变得更民主,并认为当时的时机很好。例如澳大利亚的经济学教授Russell Lansbury在2009年演讲时提到:“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为促进职场民主提供了改革的契机”。让他如此乐观的理由之一便是:企业往往会在危机时刻发现,原有的组织架构已不再适合,并开始寻找新的可能性。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虽然目前并没有对全球职场的民主化程度进行量化调查,但国际工会联盟(ITUC)发布的“全球权益指数”便能说明问题,它显示出了劳工权益在各个国家所受到的限制和伤害程度。在金融危机过去后的几年内,整体指数变得更低。工会联盟针对2020年发布的最新报告(英)外部链接指出,去年全球违反劳动法的案例数达到了7年以来的最高。

各国在全球权益指数榜上的排名如何?

在国际工会联盟的《全球权益指数》榜上,12个国家被列为一等,它们是:丹麦、德国、芬兰、爱尔兰、冰岛、意大利、荷兰、挪威、奥地利、瑞典、斯洛伐克和乌拉圭。在这些名列前茅的国家中只偶尔会发生违反劳动法的情况。

瑞士和其他26个国家-如西班牙、法国、加拿大、日本、新加坡及纳米比亚-一起被列为第二类。虽然瑞士资讯多次追问,但工会联盟并未就瑞士的排名情况作出解释。据推断可能与罢工法有关:虽然瑞士的联邦宪法保障了该权利,但对之限制颇多,甚至有法律规定“特定行业的员工禁止罢工”。

在经合组织国家中,美国、墨西哥(双双位列第4等,属系统性违反劳动法),南韩、希腊和土耳其(这几个位列第5等,无权益保障)表现最差。土耳其甚至被列入最糟糕的10个国家之一。

End of insertion

Jaeggi也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当然,这次的希望也可能落空,权益会愈发受到限制而不是重视,”她承认。“经济危机可能会让人们说:’现在形势如此严峻,我有份工作就不错了,还想什么职场民主啊。’这削弱了雇员的谈判力量”。但值得一提的是,护理人员却因这场疫情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谈判筹码。

民主智库Common-Wealth的共同发起人Ferrera表示:“短期来看我并不乐观”。职场中的民主从来都不会自然而然地发生。正相反:疫情令员工的情况更糟糕。员工要有主动改善不良处境的动力,不过Ferrera相信有了这样的动力一定能取得成功。

疫情危机并不能让职场的民主化推进得更容易,正如Globetrotter公司所展现的那样。当这家旅游公司被问及引入新的组织架构后积累了什么经验时,其发言人Sandra Studer并未给出直接的答案:“鉴于目前缩短工时和在家工作的情况,我们还难以进行对比,进而得出经验”。

在家办公能否成为民主的推动力?

疫情让居家办公成为常态,这种现象会对职场民主造成什么影响?目前尚未可知。一方面,大部分专家都同意,这为员工提供了新的自由空间。但另一方面,多位专家还是提出了警告:在家工作增加了员工的绩效压力,并导致上司对员工的监督更为紧密。

即便在家工作优点很多,但也绝不是毫无问题。因为不是所有的职业都适合在家工作,特别是疫情期间屡次登上头条的那几个工种,如护理、销售、物流等,这些行业的员工都是要到现场工作的。似乎越是简单的工作越不能在家完成。一般来说,那些在职场中本就没什么参与权的员工,恰恰是最享受不到在家工作的权利的。哲学教授Rahel Jaeggi 总结得好:“高技术含量的创造性工作与不受保护的服务业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End of insertion

 (译自德语:宋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