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的新冠病毒追踪軟體-成功還是失敗了?

要讓瑞士人民接受Covid應用軟體還需要更多的廣告和宣傳 Keystone / Anthony Anex

SwissCovid是一款在全球具有示範意義的新冠病毒追踪APP,由瑞士的頂尖研究機構自主研發。但它的應用還不夠普及,自6月底開放下載,一個月後只有用戶120萬。曾在科技和民主領域發表文章的政治學家、《共和》媒體的記者Adrienne Fichter對此作出了解釋。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20日 - 09:15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Adrienne Fichter對追踪軟體進行了深入研究 zvg

瑞士資訊SWI swissinfo.ch:SwissCovid-App是失敗了嗎?

Adrienne Fichter:沒有,這是一款可供下載的軟體,還在運行。至於是否失敗了,要2、3年後才能判斷。

許多人從原則上抵觸下載。在做民調時有人表示,他們不願受到監視。然而SwissCovid與Facebook和WhatsApp不同,它獲取的信息並不多。您對瑞士人的這種行為作何解釋?

這是個難解的謎。可能因為衛生健康問題一直都比較敏感吧。我不知道人們在反感什麼:政府,谷歌,還是蘋果?國家其實接觸不到這些數據。

我認為聯邦應該加大宣傳攻勢,讓人們知道我們現在所使用的其他軟體,收集的數據都比這款多。瑞士的APP模式是儲存信息最少的。

此外,與用匿名或加密身份上載服務器相比,離線時也能運行的接觸追踪軟體對私人生活的入侵更嚴重。

這是不願下載的原因嗎?

我不這麼認為。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說這是監視。如果他們認為,這款軟體沒什麼用,不夠準確,我倒是能理解。許多人都知道,藍牙有時會標記為病毒密切接觸,但實際上接觸並沒有那麼密切。研究顯示,大量報告都可能是誤報,其實危險根本不存在。

“瑞士在新冠病毒APP的運行領域制定了遊戲規則。”

End of insertion

生活在邊境的人反映,兩款CovidAPP不能同時使用,問題出在哪裡?

我們的基本假設是,人們只會下載啟動一種追踪軟體。除法國外,歐洲的APP都可以通過盧森堡的網關-服務器相互聯繫。因為沒有簽署相關的框架協議,只有瑞士被排除在外。我希望瑞士能夠與歐盟就此達成共識。

與其他App相比,瑞士的這款優勢在哪裡?

瑞士的這款應用是基於DP-3T協議開發的。這種去中心化系統對使用者非常友善,收集的數據很少,只有在標記接觸時才會運行。瑞士在新冠病毒APP的運行領域制定了遊戲規則,大部分國家最終也轉型到了這一模式。

現在發起的一項全民公決是反對追踪軟體的,您對此有何看法?

如果所有的健康APP都是在集中模式下展開的,我才會理解為什麼要發起全民公決。那樣聯邦衛生部就會知道,我是在哪裡被誰傳染的,這樣的信息要存儲起來。而在瑞士如今的系統下,不會出現這種問題。

我不太贊成這個動議。特別是如今就連谷歌和蘋果都打消了最後的顧慮,開放了接口。

瑞士20%的人不能下載這款軟體,因為他們的手機太老了,這點為什麼沒考慮到呢?

谷歌和蘋果都告訴我,瑞士的現代化設備普及率很高,但似乎並不是這樣。

如果手機不夠現代化,改成腕上設備可能會比較好。但問題是,誰該為此買單。

Adrienne Fichter(德)外部链接是政治學家、記者和作家。

她在《共和》媒體上發表的多篇文章即將集輯出版,書名為《網絡也政治,第一部分》。

End of insertion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