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的新冠病毒追踪软件-成功还是失败了?

要让瑞士人民接受Covid应用软件还需要更多的广告和宣传 Keystone / Anthony Anex

SwissCovid是一款在全球具有示范意义的新冠病毒追踪应用程序,由瑞士的顶尖研究机构自主研发。但它的应用还不够普及,自6月底开放下载,一个月后只有用户120万。曾在科技和民主领域发表文章的政治学家、《共和》媒体的记者Adrienne Fichter对此作出了解释。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20日 - 09:15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Adrienne Fichter对追踪软件进行了深入研究 zvg

瑞士资讯SWI swissinfo.chSwissCovid-App是失败了吗

Adrienne Fichter:没有,这是一款可供下载的软件,还在运行。至于是否失败了,要2、3年后才能判断。

许多人从原则上抵触下载。在做民调时有人表示,他们不愿受到监视。然而SwissCovid与Facebook和WhatsApp不同,它获取的信息并不多。您对瑞士人的这种行为作何解释?

这是个难解的谜。可能因为卫生健康问题一直都比较敏感吧。我不知道人们在反感什么:政府,谷歌,还是苹果?国家其实接触不到这些数据。

我认为联邦应该加大宣传攻势,让人们知道我们现在所使用的其他软件,收集的数据都比这款多。瑞士的应用程序模式是储存信息最少的。

此外,与用匿名或加密身份上载服务器相比,离线时也能运行的接触追踪软件对私人生活的入侵更严重。

这是不愿下载的原因吗?

我不这么认为。我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说这是监视。如果他们认为,这款软件没什么用,不够准确,我倒是能理解。 许多人都知道,蓝牙有时会标记为病毒密切接触,但实际上接触并没有那么密切。 研究显示,大量报告都可能是误报,其实危险根本不存在。

“瑞士在新冠病毒APP的运行领域制定了游戏规则。”

End of insertion

生活在边境的人反映,两款Covid应用程序不能同时使用,问题出在哪里?

我们的基本设定是,人们只会激活一种追踪软件。除法国外,欧洲的应用程序都可以通过卢森堡的网关-服务器互联。因为没有签署相关的框架协议,只有瑞士被排除在外。我希望瑞士能够与欧盟就此达成共识。

与其他App相比,瑞士的这款优势在哪里?

瑞士的这款应用是基于DP-3T协议开发的。这种去中心化系统对民众非常友好,收集的数据很少,只有在标记接触时才会运行。瑞士在新冠病毒APP的运行领域制定了游戏规则,大部分国家最终也转型到了这一模式。

现在发起的一项全民公决是反对追踪软件的,您对此有何看法?

如果所有的健康应用程序都是在集中模式下展开的,我才会理解为什么要发起全民公决。那样联邦卫生部就会知道,我是在哪里被谁传染的,这样的信息要存储起来。而在瑞士如今的系统下,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我不太赞成这个动议。特别是如今就连谷歌和苹果都打消了最后的顾虑,开放了接口。

瑞士20%的人不能下载这款软件,因为他们的手机太老了,这点为什么没考虑到呢?

谷歌和苹果都告诉我,瑞士的现代化设备普及率很高,但似乎并不是这样。

如果手机不够现代化,改成腕上设备可能会比较好。但问题是,谁该为此买单。

Adrienne Fichter(德)外部链接是政治学家、记者和作家。

她在《共和》媒体上发表的多篇文章即将集辑出版,书名为《网络也政治,第一部分》。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