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居 俄罗斯人在蒙特勒-与霍多尔科夫斯基无关

蒙特勒夕阳美景

蒙特勒夕阳美景

《一树梨花压海棠》(洛丽塔)的作者纳博科夫,还有斯特拉文斯基、果戈理,瑞士日内瓦湖畔的小城蒙特勒,接纳过多少俄罗斯名人。如今霍多尔科夫斯基,也将有望加入他们的行列。蒙特勒,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城市,让众多俄罗斯人青睐于此。

小城蒙特勒属于瑞士沃州,是一个拥有25'000人的小城,但其中49%都是外国人。据市长Laurent Wehrli介绍,一个俄罗斯社区就有800人。因此俄罗斯人也将蒙特勒称之为“俄国村”。

“俄罗斯人喜欢蒙特勒的情调。纳博科夫(Nabokov)在这里生活了17年,果戈理在这儿写过《死魂灵》,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在这儿谱过曲,还有导演尼基塔·米亥科夫(Nikita Mikhalkov),他《烈日灼身》的影片就是在这里取景的,他把日内瓦湖畔改造成了伏尔加河岸。蒙特勒对俄罗斯游客来说,是一块文化胜地,”在这里已经住了几年的尤利娅(Yulia Gigon-Yegorova)说。

“如果霍多尔科夫斯基也选择这里,我是不会感到惊奇的。他可以在这里休养生息,继续和俄罗斯国家政权抗争,与其他人一样”。对尤利娅来说,俄罗斯前石油巨头霍多尔科夫斯基选择定居这里,是有道理的:一方面这里真的很好,另一方面,在这里也容易找到合适的居所,”她说。

霍多尔科夫斯基在瑞士

2013年12月20日,霍多尔科夫斯基在经过10年的牢狱之灾后,获得了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特赦。为他获释进行过种种周旋的德国,给了他有效期一年的签证。

2014年1月5日,霍多尔科夫斯基离开柏林,前往瑞士探望他的妻子和孩子,并且获得了瑞士签发的新的申根签证。在申根签有效的这3个月内,他可以在包括瑞士在内的欧洲申根26个国家内旅行。

不同的瑞士媒体都报道说,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夫人和2个儿子生活在蒙特勒的Chernex,但是其发言人没有对此作出证实。

这位2003年被捕的前石油巨头,分别于2005和2010年因偷漏税、偷盗石油和洗钱罪被判刑。但他的获刑多被认为是一种政治行为,因为他对克里姆林宫予以了过多、过尖锐的批评。

按照俄罗斯的法律援助申请,2004年联邦检察院在瑞士冻结了他5家银行62亿瑞郎的资金。这些钱都存在尤康石油集团(Yuko)股东的20个账户内。不过大部分钱已经解冻,因为联邦法院判定,针对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审判,是基于莫斯科俄罗斯领袖的操控。

信息框结尾

“宾至如归”

“外国人购房需要遵守非常严格的规定,”蒙特勒“世界领先”房产公司的Sergey Sander说,他们主要的客户群就是讲俄罗斯语的人。“大部分卖给外国人的房产都分布在沃州、瓦莱州、伯尔尼高原等旅游区。而蒙特勒的选择性还要大一些”。

“如果Inna(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妻子)买房了,那么她一定是通过当地大的经纪公司购买的,”Sander猜测说。据他表示,蒙特勒当地的房产价格在每平米1-3万瑞郎之间。他提到,瑞士银行也会向海外客户提供抵押贷款,而利息与俄罗斯相比,自然是低很多。

“假设霍多尔科夫斯基真的在这里定居,那么全世界蜂拥来拜访他的人,一定会把沃州湖畔变成俄罗斯的反对派阵营,”Makler笑着说,那时俄罗斯人要适应这里可不会太难,“现在沿着蒙特勒的两条主路随便遛遛,看看街上的酒吧和商店,再看看纳博科夫的纪念雕像,俄罗斯人就会觉得像在家里一样,”Sander肯定地说。

价值百万的美景

Chernex村庄,也就是媒体报道Inna居住的地方,在蒙特勒山上距城市有几分钟的距离。从那样的高度望出去,美景一览无余。往往有人开玩笑,正是这样的美景,让这里的住房价格,上涨了100万瑞郎。当太阳的余晖撒向这片大湖的时候,当最后一抹阳光还照在阿尔卑斯山峰的时候,当那些逐渐变暗的湖水变得影影绰绰的时候,可以想见,那些金光所营造出的仙境的感觉。

古老的瑞士式别墅,与现代的房屋比邻,乍看上去,Chernex并没有沾染上新贵的那种富丽堂皇。过往行人零零散散彼此打着招呼。这里有一座火车站、一家邮局、两家餐厅,和一个小小的食品店和肉铺。

“我的俄罗斯客人很多,”肉铺老板热情地攀谈:“他们相处起来很愉快,不过也比较自成一体。他们买的都是好肉,有时要200瑞郎,不过他们不喜欢我给他们推荐。至于霍多尔科夫斯基,我们都不清楚,有人说,他的两个儿子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不过我从未见过”。

(swissinfo.ch)

“俄罗斯菜并不普遍”

蒙特勒湖滨的Métropole啤酒馆餐厅属于Natalia Yudochkina。“这座75年的老房子找买主找了很久。最后我和我爸爸,他是莫斯科的名厨,在2009年买下了它,”Yudochkina介绍说。本人是酒店管理硕士毕业。

这家啤酒餐馆有500个座位、一处露台和一个酒吧。这位新的老板娘保留了原来的瑞士菜单。“俄罗斯菜在欧洲并不是很流行,它很贵,还多油。这里唯一卖得好的,就是伏特加了”。

如果霍多尔科夫斯基出现在这家酒馆儿的话,“我会问候他,礼貌地对待他,就像对待其他客人一样,不过不会追着他说话,”她非常专业地回答。

这种礼貌的处理方式,并不意味着就是冷漠,因为她现在其实正在网上读着霍多尔科夫斯基的俄罗斯监狱回忆录,“他写得很好,有些点子很有意思”。

他们做什么工作?

来自前苏联的人在瑞士从事着各种各样的职业。他们可能是在以减肥塑身著称的俄罗斯Origitea诊所,也可能是在乌克兰的Natkina珠宝店里,抑或在不同的艺术画廊、美容院中。

阿塞拜疆最重要的石油集团Socar的火焰标志,装饰着蒙特勒大宾馆附近加油站的橱窗。2012年,Socar大手笔地从艾克森美孚手中购入了163家加油站,从而进入瑞士市场。Socar还是蒙特勒爵士音乐节的主要赞助商。

在沃韦城山上的Mont Pèlerin,还有一处奢华的居住区,被命名为Kempinski公园,就在Ilyas Krapunow瑞士发展集团身后。这个新兴公司的创始人,就是阿拉木图的前市长Victor Krapunow。在和哈萨克斯坦总统Nursultan Nasarbejew闹翻之后,他和家人移居到了瑞士。Ilyas Krapunow在这里开始了他的房地产产业,并于2013年4月将公司出售给了瑞士商人。

那么其他人呢,那些既不是百万富翁,又不是企业主的俄罗斯人?他们中的大多数在服务业或商业领域工作。如果他们能适应沃州湖滨生活的话,她们,其中大多数为女性,会在服务行业中工作,特别是在俄罗斯老乡圈儿中。他们或是语言教师、翻译、司机、园丁,抑或是保安、导购,他们的工作,深入到瑞士人生活的各个角落,甚至是用俄罗斯语。无论霍多尔科夫斯基来,还是不来,这些人的日子,照样过。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