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瀕危物種農莊度過一天

儀態優雅的阿彭策爾山羊像一位端莊華麗的貴婦,是瑞士傳統畫中常見的形象。 邵大海,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此内容发布于 2018年10月03日 - 09:00
朱颂瑜, 邵大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羊毛豬、雷蒂亞灰毛牛、蜂蜜蘋果、白西梅子、瑟莎梅子、。 。 。走入瑞士弗里堡州一個名為“感知農莊”的地方, 你會聽到這樣一連串鮮有聽聞的瀕危物種名字。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感知農莊”坐落在一條叫作Châtel-St-Denis的村莊上,莊主史提凡是一位七零後的瑞士小伙子。他運營的農莊不僅依循有機的小農模式,而且瓜果蔬菜和家禽牲畜多是屬於瑞士瀕危名單上的珍稀物種。

阿彭策爾山羊

清晨五點,月色在鄉村尚未消散,史提凡已經早於日出,晨起工作。他提著農具邁進羊圈,當擠奶機的聲響打破了鄉村的靜寧的時候,也開啟了他在農莊尋常的一日。

羊圈裡餵養的阿彭策爾山羊(Chèvre d'Appenzell)是瑞士的古老羊種,屬於瑞士的瀕危牲畜品種,在瑞士只有為數不多的農莊仍有培育。從經濟效益的角度去評價,飼養阿彭策爾山羊能為農人帶來的經濟效益比不上生長更快速的現代羊種,但它們抵抗力強,體格強壯,奶水豐富,特別適宜在瑞士的山區放養。不說不知道,這種身披一身中長白毛的阿彭策爾山羊自古以來就是瑞士傳統畫中本地羊的代表之一,具有特殊的歷史與文化意義。

擠完羊奶,史提凡一天的第一輪農務就完成了。此時,鄉村漸漸甦醒,朝陽冉冉升起。若然不是在週末,史提凡會在這個時候驅車把兒子送到鎮上的學校,返回農莊,把擠完奶的羊群放到山坡的草場上吃草,再把他的9頭雷蒂亞灰毛牛(Vache grise rhétique)趕到山坡上去放養,讓牠們在那裡自由散養,嚼吃牧草。

雷蒂亞灰毛牛

同是瀕危珍稀品種的雷蒂亞灰毛牛真讓人大開眼界!有別於阿爾卑斯群山地區常見的奶牛,雷蒂亞灰毛牛身上沒有大片的色斑,更像是身披一幅黛色的水墨,灰毛質感獨特,色彩協調,當大小一群聚合在起伏有致的綠色坡地時,真是帥極了。 (參閱畫廊)

起源於阿爾卑斯山區中部的雷蒂亞灰毛牛和外來品種如亞洲瘤牛相比,由於體型較小,經濟效益略顯遜色。但是雷蒂亞灰毛牛有好養不挑食的質樸特性,能增加山區粗飼料的經濟價值。由於身體較輕爪蹄較大,能保護土壤,對高山環境有良好的適應性,所以雷蒂亞灰毛牛尤其適應在陡峭的高山牧場放養。

瀕危物種基金會

瑞士瀕危物種基金會(Pro Specie Rara 多語)是一個瑞士的非營利基金會。成立於1982年,基金會旨在保護瀕臨滅絕家畜品種和農作物,致力於保護動植物的所有資源。

幾十年來,Pro Specie Rara已成為一個領先的組織,如今與育種協會、牧民和活躍的種植者密切合作。今天,有3000多個私人和機構對這些牲畜、果樹和蔬菜進行照料和飼養。由於網絡內的良好集體工作以及大量捐助者的支持,多樣性的持續性是可能的。在他們的幫助下,很多本土物種才免於滅絕。

瑞士瀕危物種基金會的承諾目前在國內和國際上得到認可,並且在許多方面被視作一項開創。

End of insertion

瀕危物種的特點

與現代新畜種不同,瀕危牲畜其實多數屬於個頭較小的傳統物種,保留有自然進化的生長基因。因此,相比之下,生長周期與速度都要比培育的新品種略長,肉產量也較遜色,這是不少老品種遭冷遇後走向滅絕的主要原因。

然而,古老的牲畜具有穩定的基因特徵和地區適應性,不易生病,即便是餵食質量欠佳的牧草或乾草依然能茁壯成長。想像一下,在人類科學尚未介入自然世界的漫長歲月裡,古老物種的存活全靠自身的強壯與環境抗衡,抵禦惡劣氣候,適應不利地形,根據優勝劣汰的自然規律才得以存活下來。

以經濟效益最大化為目標的追求把農業帶上對高產的過度看重,對古老品種優勢的忽略,產生短視,導致加快物種滅絕的後果,使牲畜種群不斷單一化。品種越發的單一化必定意味著種群近親繁殖越發頻繁,基因越發脆弱,抵抗力越差,而這正是近200年人類進入工業化生產後,全球農業都在發生的事情。對生物的可持續發展造成非常不利的影響,對生物多樣性具有破壞性的作用。可幸,瑞士有專門保護這類物種的瀕危物種基金會(Pro specie rara)。

羊毛豬與阿彭策爾鬍子雞

史提凡就是瀕危物種基金會中3000多個個人和機構中的一份子。七年前,他從長輩手中接下這座瀕臨休耕狀態的農莊,著手開墾荒地,修繕農房,並與瑞士瀕危物種辦公室獲取聯繫,從基金會接收下多種瀕危的本土珍稀動植物進行育種,同時,不斷開闢全生態綠化帶,讓一隻隻小小的野蝴蝶和野蜘蛛在這裡擁有自己繁衍後代的產卵之地。同時,生態補償面積聯邦和州會給予一定程度的補償。

除了阿彭策爾山羊雷蒂亞灰毛牛與瀕危果樹,史提凡還養殖著原種同樣來自瑞士瀕危物種基金會的瑞士白母雞、阿彭策爾鬍子雞以及13頭羊毛豬。羊毛豬的體型比常見的白豬要小一圈,身上長有接近綿羊般的捲毛,樣子敦厚可愛。羊毛豬的瘦肉比不如其他新品種的家豬,但其具有耐寒的基因優點。耐寒特性能通過長期的室外放養而有效控制周圍環境裡荊棘和蕁麻的數量,對自然景觀的生態平衡以及潮濕生物區的保護都起到了促進作用。

擁有18公頃土地,卻不得不出去打工

擠奶、餵食、割草、放養、耕種、經營。 。 。務農生活本來就比城市人的勞動量大,遵循有機小農模式又養殖效益相對偏低的牲畜,誠然,史提凡比別人要付出更多。即便如此,史提凡依然不改初心,樂在其中。他深諳生物多樣性與可持續性農業的關係,所以他不懼眼前的緩慢,也不抱怨偏低的效益,對於瀕臨滅絕的古老物種,他知道只有通過實實在在的保護和持續的育種,才能避免遺傳資源的喪失,保證種群的存活和繁殖的可能性。

由於運營農場所獲收入不高,不能維持家庭正常開銷,史提凡每天下午要到弱智人士康復中心工作半天。這兩份原本毫無關聯的工作卻因為他的細心而產生了一種特殊的關聯。他把康復中心的患者請到農莊來,讓他們在一個從容放鬆的自然環境裡獲得更多基礎練習的機會。

比如,每個週五下午農莊的小店專門出售自己農場及附近農友生產的有機農產品。當新鮮的有機生菜整箱運送到農莊後,史提凡會手把手教他們把生菜一個一個分裝到紙袋裡,鍛練他們的動手能力。

對未來的規劃

目前,農莊里尚有一片未被開墾的空地。史提凡對此有點抱憾,他覺得只有種上作物,賦予土地生命力,那才算是真正是對土地好。礙於一個人的能力有限,史提凡正計劃明年邀請同樣善待土地的農友前來開墾,在這片空地上耕種有機蔬菜。

用心生活,就會有愛。透過感知農莊(法)的片羽時光,能讓人深深感受到友善自然、友善環境、友善人類的一種精神意念。

與城市燈火霓虹的商舖裝飾相比,史提凡的農貿小店素淨得幾近毛坯狀,使牆上僅有的一張彩色電影海報顯得更為醒目。

海報的畫題是人與大地,來自電影《無聲革命》(The Silent Revolution)。畫幅中,風吹麥田,湧向遠方,一位農人站立當中,正開懷歡笑。海報上,農民哲學家皮埃爾·拉比(Pierre Rabi)的那句:“真正的革命是一場通過改變自己而改變世界的革命”,真正道出了本文主人公的付出與精神理念。

何為有機產品?何為瀕危珍稀動植物?

有機產品的生產應順應自然,遵守自然週期,物質循環應保留在封閉狀態。通過放棄化學合成噴劑和化肥的使用,激發並促進動植物本身的防衛機制。

瀕危物種是指很可能會絕滅的物種。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受威脅物種有“極危” ,“瀕危” “易危” 和“近危” 的等級分類。

“極危”指即刻面臨極高度絕滅的風險。 “瀕危”指最近面臨高度的絕滅風險,“易危”在未來中期面臨高風險的危險,不久的將來有瀕危或滅絕等危險。 “近危”在不久的將來有瀕危或滅絕等危險。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