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不简单》 你的干净对我来说不干净

作者:
Strassenreinigung

瑞士人对整洁度的吹毛求疵,在外人眼里看来根本是一种洁癖。对他们来说,一切一定要整整齐齐的,连看不到的抽屉内部,物品也得排放的井然有序。

(Keystone)

瑞士是全球最干净的国家。2014年耶鲁大学在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环境绩效指数”(EPI),瑞士便排名第一位。许多游客对阿尔卑斯山小国干净的环境印象深刻,赞美街道整洁有序,没有任意堆置的杂物,绵延百公里的铁路几乎看不到一张纸屑。在这个低污染的国度,水龙头和喷泉流出来的水喝起来甘甜可口,连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让肺部感动的清新。

除了整体环境洁净,瑞士境内的建筑物和大众交通工具看起来常保如新,居家环境更是一尘不染。我曾在火车上见过检查人员一手拿着表格,一手到处摸来摸去,严格控管清洁品质,也难怪不少车厢像机舱一样干净。尤其,公共场所常明窗净几,玻璃透彻到仿佛隐了形。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定时拖着清洁车吸垃圾,而我家附近的咖啡厅每晚打烊后,服务生更固定以清洁剂喷洒和擦亮玻璃柜,保持最干净的状态。

居住瑞士的欧洲人也大赞阿尔卑斯山小国干净。台湾朋友N的未婚夫是移居瑞士的法国人。他说每每回乡,不太习惯母国脏乱的环境。在瑞士工作8年的罗马尼亚友人R认为“干净”是小国最显而易见的优点。她告诉我,她来访的罗马尼亚亲友新来乍到时,个个直呼瑞士太整洁,一切有如“乐高乐园”般梦幻的不可思议。值得一提的是,瑞士境内存在整洁差异,大致上德语区比法语区还要干净。

作者简介

陈雅惠,台湾彰化人,定居瑞士苏黎世,笔名“瑰娜”来自法文名Gwenaëlle的缩写。在台湾辅大主修法语、辅系意大利语,又在苏黎世修习德语。

旅游足迹遍布世界30多个国家,跑遍瑞士26个州。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事是和双胞胎妹妹一起变成了“瑞士人妻”。因为身为苏黎世州居民、又为弗里堡州媳妇的双重身份,所以悠游于瑞士德语区与法语区之间。

瑰娜Facebook链接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瑞士人对整洁度的吹毛求疵,在外人眼里看来根本是一种洁癖。对他们来说,一切一定要整整齐齐的,连看不到的抽屉内部,物品也得排放的井然有序。做清洁工作,灰尘清掉还不够,得刷到亮晶晶的才叫干净。尤其,每逢春天的大扫除季(Frühlingsputz),他们更是卯足全力打扫环境。为了满足瑞士人强大的清洁需求,市面上的清洁用品五花八门,依照用途细分多种产品,连烤箱、玻璃杯、热水壶、洗衣机、洗碗机和电炉灶等也有专用洗洁剂。

跟不少外国太太聊天,大家一致认同“整洁标准差异”是最常和瑞士先生争吵的原因。好几次,先生提醒我地板脏了,眼睛聚焦后我才发现的确不干净。妹夫笑称妹妹是蒙着眼睛打扫的,而先生碎念我做事只做半套,例如: 清理流理台(厨房料理台)时,我常拿刷子刷几下,他却拆开滤盖和塞子,零件连同流理台以菜瓜布刷得光亮,清洁剂更不吝惜使用。他可以花一小时打扫浴室,我顶多花10分钟。

虽然先生的清洁要求很高,但对我来说,婆婆的标准更是遥不可及的距离。婆婆家随时保持样品屋般的干净,干净到食物掉在地上可以捡来吃。开伙下厨后,她习惯花半小时清理厨房,卖力刷洗。她还特别要求,每每使用水龙头、流理台和洗手台,必须以抹布全部擦拭,保持干燥。因为瑞士的自来水质属硬水,所以假使不立即擦干,容易留下水渍,进而累积水垢。听闻在不少瑞士家庭,使用水龙头后擦干,如上厕所冲马桶,是一种日常生活的习惯,绝不容许水渍的存在。

人们对青年旅舍的印象不外乎是环境脏乱。然而,我某次入住因特拉肯(Interlaken)的青年旅馆,完全颠覆过往对低预算旅舍的看法。瑞士青年旅馆的环境整洁,清洁度可比拟台湾的星级饭店,让人感到舒适,而瑞士五星级饭店的地板和玻璃更是干净到反光发亮。在旅馆业工作的友人M便透露,瑞士饭店特别重视环境整洁。除了每天固定的清洁工作,还会指定深层清洁的区域 ,一周七天轮完后,再重来一次,环境永保整洁。之后她在美国和台湾工作,还未曾见过如此高规格的标准。

虽然瑞士人的整洁标准很高,但他们对一件事头痛不已。在当地租屋,房客通常得缴交2~3个月的租金做为押金,依照2013年全国平均月租金1,332瑞郎的数据来看,可是一大笔钱。依据规定,退租时房客得把公寓回复原貌。除了填补挂画的墙洞,还得做大扫除,而干净与否取决于房东的标准。假使遇见百般挑剔的房东,那可是一场恶梦。

(封面设计:郑宇斌;封面图片:iSOCKPHOTO)

不少房客忧心自行清理公寓,可能无法达到房东的要求。为满足市场广大的需求,提供搬家清洁服务的公司便因应而生。以3.5房的公寓为基准,花20小时清理,费用大约800瑞郎。顾客只要花点儿小钱,便可以保证拿回全额押金。妹夫和妹妹搬家时,便委托专业的清洁公司打扫。身为整洁教主,我婆婆搬家两次全都亲自上阵,想当然是安全过关。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例如: 我在车站内的铁轨见过烟头步道。瑞士大城举办大型庆典时,地面也常见随意丢弃的垃圾,还有打翻的饮料,导致地板又脏又黏。然而,奇妙的是,每每隔天市容便恢复干净清爽的原貌。几年前,我慕名至琉森观看狂欢节大游行。在最后一台花车后头,我发现紧接着一台车,以为那是隐藏版的队伍。我再揉揉眼睛仔细一瞧,竟然看见“扫街车”。大游行一结束,扫街车便立即上工。不得不说,瑞士人注重效率和整洁的高标准让人瞠目结舌呀。


*本文经作者同意摘自《瑞士不简单》一书,瑰娜(陈雅惠)著,木马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出版。文中观点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观点。另: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