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工会:瑞士职场的工资差距正在扩大

罗氏集团首席执行官Severin Schwan (左)的薪水,比该公司薪水最低的员工足足高出308倍。 ©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瑞士工会Unia表示,去年瑞士企业最高级管理人员的薪水,平均达到了同一公司薪资水平最低员工的148倍。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9日 - 10:00
瑞士资讯/mga

瑞士规模最大的37家公司的工资差距正在不断加大,相比之下,2018年这些公司内部员工最高和最低薪水的比例为142:1。

罗氏制药集团(Roche)的首席执行官Severin Schwan首当其冲,1510万瑞郎(约合人民币1.13亿元)的年薪资是该集团最低收入者的308倍。瑞银集团(UBS)的首席执行官Sergio Ermotti凭借与同一家公司最低薪资员工241:1的工资差距比例位居第二,其后是食品公司雀巢(Nestlé)的首席执行官Ulf Mark Schneider,他的工资是收入最低同僚的230倍。

Unia工会还表示,一些公司目前正在制定相关规则,禁止发放巨额的离职金。自2013年全民公投通过了“明德动议”(Minder initiative,这一反对高额薪酬的动议,由曾为企业家、后转入政界的托马斯·明德Thomas Minder提出,而因此得名)后,在瑞士所谓的“黄金握别”(golden handshake,即优渥的离职金)交易已经被禁止。

工会指出,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和瑞士ABB集团为离任的首席执行官提供了过于丰厚的离职金,这与民众投票的意愿相悖。瑞士信贷前首席执行官Tidjane Thiam在因“间谍”丑闻离开银行后,可能会获得约3000万瑞郎(约合人民币2.24亿元)的递延奖金(deferred bonuses,即当年公司仅向管理层员工发放一部分薪酬,在未来几年中按照双方的约定,综合该员工的业绩表现等因素决定前期剩余的奖金是否发放)。

Unia工会称, ABB集团前首席执行官Ulrich Spiesshofer因为竞业限制合同(non-compete contract)可以在离职后获得1300万瑞郎(约合人民币9702万元)的报酬。

工会还严厉批评了一些公司,因为他们为工资最低的员工设定了太低的薪酬标准。这些员工的薪水可能低至每月4000瑞郎(约合3万元人民币),Unia工会认为这一标准低于瑞士的最低生活水平。

相比之下,在接受调查的公司中,股东们在股息支付和股票回购计划方面获益颇丰,共计约630亿瑞郎。雀巢集团以170亿瑞郎领跑,诺华集团(Novartis)则以120亿瑞郎紧随其后。在一些情况下,这笔款项落入了最大股东-也就是家族所有者的腰包。

有些公司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缩短工人的工作时间,但仍然向股东派发股息。Unia工会对这些公司发出了最严厉的谴责。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