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嫁到瑞士的村婦生活”

小昱家的大House 邵大海

瑞士的中國人都戲稱瑞士為瑞村,是說瑞士就是個大鄉村,就連瑞士最大的城市蘇黎世被稱為蘇村、伯恩被稱為熊村(伯爾尼的標誌是一頭熊),住在市中心的人一說話也是俺們村怎麼怎麼著。今天我們就帶你看看瑞士真正的村,一位生活在小山村裡的中國媳婦的家。

此内容发布于 2018年07月06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知道小昱是三年前了。當年,她與Rolf的那場瑞中婚禮,以及小昱媽媽在婚禮上展示的傳統膠東花餑餑(圖片請參閱下面畫廊外部鏈接)曾令文化記者興奮了一把。認識小昱是在她開的一個微信群裡,她想組織家庭聚會,在群裡找人教她婆家人包餃子,抱著看看這個外嫁中國媳婦生活現狀的心態,記者聯繫了小昱。


小昱與Rolf當年的婚紗照 小昱提供

小昱家住在瑞士伯恩州挺偏遠的一個小山村裡,別說交通不便,感覺那裡根本沒有交通,除了自己開車,進村(山)出村(山)都靠自家車。自行車?想都別想,都是山路。去她家路上GPS還帶錯了道,想給小昱打電話,號稱瑞士覆蓋面最全的電信老大swisscom都沒有信號,想發微信當然也顯示無服務。

不過路上風景真是不錯,原本下高速後20分鐘的車程我竟開了將近一小時,當然,雖然繞了路,但是也看了風景外部鏈接。

因為沒有電話信號,但是知道已經到了她住的村子,就停車問一戶人家,這裡是不是住著一個中國人?馬上被告知兩個左轉上到坡頂通過一片樹林,看到紅色長椅左轉就到了。

果然,崎嶇的山路盡頭有一戶人家,房前兩個男人帶著一個孩子還有一條狗,因為不知道對不對,也不知道小昱的大名叫什麼,伸出車窗問了一句:我沒走錯地方吧?是這裡嗎?兩個男人異口同聲:對,對。

被指揮著停好車後,與兩位男士握手互報姓名,得知主人叫Rolf,索性就地攀談起來,被告知女主人正帶這一幫人在廚房包餃子,因為沒見過小昱,怕認錯人尷尬,就給小昱打電話,所幸,這裡有信號了。

大家忙著包餃子的時候,我與正在烤肉的Rolf聊了起來,問到他倆是怎麼認識的時候,Rolf眼角洋溢出一絲得意而幸福的笑:“我們一起打出租車認識的。”我說,那一定是一個很浪漫的愛情故事吧? Rolf似乎有些害羞地笑了(後來這次成就了他們婚姻的邂逅卻被小昱描述成當時無法忍受的“痛苦”) 。當時,小昱是國內光伏行業的一名白領。

真實的生活狀態:重生需要時間,婚姻需要經營。

問小昱,想寫寫她的生活,是否願意說說,讓我們的讀者了解一些瑞士村裡的生活?尤其是中國人在瑞士山村裡的生活?因為可以想像,從中國到瑞士,生活總會有一些落差吧?小昱卻說:“我的生活沒啥可寫的,平平淡淡的村婦生活而已。”
 

“我不需要那種曬幸福的存在感,我也不會在任何地方曬虛榮,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曬曬太陽 。” -小昱

End of insertion

小昱一家住在她老公家裡留下來的山坡上的百年老房子裡,海拔1000米左右,是一棟傳統的瑞士民居。老公祖輩是以養牛為生,他本人現在伯恩一家電力公司上班。房子周圍的草地和森林都是他們家的(約6萬平米),還很有幸的獨占一片小山頭。當天聚會的中國朋友都笑稱這是地主土豪家。這些地現在都租給了鄰居當牧場,因為老公兄弟四個沒人子承父業。

閒聊中,小昱告訴筆者:“今天之所以搞這個家庭包餃子聚會,是因為前些天婆婆家人說想吃水餃,我就一口答應下來。回家後便愁眉不展,十多個人的餃子得包多久。於是我就找了三個中國姐妹來幫忙當老師,教他們包餃子,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嘛!”

看著大家興致勃勃地包著餃子,想著一個從中國來的女孩子,曾經的繁華和熱鬧一去不復返,平日裡這種連鄰居都沒有的安靜的生活是怎麼過的?問小昱,她說,在瑞士三年半的生活很幸福,至少目前來說很幸福:“可能每個人對待生活的方式不同,我的性格就是那種選擇了就不會後悔的,我只往前看。所以我從來沒覺得這三年半的生活對我來說是多麼得難,我來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重生需要時間,婚姻需要經營。”

那麼和之前國內的生活落差如何適應的?小昱說:“落差不大,我小時候就給家裡放過小羊,生活在農村,家裡也有果園,所以這種鄉村生活對我來說沒有什麼不適。唯一不同的就是文化差異,比如我不喜歡貼面禮,每次貼面禮就會臉紅好久。我和婆婆家人說了之後,他們也都理解。現在每次見面都握手。還有關於家庭姓氏的問題,結婚前我倆就商量好了,孩子隨他姓,我保留我的姓。其實我倆都覺得這個問題不重要,但婆婆家人對此曾有過不解。她覺得我應該改夫姓。不過,老公不在乎,婆婆自然也無可奈何。 ”(注:瑞士的傳統是結婚後共用一個家庭的姓,一般是沿用男方的姓做為家庭姓氏)

全職太太的生活

那你平時都做什麼?小昱:“這三年半,我只是偶爾在夏天做做兼職。平時都是家庭主婦。老公很好,由著我的性子,不會給我壓力。我的愛好廣泛,畫畫、手工、做中餐、學習、種菜種花,完全過著一種世外桃源老年人的悠閒生活。老公也很大度(肚)很包容,婚後瘋長了10公斤。”

看得出,老公很在意小昱的感受,也很寵著小昱:“我們的日常生活實在是太平淡了,有了孩子後我每天睡到孩子自然醒,早飯,收拾家務。老媽來了可以幫看孩子,我就有時間學習一兩個小時德語,午飯後孩子睡覺我出去曬曬太陽,回來繼續學習一個小時,學習對我來說已經是個習慣了。我不喜歡運動,這點實在很不好。通常我們會安排週三去採購,我自己開車去大超市也就20分鐘的路,因為不喜歡採購,所以每次都是買好幾天的量。衣服鞋子也是很少添置,至今衣櫃裡還能找到我大學時候的衣服。”

與小昱媽媽聊天感覺老人雖然與女婿家人語言不通,但是心裡什麼都明白。她說,第一次來小昱的新家,感覺特別不適應,出門不方便,什麼都不方便,而且安靜得有些讓人發慌。但是隨著來的次數多了,慢慢感覺這裡才適合人類生存,這也是一種生活方式。

小昱說,她的所謂壓力基本上都是回國探親時來自親戚朋友。他們不理解不出去工作的生活,好像閒賦在家就是無業遊民一樣。反倒是小昱的媽媽,接受她不工作的狀態。她的觀念是不愁吃喝,無需讓自己太累,在家相夫教子也是一種成功。 “說實話,老媽給了我很大的安慰。”小昱說。

而且老公也沒有逼她去工作的意思:“他很傳統,注重家庭生活,希望有兩個孩子,如果工作不開心,他就會勸我不要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我喜歡這種山上的生活,喜歡自由自在沒有拘束的日子。每天睡到自然醒,這是多少人的夢想。在瑞士這種非常傳統的男耕女織的國度裡,我學著每天做好吃的飯菜,做好家務,學著養育一個孩子,學著去生活,不驕不躁,不卑不亢,因此得到了老公的尊重。在瑞士,家庭主婦也是一種職業。記得剛生了孩子,醫院的護士問我是不是全職媽媽的時候,他很驕傲地搶著回答:'是!'”

在家人面前,小昱全然一副什麼都搞得定的感覺,像個將軍。吃完飯,小昱說帶我們去山上看風景(從那裡能夠俯瞰他們家的領地),她對老公說:We go to Oben*。老公笑回:Gut。

問到小昱村里的大事小情,她一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過小日子的感覺:“我對政治不是很感興趣,瑞士的民主選舉制度挺獨特,但是對我來說,剛來這麼幾年還不能體會到精髓。”

二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

到此,真的已經沒有什麼可寫的了,正如小昱所說,她的生活沒什麼可寫的。看著房前小昱自己種的油麥菜,遠處山坡上的羊群,就是一幅陶淵明描繪的採菊東籬下的畫面。
 

“每顆心都是孤獨的,即便住在喧鬧的都市裡也同樣,關鍵看你是否耐得住自己內心的那份寂寞。” -小昱

End of insertion

如果你要問,凡夫俗子不都是這麼生活嗎?但是同樣的形式下卻有著不同的內容,這種簡單生活是傲骨的一種寄託。如果心不靜、不能從心裡接受,那只能是一種無奈。這種生活方式和生活態度,也只有在一個人心不浮躁的社會和大環境下才能做到。雖然沒有了燈紅酒綠,但得到了踏實的感受。

現在人都在追求成功,那麼,什麼是成功?你是否聽說過漁夫和經濟學家的對話外部鏈接?漁夫有時間曬太陽算不算成功?二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算不算成功?

如果你覺得瑞士無聊,沒有中國熱鬧,那你是否想過,你真的接受了瑞士和它的生活模式?真的努力去融入你生活的圈子了嗎?瑞士的文化也是文化,川菜好吃,奶酪火鍋其實也不錯,得看你從哪個胃說起。

云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我們都想這麼任性,但是,脫離仕途回歸田園,我們有一顆能靜下來的心嗎?

*We go to Oben. = 我們去上邊 (Oben德語:上邊)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