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疫情期间,瑞士成为口罩交易中转站

图为2020年4月28日,Wernli AG工厂的工人在加工II型R手术口罩。 Keystone / Ennio Leanza

因新冠疫情,一些中间商从防护产品上赚得盆满钵盈,而瑞士成为全球口罩交易的中转站,有专家警告,从事相关交易应当心名誉受损和洗钱风险。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20日 - 09:00
Laurina Waltersperger, NZZ am Sonntag

流行病让他发了大财,瑞士商人Jan Küng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通过防护产品交易赚了几百万瑞郎,而他从到到尾甚至连见都没见过这些被交易的口罩和防护手套。他是怎么做到的?原来他靠的是一张中国或近东商业伙伴欠缺的王牌-一个瑞士银行账户。通过这个账户,他将一个中间商的资金转给另一个,这些中间商都是他之前在Whatsapp上认识的。

Küng向《新苏黎世报·周日版》揭开了新冠疫情期间深受青睐的价值上十亿的大宗交易-紧急防护物资交易的神秘面纱,他的实例显示,瑞士是怎样成为全球防护装备交易中转站的。

Jan Küng,40多岁,他其实不叫这个名字,他只愿意匿名透露实情。作为一位企业家和投资商,哪里有商机,哪里就有他,他也投机失败过,但是这次他成了赢家。他说,他只做合法的生意。

10%-20%佣金

这位活跃在世界各地的商人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从事金融业工作,他通过熟人介绍进入了这个崭新的领域。去年春天,当疫情第一波暴发,防护材料吃紧的时候,在社交媒体Whatsapp上,出现了为价值几百万的中国防护产品寻找欧洲买家的聊天群,找到买家的人,会得到一笔佣金,Küng就是这样赚到了第一笔几百万瑞郎的收入。

后来,他发现了一个更赚钱的商业模式:所谓的佣金促成者。他的工作只是从买家那里拿钱,然后分给交易经纪人。工作原理是:例如,某人想卖出10亿只口罩,更具体地说,这些卖家大多手里只持有一条生产线,能在一段时间内生产10亿只口罩的期权,而他们还需要一个由中介组成的关系网为其寻找买家。

购买合约中会规定中介得到多少佣金,一般是交易总额的10%-20%,Küng说,通常都是些高达数十亿的大宗生意。比如他向《新苏黎世报·周日版》提及了一单超过120亿美金的交易,他从中挣了500万-只是因为他负责将佣金中的一部分分别转账给了几位中介人,而像他这样的中间人,一般能获得1%-2%的佣金。

这怎么可能呢?尽管口罩和防护手套现在是急需品,但平时只需几十芬尼就能买到,而像Jan Küng这样的人,只需打几个电话,点几下鼠标就能挣几百万。对此,日内瓦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Bettina Borisch表示:”在危机时期,总有发‘战争财’的人,“在大流行病期间尤其艰难,防护用品的价格因其紧俏而上涨的趋势令人堪忧。

对冲基金

尤其是在去年春季第一波疫情期间,防护产品稀缺,价格急剧上涨。为了购置这些急需物资,数百万的高额资金往往要在一夜间备齐,政府无法直接拿出资金,只得呼吁实力雄厚的投资者加入,这些投资者包括对冲基金、金融家和投资公司,最终,交易双方在Whatsapp上找到了对方。

在《新苏黎世报·周日版》春季获得的信息中,一位持摩洛哥号码的中间商在群里发帖称,他正代表以色列政府寻找防护口罩,一位德国经纪人回复:"你好,10亿口罩,2.42欧元/只包运费,可以送到任何地方。" 另一次,同一位经纪人向一位律师提供来自葡萄牙一个由私人销售的2000万只口罩。”什么时候有时间开个电话会议?“他问。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在Whatsapp 遇到。基本条件交代清楚后,会得到一个笑脸,然后再发个大拇指,这就算达成了交易。

就这样,自疫情暴发以来,数十亿口罩和手套在世界各地周转。采购的压力很大,往往令各国政府顾不上仔细查看。去年春季在瑞士,军方药库向两位瑞士青年企业家支付了800万瑞郎,购买了近90万只FFP2口罩,约等于过去价格的3倍。据《纽约时报 》报道,英国政府在疫情危机中专门开辟了一条 "贵宾通道",缩短程序,在购买防护材料的过程中并未仔细检验,还与以前因腐败或逃税不法行径而引起关注的公司签订了价值数十亿的购买合约。

Jan Küng说,对于投资商而言,这项业务早已成为一种新的金融赌注。他们押注口罩和手套,就像以前押注小麦、黄金或猪肚一样。“他们囤积生产配额,哄抬价格,并将生产线转手卖给那些打着为政府、机关和医院名义购买防护材料的公司。”瑞士和德国的一些经销商、口罩制造商和绒布生产商也有类似经历。

珍贵的瑞士银行账户

在这个暴利圈中,一个瑞士银行账户可谓价值不菲。Küng说,自去年9月以来,他接到越来越多的问询。他负责转了8笔交易的佣金,在未来几个月内,将有10亿美元资金在他账面上周转,这些钱分批流入他在瑞士的账户,再从这里转到东欧、俄罗斯、非洲、美国或中东的中介机构账号。

对于瑞士金融和洗钱专家Daniel Thelesklaf来说,这种巨额交易的佣金通过瑞士周转并不奇怪。按他的话说,没有任何一个金融中心具有同样的地缘政治稳定性、专业性和效率。

他说,瑞士提供了一个密集的生态圈,其中包括大学金融机构、楚格的加密货币谷(Crypto-Valley)、金融科技公司和专业律师。但Thelesklaf也警告说:”瑞士作为防护材料的周转中心,要冒很大的风险,“尤其在洗钱领域。

在一单口罩生意中,往往世界各地的中介组织,律师、投资公司等也会参与其中,从中获利。这种复杂的结构不仅对一桩简单的贸易来说极不寻常,此外还加大了洗钱的风险:犯罪组织有可能利用口罩生意洗白非法获得的金钱,这意味着,最后有可能贩毒所得将无法再被识别为非法资金。

洗钱风险

瑞士联邦警察局也深知这种危险的存在:”这种大流行病时期为犯罪活动提供了沃土,瑞士作为金融中心在洗钱领域发挥着核心作用,“联邦警察局发言人表示,联邦警察局会与银行进一步加强合作。

打击洗钱的主要国际机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也这样写道:世界各国都注意到,防护产品交易中经济犯罪的增加,危机时期必须更加注意商业交易中的洗钱问题。

Jan Küng专门请专家检验了他的资金收款人,以确保他们不在任何恐怖分子名单上,也没有参与洗钱。他说,到目前为止,他的资金往来对象中还没有出现违规者。法律规定,瑞士银行必须检查资金来源,并根据风险程度监测客户的交易。瑞银集团表示:"银行会按照政府和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制定的法规,对所有交易以及背后的人员进行核查。"

Jan Küng已经觉察到了下一个商机:”越来越多的经纪人希望自己的钱留在瑞士,“Küng表示,他可以帮助经纪人在瑞士建立税收优惠的资金结构。鉴于主动询问的人络绎不绝,未来他很有可能会开设这一业务。

本文首先发表在《新苏黎世报周日版》(NZZ am Sonntag外部链接) 上,并获批发表于此。

(译自德文:杨煦冬)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