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褪去喧囂看琉森

英國著名浪漫派畫家威廉·特納筆下的《琉森的夜晚》,畫於1842年。 The Print Collector/heritage Images

琉森是瑞士德語區最受歡迎的城市,也是外國遊客的熱門旅遊目的地。但是現在往日喧鬧的老城區卻出現了門可羅雀的景象。瑞士資訊swissinfo.ch採訪歷史學家Valentin Groebner,就這種恍若穿越到中世紀的境況進行交流。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9日 - 09:00
David Eugster(文)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本來是想談談這個城市的“過分旅遊化”問題,但是今年可能不會是這種情況了……

我覺得可以談,因為過分旅遊化和過低旅遊化其實有著緊密的關聯。

那種關聯?

新冠疫情期間琉森城市中出現的空城現像是平時那種難以想像的過分旅遊化帶來的後果。

旅遊業將城市變成無人居住區?

可以說是經濟特區。

琉森是怎樣成為一個成功的旅遊目的地的?

18世紀的旅遊報告中將琉森形容成一座傷心、陳舊、壓抑和落後的城市。德國哲學家阿圖爾·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曾一針見血地寫道:“一座建得很糟糕、毫無生機的小城。但是卻擁有無限美麗的視野。”的確,在琉森可以看到無限美麗的景色:瑞士沒有幾座城市,能越過湖面向南一直望到終年積雪的山脈。日內瓦、蒙特勒可以,琉森也可以。而這裡的湖恰恰能夠滿足19世紀人們的浪漫視覺。

1800年左右琉森宮廷橋(Hofbrücke)全景。 Stadtarchiv Luzern

浪漫視覺您指什麼?

這是18世紀末英國旅遊者帶進瑞士的,其中之一就是英國畫家威廉·特納(William Turner),他用浪漫的手法將瑞士未經觸摸的原始景色描繪出來,帶給那些非常富有的英國顧客。

在此之前,瑞士是一個人們不願問津的地方,因為大山是交通阻礙,天氣也異常惡劣。瑞士人的語言也很獨特,無人聽得懂。 19世紀,受過良好教育的旅遊者將瑞士視為逃離工業化的的世外桃源,清新的空氣、乾淨的水在其他歐洲地區都是稀有物,而瑞士則依然保持著“以前的樣子”。

在19世紀的發展過程中,瑞士、湖泊和山脈成為人們能從工業化的負面影響中,暫時逃脫之地-前提條件是只要你能付得起路費。

伯明翰、曼徹斯特和琉森在某種程度上有著異曲同工之效。資本家們在英國北部,從骯髒的紡織廠掙了錢,來瑞士休養-他們住的飯店也像是一個粉紅色的工廠,因為它與蘇黎世高地或其他地方的紡織廠一樣,同樣用鋼筋水泥建成。

您說瑞士的形象來自外界?

19世紀上半葉,瑞士是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19世紀30年代瑞士人被窮困、飢餓所困擾,就像在內戰中一樣:到處是政治謀殺、遊行和起義-然而所有這些卻在像畫家特納和作家羅斯金筆下充滿浪漫主義的畫風和文風中蕩然無存。

旅遊者為瑞士想像出美麗的過去-當然是後加上去的。那段時間到處都在創作民族歷史,然而這裡的創作則與旅遊業結合在一起。從某種意義上講,阿爾卑斯被旅遊業變成了一種工業景觀,成為一個經濟特區。

琉森是怎樣向這種浪漫視覺發展的?

可惜風景最好的地方,城市卻嘎然而止,曾經那裡是一片沼澤和一座中世紀古橋。因此1830年左右,飯店不再建在市裡,而是向外發展,於是建有許多新飯店的城市搬到了湖邊,這裡可以看到美麗的風景。 1830-1840年間,那座中世紀的古橋被拆毀,因為它是“錯誤的中世紀”。

什麼叫錯誤的中世紀?

所謂錯誤的中世紀,是指那些不浪漫的事物。 1840年左右琉森像當時的所有其他城市一樣拆毀了中世紀城牆,因為它是城市發展的絆腳石,在琉森的山坡上還殘留了一小段城牆,因為不礙事,所以被保留了下來,而且馬上被官方出錢修繕,因為可以用來作為飯店的背景。

為什麼那時候的人不僅將阿爾卑斯,而是將整個中世紀田園化?

19世紀的工業化國家是那麼的年輕,他們只需要一個盡可能古老的民族背景,一個歷史基礎。

這對琉森意味著什麼?

一個旅遊目的地需要一個嘆為觀止的老城,於是就順應遊客的需求建了這麼一個老城區,這一點從琉森的耶穌會教堂不難看出:它的塔樓比琉森火車站還要年輕:是在19世紀末加建的,為了讓教堂看起來更有巴洛克風格,顯得更古老。如今,在離教堂幾步之遙的地方,那座所謂的Suidtersche Apotheke藥店大樓依然矗立在那裡,雖然看起來像來自16世紀古藥房,但實際上它建於19世紀30年代。

19世紀初就存在的這座藥店老樓依然存在。 Archiv Wehrli

琉森的中世紀化分不同階段。在19世紀90年代,人們將房屋的外牆裝飾成新哥特式,1940年左右,又被質樸的中世紀勞動人民形象所補充:穿著白色牧人服裝的強壯農奴,那是完全不同的中世紀風。

琉森真正變成旅遊城市是在20世紀70年代。在耶穌會教堂前,建起了一個巴洛克式廣場,有樓梯和威尼斯式樣的欄杆-那種古城劇場建築的樣子。

為什麼這一推動發生在1970年左右?

1970年左右,航空和遊覽車發展起來,而當時的瑞士旅遊局局長Kurt Illi開發了亞洲市場。於是進入了欣欣向榮的階段,除了2001年和2008年的些許慘淡時光,旅遊業至今都在蓬勃發展。時下的新冠危機是1970年以來旅遊業首次受到真正意義上的打擊。但不管怎樣,在褪去喧囂之後,琉森終於展示出了它本來的樣子。

前所未有:琉森城中出現鬼城般的寂靜。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