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要求打破大型制药公司新冠疫苗垄断的呼声渐涨

2月25日,科特迪瓦成为继加纳之后第二个通过联合国COVAX全球疫苗计划获得疫苗的国家,此次共交付了50.4万剂印度血清研究所生产的阿斯利康疫苗。 Copyright 2021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越来越多的人呼吁世界各国暂停执行知识产权规则,从而使疫苗尽快惠及更多人,尤其是贫困国家的民众。世界贸易组织新任总干事能否打破僵局?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09日 - 09:00

上周,加纳成为第一个通过联合国COVAX全球疫苗计划获得疫苗的国家,该疫苗共享机制旨在确保每个国家20%的人口能够接种疫苗。加纳获得首批疫苗交付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富裕国家不会抢占所有疫苗,让世界其他国家等到最后才获得疫苗为人民接种。

但由于疫苗剂量仍然供不应求,分配情况依然很不平等。在已售出的81亿剂疫苗中,60%被占人口15%左右的富裕国家买走。截至上周,约有(英)外部链接130个国家尚无一人接种疫苗,而瑞士已经购买了3’000多万剂疫苗-足够国内人口接种两次以上。瑞士表示,如果疫苗未获批使用,它将向别国赠送部分疫苗。

外部内容

虽然大家都认为需要更快地让更多人获得疫苗,但产业界和公共卫生倡导者在如何做到这一点上存在分歧。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恩戈齐·奥孔约-伊卫拉(Ngozi Okonjo-Iweala)上任第一周里,就希望在未来几周的讨论中走出僵局。

危机时期

各方争论的焦点在于知识产权,具体而言,是关于豁免《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部分义务的提议。该协定从根本上赋予了公司对药品生产、检测和技术的垄断权。这实际上阻止了各国允许其他制造商在没有法律风险的情况下生产和向另一个国家出口疫苗。

南非和印度在去年10月提出了豁免上述协定义务的请求,以便“知识产权不会成为及时获得抗疫医疗产品的障碍”。当时尚未有任何疫苗获得批准,但这些国家已经对是否能够满足疫苗需求表示关切。

60多个国家和主要的公共卫生倡导者,以及无国界医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英)外部链接等非政府组织都支持这一提议,他们一直在倡导将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使其不受任何一家公司或一个国家控制。

来自日内瓦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法律专家胡元琼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由于疫苗的原材料和技术来自不同的国家,知识产权规则不同,因此豁免相关知识产权义务尤为重要。

瑞士是迄今为止反对豁免的若干富裕国家之一,其中不少国家都是大型制药公司的所在地。在向瑞士资讯透露的一份声明中,瑞士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在本周的理事会会议上向总干事表示,瑞士致力于达成共同的目标,并就“是否存在知识产权阻碍民众获取疫苗的情况”进行“基于事实的讨论”。

产业界一直在抵制任何放松知识产权保护的做法,称知识产权保护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非症结所在。国际制药商协会联合会(IFPMA)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正是因为有了强大的知识产权体系,公司才会“迅速开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

去年12月,国际制药商协会联合会总干事托马斯·库埃尼(Thomas Cueni)在《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英)外部链接中警告说,暂停专利保护规则可能会危及未来的医疗创新。

然而,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创新与知识产权政策教授加埃唐·德·罗桑福斯(Gaétan de Rassenfosse)认为,知识产权是民众获取疫苗的障碍。

德·罗桑福斯教授主张:“知识产权所有者的生产能力有限,而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世界各地的许多公司都有能力生产药品、疫苗和医疗设备。因此,豁免知识产权保护义务肯定会大大增加这些产品的供应量。”

美联社最近的一项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该调查发现(英)外部链接三大洲的工厂都有闲置产能,如果他们有设计方案和技术知识,就能生产疫苗。

外部内容

生命高于专利

德·罗桑福斯教授承认还存在其他障碍,公共卫生专家艾伦·霍恩(Ellen 't Hoen)也持相同观点,她是药品法律和政策中心(英)外部链接的主任,也是药品专利池组织(Medicines Patent Pool)的前执行主任。

“当业界说知识产权不是障碍时,听起来有些虚伪。知识产权是其中的一个问题。我们的目标是提高新冠疫苗产能。为此,你需要获得监管批文、方法和技术。但你也需要获得已有知识产权和专利的使用权。”

在霍恩看来,2019冠状病毒疫情技术获取池(C-TAP)有望部分解决上述难题。它是去年5月由世卫组织发起的一项自愿技术分享机制,分享关于新冠疫苗和疗法的知识、数据和知识产权。今年2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再次呼吁外部链接疫苗生产商通过C-TAP分享专门知识。

该机制启动时,一些国家和欧洲议会都表示支持,但在辉瑞首席执行官阿尔伯特·布尔拉(Albert Bourla)称这一想法是“无稽之谈”和“危险”之后,该机制便失去了动力。

国际制药商协会联合会仍然坚决反对这一想法,因为它不同意以下基本前提:“知识产权是研发、公私合作和患者获取新冠产品的障碍。”

瑞士非政府组织“公众之眼”(Public Eye)的卫生政策负责人帕特里克·杜里施(Patrick Durisch)表示,C-TAP缺乏支持“实属严重错失良机。我们早在5月份就知道,疫苗肯定会供不应求。我们认为,在这样的危机中,是时候采取不同于以往的做法,不能让垄断阻碍疫情防控。”

维持现状

德·罗桑福斯教授表示,争论的核心要点在于“知识产权所有者不愿意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放弃对其创新产品的控制”。

这位洛桑理工的教授解释说,即使公司已经从发达国家的销售中收回了前期研发投资,他们仍然宁愿以优惠的价格向发展中国家授权使用其知识产权,而不是免费赠送或被外国政府“没收”。

这正是这些公司一直在做的事情,他们自主与生产商签署许可或技术转让协议(英)外部链接。其中一个例子是诺华与辉瑞/BioNtech签署协议(外部链接多语),以扩大其mRNA疫苗在斯坦恩(Stein)的生产规模。

德·罗桑福斯教授指出,目前发展中国家的疫苗接种进度还很缓慢,自愿许可和生产协议“显然无法满足需求”。来自无国界医生组织的蕾娜·孟汉尼(Leena Menghaney)认为,制药业抵制放松知识产权保护的做法实际上只是为了“阻止竞争、维持垄断地位和保持高价格”。

制药业不愿意改变游戏规则,而是共同呼吁将更多资金用于合作研发和分配疫苗。上周,一个由超过148家投资机构(英)外部链接组成,且管理着14万亿美元资产的投资者联盟敦促各国填补22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从而保证疫情应对工作的公正性和公平性。这一呼吁得到了七国集团的支持,七国集团宣布将再向COVAX全球疫苗计划投入40亿美元。

钱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霍恩表示,她认为应该通过世贸组织寻找解决方案,处理这场危机,并为未来可能暴发的疫情树立一个先例。

“为全世界民众接种新冠疫苗符合世界各国的利益。如果每个公司都自行决定是否分享技术知识和专利,那么世界就无法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就公共产品研发达成协议,我认为新冠肺炎危机有望促成相关协议。”

世贸组织新任总干事暗示,“第三条道路”或折中方案可能正在酝酿之中。周一,她在开幕词中对世贸组织代表说,她希望与公司合作,设立更多的生产基地并向其提供生产许可。“我们现在必须让他们与我们合作,进行专有知识和技术转让。在即将召开的世界制造业大会上,我们可以寻求建立这种伙伴关系。”

(译自英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