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费尔南·梅尔加的《在哲学家学校里》 “我不再注意到残疾,只见到有着别样优点的孩子”

Un enfant devant un tableau

费尔南·梅尔加的新纪录片《在哲学家学校里》

(© 2018 Climage )

哪里是别人扭头不愿看的地方,那里就是费尔南·梅尔加(Fernand Melgar)把镜头对准的地方。125日“索罗图恩电影节”(Solothurner Filmtage)开幕式上放映的他的新作《在哲学家学校里》(A l’école des philosophes),讲述了五个孩子在一所特殊学校的新生活。这位瑞士导演对残疾与差异在我们社会中的位置提出了质疑。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他做了专访。

这天正是沃州(Vaud)伊韦尔东(Yverdon)哲学家路(Rue des Philosophes)上的学校开学的日子。在费尔南·梅尔加(英、德、法)外部链接的镜头前,五名残疾儿童-两个男孩和三个女孩-的人生轨迹互相交错、互相纠缠。Louis和Léon得了一种自闭症,Albiana得的则是一种三体综合征。Kenza患有多种残疾,而Chloé患有一种遗传病。在专业人员的照顾下,这些孩子必须学习克服各自的困难,用老师Adeline的话说,就是要“学做一名小学生”。

慢慢的,叫声、哭声与烦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笑、调皮的眼神、阵阵的笑声,和互助的举动。学生们的进步、他们的父母第一次把脆弱的孩子交给别人时眼里的泪花、挫败医学诊断的各种小小胜利,都被这位导演用镜头一一捕捉下来。尽管有人生不测、尽管有残疾,在观众的眼前构造出的,却是一种具有感染力的幸福。

在拍摄讲述流浪者生活纪录片《L'Abri》(“避难所”)的四年后,费尔南·梅尔加以《在哲学家学校里》为“索罗图恩电影节”(德、法)外部链接揭幕,这部纪录片还将角逐电影节大奖。借着这种方式,这位瑞士导演继续着他为“揭示我们社会的边缘人生活”所做的斗争。

Chloé dans les bras de sa maman

“我不知道这算是不承认现实还是逃避,也可能是某种不接受。人们闭上眼睛,向前直冲,”Chloé的妈妈说道。

(2018 Climage)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因为您的电影总是围绕庇护所和移民题材,您也因此为人所知。为什么这次您选择把镜头对准残疾问题呢?

费尔南·梅尔加:这次的主题虽然有所不同,但我的电影并没有改变。我试图捍卫的相异性、注视他人的眼光、对差异的接受程度及价值观,始终贯穿我拍的电影。

通过关心一所特殊学校和这一小群孩子,我所在意的问题是,在一个越来越强调表现与竞争力的社会里,到底给共同生存留下了多少空间。2016年,瑞士通过了胚胎植入前基因筛查(法)外部链接,我那时也很支持,因为让那些可能带给下一代遗传病的父母有选择权,这很重要。然而随着基因筛查,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大部分孩子,特别是患有一种三体综合征的Albiana,很可能将不会存在。因此我对人这个概念提出问题,从哪个时刻起,人算是人?

瑞士法语区导演费尔南·梅尔加

(Keystone/Jean-Christophe Bott)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对这些孩子跟拍了近一年半,您是怎样选择电影的拍摄地点和主角的呢?

费尔南·梅尔加:我选中伊韦尔东Verdeil基金会的这所学校,是因为它位于市中心,一般这类机构都远离中心区域。人们虽然不愿承认,但总想把残疾人掩藏起来。此外,这个班是观察一个群体逐渐形成的独特机会,因为班里的孩子都是新生,一切都从零开始。

当我把所有的家庭召集到一起,询问他们是否同意我在学校里拍电影的时候,他们都异口同声地答应,一位母亲甚至还说:“总算有人来关心我们了!”不过此时离大功告成还相去甚远。孩子们和我还必须学着习惯彼此。他们的表达方式经常极其生动与直接,一开始会让人十分狼狈。他们虽不善言谈,但发展了其他感官。要是不高兴,他们会大喊大叫;开心起来,就会跑来拥抱您。这种非常直接的关系在拍片期间给了我很多感动与支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影片一开始,班上显得无序与混乱。后来,观众发现每个孩子都有进步,尽管时有阻碍,班里渐渐有了和谐。这小小的“奇迹”是怎么实现的?

费尔南·梅尔加:很多因素起了作用,其中占第一位的是爱。家长和专业人员带给这些孩子的爱令我赞叹不已,是爱让他们像花蕾绽放。在影片开始,患有多种残疾的Kenza显得无精打采,有那么一刻,我们看到她抬起头,露出微笑。这是影片中最美的镜头之一。她常常让我感动,因为她使我相信人性。我们也能从中看到,不管一个人有没有残疾,教育都能让他发展。生命总能找到自己的出路。

Le petit Louis

“我们必须走过一段哀悼梦想的孩子的经历,”Louis的妈妈解释道。

(2018 Climage )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今的趋势是让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也进普通学校学习。在您看来,让残疾儿童进特殊教育学校是不是更为妥当?

费尔南·梅尔加:不,每个情况都要个别对待。然而近几年的趋势,是把有残疾的孩子也并入普通班级学习(这过程困难重重)。意愿虽好,结果却不总是让人满意。在某种情况下,残疾孩子在班级里处于无人管无人问的状态,一些老师也感到不知所措。影片中的Léon患有一种自闭症,现在他可以每周去普通学校上一、两天的课。对他来说这种方式特别合适,但在开拍时他是个完全封闭的孩子。而其他的学生就不可能去读普通学校。绝对标准并不存在,做选择的时候一定要以孩子为中心,而非只满足于应用某种原则性决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拍这部电影是否改变了您看待残疾的方式?

费尔南·梅尔加:我不再注意到残疾,只见到发展出别样优点、有着自己特性的孩子。从这些让别人不由扭头不看的人身上,我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我有种感觉,就是我们的社会以某种冷漠的态度看待残疾。我们知道有些机构会照顾他们。可是当一位残疾人在我们旁边坐下时,我们会感到不自在,不愿与他们互动。然而他们也是人,跟任何人一样有权利成为这社会的一分子,也能带给我们新的东西。我希望这部电影能帮助观众改变他们看待这些孩子的眼光。

费尔南·梅尔加

费尔南·梅尔加于1961年生于摩洛哥,他的家人是在佛朗哥时期被流放的西班牙工会成员。在他两岁时,来瑞士作季节工的父母将他偷偷带进瑞士。1980年,他在洛桑组建了Cabaret Orwell,这成了瑞士地下音乐的摇篮。三年后他进入电影圈。他拍摄的几部纪录片-《La Forteresse》(“堡垒”,2008年)、《Vol Spécial》(“遣返专机”,2012年)和《L'Abri》(2014年)-反映了难民的接待与遣返,这些影片赢得了众多奖项,也引发了激烈地政治讨论。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