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Cloudia Chen作品 流落瑞士的白腐乳

(Cloudia Chen)

故乡离我越来越远了。故乡的人走的走,散的散,在这一方土地上有我大好的青春回忆,可我却眼睁睁地看着青春消失而无能为力最后也只剩下些关于你的回忆。于是,我只能将它们记录下来。在这个,听上去是我的第二故乡的地方,苏黎世。

你总是说,我是故乡的白腐乳。

在色香味下,其实白腐乳和瑞士的奶酪不相伯仲,一样的需要微生物发酵,一样是入口臭臭的稍经咀嚼变成香甜回甘的神奇之物。甚至在我第一次品尝的时候,我惊奇地大声道,这不是咱中国的腐乳么?你调皮地眨了眨眼,揶揄我土鳖下里巴人,那种花枝乱颤的笑声,充盈了我整个胸腔,顿生旖旎。“傻瓜,这是瑞士的奶酪,Käse”,仿佛德语发音之下,同样的食物便变成时尚零食便能勾起一些欧陆风情而故乡的白腐乳就是上不了大雅之堂。我配合地,窘迫地笑了笑。

然而白腐乳还是以笨拙而醇厚给了我们一场梦。一场在风光旖旎的瑞士里,当春乃发生的美梦。校园里你总是那么明亮显眼,只有孤单而姿态高昂的灰鹭才注意不到你的存在。你说你是因为被我的厨艺所吸引。我却笑说其实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瓶白腐乳伴白沙糖,就能把你搞定。你比我早来瑞士学习多年,饮食习惯早已阳春白雪,白腐乳又怎能轻易把你征服?赤裸裸的材料表里都是你看得明白的东西,既不炫耀,也不隐藏。白腐乳就是单纯的我,就是想要告诉你,我是铁定被你吃定了。

那一年的夏天,我们都在各自的青春里遇见最美好的彼此。

(Cloudia Chen)

其实,瑞士的交通无论哪个方面都给予人们方便,但即便如此,见朋友还必须提前预约两周或以上,因为这里没有人能够立刻见面。每个人都那么忙碌,里里外外,总有忙不完的事,而事实上,一天只能集中精力做一件事,这和国内的高效生活是无关的。朋友间一个电话一句话,出来嘛?立刻就能在十几分钟内某个餐馆某个大排档吃上了,这种生活,已然成为梦呓。你的人际圈越来越窄,学校,打工的酒吧,我们的家,三点一线。我们拥有的,是相互扶持的日日夜夜。你忙着毕业论文,找工作;而我,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博士论文,我要尽我所能,给你一个温馨的家,一个无需四处漂泊的港湾。

然而,命运的安排总是让人匪夷所思。生活交际圈这么小的你,却遇到了四十出头春风得意的初创公司小老板,人帅多金。故乡乡土气息的白腐乳,终究败给了包装精美价值不菲的瑞士臭奶酪。

你每夜流连在打工的酒吧里彻夜不归,工作如此“拼命”,也不怜惜一下自己日渐消瘦枯萎的身体,因为你觉得读再多的书,毕业还是等于失业,还是不能安全地“留在”瑞士融入当地。你甚至连一个正经的面试都没有。好不容易看到报纸上某个巨型旅行中介招聘,恰好在那个中介工作的资深“精神瑞士人”网友朱大姐都会以同乡的身份泼你几盆冷水。对的,瑞士就是这样难以融入,那样的大企业,你没点科班专业的底子,德语不流利,不认识一个瑞士当地人,连门都没有。经过了差不多半年的折腾,你终于“相信”了。眼神从坚定不迫到迟疑游离,衣着从简单质朴到时尚优雅,你吃的东西,再不是我单薄的博士生津贴能负荷得起的了。你甚至三个月换两台手机,心情烦躁就动不动往窗外扔家里最贵的电器。我的心潮起伏沉重,我是多么希望,纷繁的世界无论如何不能改变那个原来的纯美至善的你。无论如何不能改变我们当初不变的约定。你发疯癫狂又要往窗外扔东西的时候,我无力无奈,只有恸哭,死死抱住你。“你快醒来啊,振作啊,再这样下去,租也交不起了,朋友那里透支的伙食费也是到头了。”

那一年的冬天,我们都在各自的生命里遇见最龌龊的彼此。

(Cloudia Chen)

接下来的岁月,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命运的安排不仅仅是匪夷所思,更是跌宕起伏,一波三折。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彷徨,只有一瞬间用来成长。那天下午,你无声无息带着一个行李箱回国了。纸条也不留。那一夜,寒风如刀,我站在阳台上面对着群山,冷漠沮丧的脸被冷风吹得更棱角分明,干瘪苦涩。家里从此失去了你,便堕落成一座房子。后来,我也搬走了。每每在将要落幕的城市,经过即将关门盘点的华人超市,我必然会往里扫几眼,看看我们曾经一起采购白腐乳的位置,是不是也有像我们当时如此痴狂地爱着对方的情侣。

生活在这个充满奶酪诱惑的城市,我心里却常常只有故乡的白腐乳。

(Cloudia Chen)

四个月之后你提着同样的行李箱,在利马河对岸的新家门口找到了我,凝视着我手中牵着的,新女友的手,你淡淡得里留下一句,祝你们幸福,便绝尘而去。而电话里劈头盖脸迎来的,是知心瑞士朱大姐狠狠的“负心汉”几个字,原来这消失的几个月里,你回国了堕胎了为了不增加对我在论文冲刺阶段的思想和生活负担,你回来了要重新开始,继续硕士课程,好好过生活。

古人说的;濯足急流,抽足再入,已非前水。可惜了万物生长的春天。我在春光里站成一泓哀怨的池水,而利马河的水,奔流而过,呼啸不止。

在瑞士生活的这几年,我发现无论是白腐乳还是臭奶酪,都不是纯白无暇的。它们吸引人的地方,除了本身独特的气味,还有它们不浮华不炫目,洗了并不泛白,而是最本真的色彩。平凡的人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辛酸,白腐乳也好,臭奶酪也罢,在这个魅力无边的国度,我们都遇见了生活最真实的样子。

(Cloudia Chen)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流落瑞士的白腐乳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