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除冰用盐短缺 今冬道路冰滑

今冬“白金”再次短缺

今冬“白金”再次短缺

(Keystone)

今冬丰富的降雪对于孩子们和冬季运动爱好者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但对道路交道管理人员而言,这实在是个头疼问题。

整个欧洲都面临除冰用盐的短缺。去年冬天的供应量就已不足,而今冬的短缺情况在刚入冬时就已初露端倪。




















问题的症结可能在于,经过数个暖冬,瑞士人对严寒冬季条件的准备工作不够。另一个原因则可能是盐垄断的存在。

“如果您从罗拉赫(Lörrach)附近的巴塞尔向北看德国,那边一片混乱,盐储备已消耗殆尽,您得承认,我们这里的情况还不错,”瑞士盐厂厂长约克·黎波海尔(Jürg Lieberherr)指出。

年产40到50吨盐的联合瑞士盐厂(United Swiss Salt Works)的所有权归各州(除沃州)、列支敦士登公国和德国海尔布隆(Heilbronn)的南部制盐公司(Südsalz Ltd)共有。各州遵照1973年签署的协议调配盐的销售。

鉴于州一级的盐垄断显然无法满足需求,自由民主党议员奥托·伊耐欣(Otto Ineichen)正与其他政治家一起呼吁开放盐市场。

结束垄断?

伊耐欣的提案于2005年被各州驳回,后者争辩说,为保证足够的盐储备,他们的盐垄断属于必不可少的商业行为。

黎波海尔也不认为州营垄断是个问题。“这并非瑞士或是结构性的短缺,”他表示:“这是气象问题。”欧洲大陆大部分地区已连续3年受到寒冬影响。

瑞士盐厂厂长则称增加产量不是解决之道。“没人能承受得了。要求产量与高峰需求看齐有非常大的风险。

“而且,既然这个问题涉及整个欧洲大陆,那么实际上几乎无法获取所需要的盐量,”他解释道。

盐储备

另一个选择便是增加储备量。黎波海尔透露,他一直在尝试从欧洲各地渠道购进除冰用盐,然而收效甚微。

但卢塞恩市道路局的本哈德·耶尔特(Bernhard Jurt)对找不到其它盐源渠道的说法不敢苛同。

他宣称曾在很短时间内就从邻国意大利购进200多吨“白金”,有望缓解瑞士中部的相对短缺情况。

耶尔特表示,在听说联合盐厂的储备在入冬时就已很低,并将引入配给制度时,他感到心情复杂。

因此他呼吁全瑞士各城市政府协同作战,为设于巴塞尔市外莱茵河畔的盐厂制订生产目标。

地中海

而盐厂则从企业角度为配额制度进行辩解。“此举是为了避免最糟糕的结果,让我们不至于出现硬着陆,”联合盐厂的黎波海尔声称。

耶尔特重申卢塞恩市与该公司在过去没有过矛盾。但他很想知道,该企业在增补盐储备的努力方面是否做到了家,有没有与地中海沿岸国家多作接触。

对更多市场行为的呼求之声似乎未能说服联合盐厂的厂长。他提醒人们警惕试图欺骗客户的不可靠贸易伙伴。

要求

黎波海尔认为造成盐需求增加的部分原因是全国高速公路的全面升级,包括在苏黎世地区和汝拉地区修建的分流道路和环形公路。

其它原因还有驾车人、行人和自行车人带来的高要求。“如今驾车人都指望着道路上的雪被清扫干净。他们不想降低车速、根据冬季情况作出调整,”身为卢塞恩道路服务资深官员的耶尔特透露。

“好在撒盐的技术已得到提高。我们的宗旨是:尽可能少用,但要按需使用,”耶尔特指出。

盐垄断

产盐垄断受到瑞士宪法的保护,并由各州进行管理组织。任何废除该条文的企图都需经过全民投票。

目前26个州遵照1973年签署的一份协议调配盐的销售。

除一个州外,其余各州都委托巴塞尔附近莱茵河畔的联合瑞士盐厂生产各类用途的盐。

西部沃州(Vaud)的贝克斯盐矿(Bex Salt Mines)受委托为该州产盐。

信息框结尾

砂砾和木屑

除盐外,砂砾也被用在城镇道路和人行道上。同时人们还进行过木屑的试验。

为保护环境,许多道路都有专门处理含盐水分的水处理系统。

联邦环境办公室指出,在道路上使用盐是将人们的安全需要凌驾于环境代价之上。

信息框结尾

防冻剂

瑞士专业化工企业Clariant公司宣布,1月份将有几天停产防冻剂。

这家巴塞尔企业将之归罪于生产防冻剂所需乙二醇的短缺。

该公司为欧洲的约100座机场提供防冻产品。

不过瑞士的苏黎世、巴塞尔和日内瓦机场均表示,已从另一家制造商处购足防冻剂储备。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