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想象不工作的生活"

萝伦娜和儿子安托尼及女儿丽莎。 Cortesía de la familia

萝伦娜是一名来自智利的女工程师,在瑞士生活了20年。有两个孩子,她之所以能够兼顾家庭与工作,与来自亲人的大力支持分不开。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06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萝伦娜出生在圣地亚哥,在那里完成了地质测量工程师学业之后,在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得到了一个实习的机会。在瑞士实习期间与丈夫大卫相识,他们育有两个孩子-12岁的安东尼和6岁的丽莎,她从未间断过工作,而工作对她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我为什么要工作?因为这是我上大学的原因。我不能想象不工作的生活,”她不假思索地说。在她的周围和家庭中,女性都工作:她的妈妈和外婆都是教师,姨妈是化学工程师。“工作对于女性的人生发展和独立有着重要的意义。”

瑞士与智利不同,在智利一个中产家庭完全有能力雇佣当地的服务人员辅助家政,而瑞士同等阶层的家庭却只能使用钟点工,这无疑会影响到家庭成员(尤其女性)的就业。萝伦娜一家得到亲戚的大力支持,这在瑞士是不常见的现象。

孩子们每周一天在学校吃饭,其余四天分别由萝伦娜、大卫(都工作80%,一周四天)、萝伦娜的姨妈和孩子们的奶奶(从瓦莱州乘车4小时)负责。

当被问到外国女性是否比瑞士女性出去工作得多?萝伦娜说:“我不觉得,虽然在瑞士似乎大多数家务活落在了女性头上。不过与我的瑞士朋友比,我的确在外工作的更多。”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