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有時候我都忘了自己是個身心障礙者”

Urban Metry喜歡在伯恩聯邦廣場對面的咖啡廳喝啤酒。 Dahai Shao, Swissinfo.ch

來瑞士旅遊或初來瑞士的人,會有一種印象:大街上、公車上、公共場所坐輪椅的人比較多,這在許多國家是少見現象,不要以為這是因為瑞士身心障礙者比較多,而是因為瑞士比較方便行動不便的人出行。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的法律規定,身體有障礙的人也必須能自由、安全地生活,因此所有公共設施的建設都會考慮到身心障礙者的需求,馬路上有能讓盲人的導盲棒感觸方向的突起石塊;紅綠燈設置有聲提醒;市中心的街道盡量寬闊平坦,有台階的地方旁邊修建斜坡,令輪椅可以暢行;公車上有身心障礙者專用按鈕,司機得到通知後會在停車後手動搭起上下車的坡板,所有這些都為行動不便的人提供了出行的可能。

百聞不如一見,瑞士資訊swissinfo.ch走訪了Urban Metry,跟隨他的輪椅見證了他在瑞士首都伯恩如魚得水的生活。

Urban Metry曾被宣判活不過30歲,如今已經58歲了,依然精力充沛,享受著他的歲月靜好。

11歲的時候他被確診了肢帶型肌肉失養症(Limb-girdle muscular dystrophy , LGMD) ,“最初我還能像鴨子一樣走路,但是一旦有人從我身邊走過不小心碰到我,我就會摔倒,無法起身,”他的幽默將略帶沉重的氣氛一掃而空。然而對於一位曾經能跑能跳,能滑雪的少年來說,要接受這樣的事實,真是“一點也不好玩。”

儘管如此他後來完成了商科學業,並先後在銀行、獵人頭公司和財務公司工作過。

“有時候我都忘了自己的障礙”

每天7點-23點,提供居家醫療服務的機構Spitex醫護人員,分四次來照顧他的起居。因為靠近身體的肢體(大臂、大腿、髖部)都喪失知覺,所以他一些日常的活動,如起床、洗浴、如廁等需要有人幫助,但他的小臂和手沒有問題,所以在現代設備的幫助下,他能獨立生活。

房門開關受電腦控制,通過遙控器開關;廁所馬桶的護欄可以自動升降;床頭和床尾都可以自動調節,家裡一應聚全的現代設備,“有時候我都忘了自己有障礙,因為一切都得心應手”,他說。

自動升降馬桶護欄,可以幫助他自行起身。 Dahai Shao, Swissinfo.ch

根據瑞士聯邦統計局的數字,生活在各類護理院中身心障礙者共約170萬人,其中27%屬於重度障礙。瑞士2014年通過了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倡導任何人無論是否障礙,都可以平等地參與到社會生活中來。但徹底實施該項公約的道路卻還很漫長,大多身心障礙者被送到護理院中,而護理院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隔離”。

Metry對此感同身受,他住過一個月的護理院,“我差點抑鬱了,吃飯、睡覺、活動都在同一個地方,我受不了,”他說。所以他決定自己找公寓自己住。

除了基本需求之外,Metry並不總是宅在家裡,他是教會成員,並在Vinyard教會組織中負責一些具體工作,每週日都會去教堂。搭上公車去城市逛逛,喝個咖啡也是常事。

獨立搭乘大眾交通工具

行動不便的人是否能獨立搭乘公車,最能體現一個國家對身障人士的關注程度,對此Metry很有發言權,“與歐洲其他國家相比瑞士的公共交通機構做得非常出色,比如在德國或意大利,我是不可能登上任何一輛公車的,”他說。

瑞士2004年開始實行身障人士平等權益法(BehiG),要求瑞士交通機構直至2013年底將信息和售票系統改進為方便身心障礙者的模式,但根據Agile組織(德)外部链接網站上的一份調查報告,直至2019年底交通系統只有46%企業達標。

Agile是瑞士最大身心障礙者組織,該組織的宗旨是維護身障人士的利益,保障他們自主自立地生活,並成為社會的一份子,該組織還致力於從社保、社會和財政政策上為身心障礙者謀利益,同時為身障人士解決就業、職場融入、教育和交通等方面的各種問題。

經濟保障

在瑞士生活和工作的人都必須加入殘障保險(IV),Metry表示他之所以沒有經濟負擔,是因為他曾經工作過,因此他得到的障礙保險相對較多,此外根據工齡和障礙程度,他還得到一份特殊養老金,而居家醫療服務的費用則由醫療保險承擔。因此他在經濟上相對自由。

但並非所有身心障礙者都有良好的經濟條件,從未工作過的人,得到的殘障保險金就不會很多。瑞士是一個福利社會體現在,保障所有人的基本生活,保險金不夠生活的人會得到生活補助(Ergänzungsleitung)。

歧視

“歧視?不曾真正有過,”Metry說。但是他也感受到:“有些人會認為坐輪椅的人比正常人智商低,會對我們視若無睹。”在這種情況下,他也會做出“反擊”, 他說:“如果有人對我視而不見,我會故意予以友好的問候,提醒他我的存在”。

瑞士人對於身心障礙者有很大的接受度,法律也規定人人平等,身心障礙者必須能完全融入到社會中去。 “智能障礙者並未完全被一視同仁,”Metry說。 insieme Schweiz是智能障礙者家長組織,該組織表示,智能障礙者在瑞士並不能完全自由自主地生活,因為他們不能選擇自己的職業也不能選擇在哪個地區生活,一般會被安排在適合的護理院裡。

Metry對於瑞士的“人人平等”原則的貫徹感到滿意,但如果還有需要改進的地方,他說:“我沒有那樣的奢求可以坐著輪椅登上伯恩大教堂的塔頂,但是我希望能無障礙地去任何一家酒吧或電影院。”

快樂是自己的決定

與Urban Metry交談,會忘記他是一個身心障礙者,問他是不是一個特別堅強的人,他說:“我也會惱火、憤怒,但是我應該算一個比較平衡的人。我每天都決定要過快樂的一天。”

作為一個瓦萊人,他最留戀山裡的漫步。 “但是我可以用意念去山裡走,那條家鄉的路,就在腦海裡,我常常坐在這裡回去‘走走’。”

《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與瑞士

聯合國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是為了保護和保障身體或心理有障礙人士的自由和權利。

瑞士於2014年通過了該公約。但並未在《任擇議定書》上簽字,因此如出現違背公約的情況,也不可申訴或控訴。但瑞士必須定期報告貫徹該公約的情況。

在首份2016年報告(德)外部链接中,瑞士表示已對相關法律進行了修改,身心障礙者的權益得到了根本改善。建築物和公共交通工具的入口也變得更完善。

insieme(德)外部链接和其他身心障礙者組織則認為,該報告是在粉飾太平。報告過於強調現有法律,而罔顧在貫徹過程中所遇到的現實問題。公約和其他的基本法主要針對的是身體有障礙的人,而很少考慮到具有心智(德)外部链接心理(德)外部链接障礙的人的需求。

為推動瑞士積極貫徹《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身心障礙者協會已發起一項全國性的行動計劃(德)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