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自由貿易對地球危害極大”

反對同印尼簽署自貿協定的公投倡議委員會在海報裡描繪了一隻在火海中掙扎的猩猩,並提出“停產棕櫚油”的口號。因森林砍伐,這種大型猿類瀕臨滅絕。 stop-huile-de-palme.ch

瑞士人將於3月7日就是否同印尼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進行投票。公投發起人、有機葡萄種植者威利·克萊特尼(Willy Cretegny)認為,除棕櫚油問題存在爭議外,有必要重新審視整個自由貿易機制,因為它只追求利潤,犧牲了資源管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10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是否應該同印尼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這是瑞士公民必須在3月7日回答的問題。該條約將取消幾乎所有關稅和某些技術壁壘,以促進瑞士出口。進口到瑞士的工業產品也可免交關稅。某些農產品的關稅也將下調,比如棕櫚油,而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出口國。

該協定包含有關永續發展的專門條款,雙方承諾保護環境以及尊重人權和勞工權利。協定明確規定,只有以永續方式生產的棕櫚油才能享受關稅減免。

反對該協定的公投由威利·克萊特尼發起,並得到瑞士生態主義黨、青年綠黨和青年社會黨的支持。在這位來自日內瓦州的有機葡萄種植者看來,整個國際貿易機制都值得反思。

瑞士資訊swissinfo.ch:自由貿易原則為何令您感到不安?

威利·克萊特尼:自由貿易的目的是減少或取消關稅和非關稅措施,而關稅和非關稅措施對維護公平貿易、防止競爭扭曲極為重要。在國際貿易中,稅收是在各經濟體間平衡商品價格的重要手段,對過度消費這一重要問題有著關鍵影響。通過自由貿易,我們可以買到大量商品,這些商品的成本與我們的購買力毫無關聯,從而導致過度消費。扭曲的競爭會淘汰國內經濟某些行業,貿易雙方均受其害。

我經常舉宜家的例子,它在亞洲以低廉的成本生產大部分家具,基本無須交稅即可進口到歐洲和瑞士,然後以極低的價格出售,從而摧毀當地的大多數家具製造商。員工根據集體協議領取報酬,但工資之低,還需要國家給他們提供住房補貼和醫療保險。最終,控制宜家公司的家族躋身瑞士豪門之列。關稅一旦取消,自由貿易就淪為企業避稅的工具。

有機葡萄種植者威利·克萊特尼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您的替代方案是什麼?

我主張出口國和進口國達成雙贏的貿易協定,確保雙方的國內經濟能正常運轉。我的建議很簡單,即承認關稅和非關稅措施的重要性。

人們稱之為貿易保護主義,但對我而言,這才是開放政策,因為它尊重各國民眾的選擇,而世界貿易組織(WTO)和各類自由貿易協定只關心貿易和利潤的增長。如今,人們要拉平差異、彼此統一,正在發展一種在環境、污染和過度消費等方面極度危害地球的體制。

瑞士應該以身作則。當然,由於瑞士已經加入多個協定,我們無法立刻改變做法。但從今之後,我們要交給談判代表一項全新任務,以確保此類條約充分考慮社會和環境問題,以遵守當地法律法規為目標。

您認為同印尼簽署的自貿協定提出的永續標準還遠遠不夠,原因何在?

雙方同意在協定第8條產生糾紛時不提交仲裁,而該條款恰恰涉及永續發展。這意味著他們認為這些要素無足輕重,不妨礙條約中其他條款的執行。也就是說,協定的永續標準條款不具備強制執行力。

您認為不存在永續生產的棕櫚油,為什麼?

印尼近年來砍伐大片森林,以促進棕櫚油出口。即使是經過認證的有機棕櫚油,其生產過程也不可避免會毀掉部分雨林。

進口棕櫚油意味著把商品從地球一端運送到另一端,這是不永續的。更何況,我們可以用菜籽、向日葵這些本地油料作物滿足部分需求,其餘則可通過進口歐盟的油(例如橄欖油)來補足。

自貿協定中的永續標準條款,難道不是印尼邁向環境友好型資源開發的第一步嗎?

真正有意義的是在印尼發展永續農業,而不是把印尼生產的棕櫚油出口到瑞士或其他歐洲國家。要從永續發展的全球視角看這個問題。

棕櫚油已經替代其他原料,滿足食品生產過程中幾乎所有的油料需求。經濟利益是背後唯一的驅動力,因為棕櫚油的成本微乎其微。這就是自由貿易的問題所在:我們不再遵循資源管理的邏輯,而陷入了市場經濟和利潤最大化的邏輯。

根據協定,瑞士公司的產品能以更優惠的貿易條件出口。您不願支持瑞士經濟嗎?

我不支持破壞性的經濟。自由貿易使所有國家處於競爭狀態,這是一場比拼優勢的競賽。如果貿易附帶關稅和非關稅條件,那麼質量,而不僅僅是價格,才會成為商品和服務的選擇標準。

目前,由於承受國際價格的壓力,瑞士的出口產業和國內生產很難調整,我對此十分理解。但長久下來將難以為繼,我們不得不付出高昂代價以勉強維持優勢。

我支持經濟發展,但我支持的是有利潤空間的經濟,是能夠保障企業生存發展和就業的經濟。如今,我們正削弱國內經濟,迎戰國際巨頭。我們正失去掌控。

一些環保組織,比如“公眾之眼”(Public Eye)或“綠色和平”(Greenpeace),沒有支持您的倡議。您對此作何解釋?

根據我們掌握的資料,他們之所以不支持這一倡議,純粹出於政治考量,比如,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是認證機構的合作夥伴。這些團體在當地也有分支機構,他們擔心,支持我們會影響他們未來在當地的發展。

很不幸,這些組織只滿足於在協定中寫入永續性發展條款,哪怕條款難以執行。他們沒有意識到,需要質疑的是自由貿易原則及其破壞性政策。

(譯自法語:瑞士資訊中文部)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