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自由贸易对地球危害极大”

反对同印尼签署自贸协定的公投倡议委员会在海报里描绘了一只在火海中挣扎的猩猩,并提出“停产棕榈油”的口号。因森林砍伐,这种大型猿类濒临灭绝。 stop-huile-de-palme.ch

瑞士人将于3月7日就是否同印度尼西亚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进行投票。公投发起人、有机葡萄种植者威利·克莱特尼(Willy Cretegny)认为,除棕榈油问题存在争议外,有必要重新审视整个自由贸易机制,因为它只追求利润,牺牲了资源管理。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10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是否应该同印度尼西亚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这是瑞士公民必须在3月7日回答的问题。该条约将取消几乎所有关税和某些技术壁垒,以促进瑞士出口。进口到瑞士的工业产品也可免交关税。某些农产品的关税也将下调,比如棕榈油,而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国。

该协定包含有关可持续发展的专门条款,双方承诺保护环境以及尊重人权和劳工权利。协定明确规定,只有以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棕榈油才能享受关税减免。

反对该协定的公投由威利·克莱特尼发起,并得到瑞士生态主义党、青年绿党和青年社会党的支持。在这位来自日内瓦州的有机葡萄种植者看来,整个国际贸易机制都值得反思。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自由贸易原则为何令您感到不安?

威利·克莱特尼:自由贸易的目的是减少或取消关税和非关税措施,而关税和非关税措施对维护公平贸易、防止竞争扭曲极为重要。在国际贸易中,税收是在各经济体间平衡商品价格的重要手段,对过度消费这一重要问题有着关键影响。通过自由贸易,我们可以买到大量商品,这些商品的成本与我们的购买力毫无关联,从而导致过度消费。扭曲的竞争会淘汰国内经济某些行业,贸易双方均受其害。

我经常举宜家的例子,它在亚洲以低廉的成本生产大部分家具,基本无须交税即可进口到欧洲和瑞士,然后以极低的价格出售,从而摧毁当地的大多数家具制造商。员工根据集体协议领取报酬,但工资之低,还需要国家给他们提供住房补贴和医疗保险。最终,控制宜家公司的家族跻身瑞士豪门之列。关税一旦取消,自由贸易就沦为企业避税的工具。

有机葡萄种植者威利·克莱特尼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您的替代方案是什么?

我主张出口国和进口国达成双赢的贸易协定,确保双方的国内经济能正常运转。我的建议很简单,即承认关税和非关税措施的重要性。

人们称之为贸易保护主义,但对我而言,这才是开放政策,因为它尊重各国民众的选择,而世界贸易组织(WTO)和各类自由贸易协定只关心贸易和利润的增长。如今,人们要拉平差异、彼此统一,正在发展一种在环境、污染和过度消费等方面极度危害地球的体制。

瑞士应该以身作则。当然,由于瑞士已经加入多个协定,我们无法立刻改变做法。但从今往后,我们要交给谈判代表一项全新任务,以确保此类条约充分考虑社会和环境问题,以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为目标。

您认为同印尼签署的自贸协定提出的可持续标准还远远不够,原因何在?

双方同意在协定第8条产生纠纷时不提交仲裁,而该条款恰恰涉及可持续发展。这意味着他们认为这些要素无足轻重,不妨碍条约中其他条款的执行。也就是说,协定的可持续标准条款不具备强制执行力。

您认为不存在可持续生产的棕榈油,为什么?

印尼近年来砍伐大片森林,以促进棕榈油出口。即使是经过认证的有机棕榈油,其生产过程也不可避免会毁掉部分雨林。

进口棕榈油意味着把商品从地球一端运送到另一端,这是不可持续的。更何况,我们可以用菜籽、向日葵这些本地油料作物满足部分需求,其余则可通过进口欧盟的油(例如橄榄油)来补足。

自贸协定中的可持续标准条款,难道不是印尼迈向环境友好型资源开发的第一步吗?

真正有意义的是在印尼发展可持续农业,而不是把印尼生产的棕榈油出口到瑞士或其他欧洲国家。要从可持续发展的全球视角看这个问题。

棕榈油已经替代其他原料,满足食品生产过程中几乎所有的油料需求。经济利益是背后唯一的驱动力,因为棕榈油的成本微乎其微。这就是自由贸易的问题所在:我们不再遵循资源管理的逻辑,而陷入了市场经济和利润最大化的逻辑。

根据协定,瑞士公司的产品能以更优惠的贸易条件出口。您不愿支持瑞士经济吗?

我不支持破坏性的经济。自由贸易使所有国家处于竞争状态,这是一场比拼优势的竞赛。如果贸易附带关税和非关税条件,那么质量,而不仅仅是价格,才会成为商品和服务的选择标准。

目前,由于承受国际价格的压力,瑞士的出口产业和国内生产很难调整,我对此十分理解。但长此以往将难以为继,我们不得不付出高昂代价以勉强维持优势。

我支持经济发展,但我支持的是有利润空间的经济,是能够保障企业生存发展和就业的经济。如今,我们正削弱国内经济,迎战国际巨头。我们正失去掌控。

一些环保组织,比如“公众之眼”(Public Eye)或“绿色和平”(Greenpeace),没有支持您的倡议。您对此作何解释?

根据我们掌握的信息,他们之所以不支持这一倡议,纯粹出于政治考量,比如,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是认证机构的合作伙伴。这些团体在当地也有分支机构,他们担心,支持我们会影响他们未来在当地的发展。

很不幸,这些组织只满足于在协定中写入可持续性发展条款,哪怕条款难以执行。他们没有意识到,需要质疑的是自由贸易原则及其破坏性政策。

(译自法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