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被遗忘”的温室气体威胁《巴黎协定》目标实现

发展中国家过量使用氮肥,增加了一氧化二氮这一强大温室气体的排放。 Keystone / Hotli Simanjuntak

二氧化碳是最有名的温室气体,但除了二氧化碳,甲烷和一氧化二氮也会导致全球变暖。以下介绍这些气体的排放量在瑞士和全球的变化情况,以及限制排放的办法。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09日 - 09:00

在应对气候变化上,2015年12月12日是历史性的一天。在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1)上,来自195个国家的代表讨论激烈,大会延期结束,最终通过了第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减排协定。

随着《巴黎气候协定》的签署-瑞士于2017年6月批准(多语)外部链接,国际社会将致力于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C之内”。

然而,由于各国努力的焦点集中在限制二氧化碳的排放上-通过开征碳税、出台旨在减少化石燃料使用的政策等,其他气体却正在大气中积聚。这些气体对全球变暖的影响也不容小觑,一些观察家认为,它们有时是“被忽视(英)外部链接”的。

一项伯尔尼大学参与的国际研究(德)外部链接警告,这些气体排放量增加可能危及《巴黎协定》目标的实现。

然而,由于各国努力的焦点集中在限制二氧化碳的排放上——通过开征碳税、出台旨在减少化石燃料使用的政策等,其他气体却正在大气中积聚。这些气体对全球变暖的影响也不容小觑,一些观察家认为,它们有时是“被忽视(英)外部链接”的。

一项伯尔尼大学参与的国际研究(德)外部链接警告,这些气体排放量增加可能危及《巴黎协定》目标的实现。

因为中国和拜登,气候目标可能实现?

根据《巴黎协定》签署5周年前几周发布的一份报告(英)外部链接,要实现2030年排放量减半、2050年气候中和的目标,目前的进展还是太慢了。

报告指出,为了实现气候目标,到本世纪中叶,可再生能源在发电中的份额必须增至五倍、森林砍伐必须停止、农业生产的排放量必须减少近40%。

非政府组织“碳行动追踪”(Carbon Action Tracker)则较为乐观。根据中国、日本等大国和美国新总统拜登宣布的气候政策,该组织预测(英)外部链接,到2100年地球温度将上升2.1°C,这一数值接近《巴黎协定》定下的目标。

End of insertion

“CO2 一直是关注的焦点,这是自然,因为二氧化碳在温室气体中对全球升温贡献最大,占到65%,且在大气中存留时间最长。然而,既然我们已经就净零排放目标达成一致,我们就需要比以往更加关注其他温室气体”,“全球碳项目”(Global Carbon Project)执行董事佩普·卡纳德利(Pep Canadell)在给“瑞士资讯”(Swissinfo)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但这些气体是什么,它们对气候有哪些影响?

外部内容

名为笑气,但没什么好笑的

甲烷(CH4)是二氧化碳之后对气候影响最大的气体。甲烷由有机物质在无氧环境下降解产生,大气中约40%的甲烷通过自然过程形成。

剩下的60%来自人类活动,与农业活动-特别是畜牧业、废物处理与煤炭和石油工业有关。世界自然基金会(多语)外部链接称,“瑞士奶牛打嗝排出甲烷,饲料生产过程排出废气,这些都会导致全球变暖,使我们的生存面临风险”。

而一氧化二氮(N2O),也称笑气,则主要来自集约农业(施肥)、化石燃料燃烧和一些工业过程。

温室效应气体

温室气体吸收地面反射的太阳辐射并保留在大气中。对于地球上的生命来说,温室效应是不可或缺的正常现象:没有它,地球的平均温度将是零下18°C,而不是零上15°C。

温室气体分自然和人为两种来源。主要包括水汽(H2O)-大气中最丰富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CO2)、一氧化二氮(N2O)、甲烷(CH4)、六氟化硫(SF6)和卤化碳(如氟氯化碳CFC)。

End of insertion

虽然甲烷和一氧化二氮在大气中的浓度低于二氧化碳,但它们促使全球变暖的潜力却要比二氧化碳大得多。

外部内容

80%的排放量来自农业活动

各种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占比因国而异。巴西因其广阔的畜牧场和种植地,成为甲烷和一氧化二氮排放量占比最高的工业化国家。

瑞士联邦食品科技农业研究所(Agroscope)指出,在瑞士,80%的一氧化二氮和83%的甲烷排放来自农业生产活动。

外部内容

食品和气候的冲突

和二氧化碳一样,甲烷和一氧化二氮在大气中的含量持续增加。自前工业时代以来,它们分别增加了260%和23%。

外部内容

一氧化二氮增加的主要原因是食品和饲料需求增加。更确切地说,是氮肥使用的增加和畜牧业的发展,伯尔尼大学气候物理学教授福尔图纳特·若斯(Fortunat Joos)指出。若斯教授与他人合作的一项关于一氧化二氮来源的研究(英)外部链接是世界上最全面的同类研究之一。

然而,并非只有中国、巴西和印度等新兴国家才面临N2O排放量增加的情况。欧洲是过去20年里唯一一个N2O排放量下降的地区,瑞士自然也是。1990年至2010年,由于牲畜数量和矿物肥料使用减少,瑞士的N2O排放量减少了10%,随后趋于稳定。

由于集约化畜牧业发展、矿物燃料开采和生产,甲烷排放量已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意)外部链接。从下图也能看到排放量的区域差异,且欧洲是唯一一个甲烷排放量下降的大陆。

外部内容

有哪些减少排放的方法?

通过技术创新,如瑞士初创公司Climeworks研发的技术能够去除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佩普·卡纳德利指出,虽然目前还没有类似的捕集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的技术,但是也不乏减少其数量的办法。

这位“全球碳项目”执行董事说,在煤炭开采和天然气生产过程中可以顺利减少甲烷逃逸排放,这将对遏制全球变暖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甲烷在大气中的寿命只有十年左右,约为二氧化碳的十分之一。

而对于一氧化二氮,卡纳德利则建议更加精准有效施用肥料。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认为,包括瑞士在内的许多国家可以减少使用氮肥(英,德)外部链接而不会影响农业产量。

改变牛的饲料

伯尔尼大学的福尔图纳特·若斯也建议在农业生产中更明智地使用肥料。而在工业生产中,如瑞士龙沙公司(Lonza)排放的一氧化二氮,则应通过催化剂完全消除。这家化工公司已于12月10日对外宣布,由其生产的一款催化剂将于2021年底投入使用,它能把现有一氧化二氮排放量“至少减少98%”。

针对甲烷,教授则提到了改变反刍动物饲料的可能性。一些瑞士公司已经开始生产天然饲料添加剂和饲料混合物,他们认为这可以减少牛30%的甲烷排放。

少出肉是不够的

福尔图纳特·若斯指出,改变养牛饲料是不够的,还必须减少肉类消费,避免食物浪费。

“为了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我们必须减少各种气体在各领域的排放。然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依然十分重要。如果我们不能减少化石燃料利用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那么,包括植树、少吃肉和减少制造垃圾等在内的所有其他努力,都不足以遏制全球变暖”,他对“瑞士资讯”说道。

(SWI中文部,译自意大利语)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