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从伯尔尼骑到北京:中亚的甜酸苦辣

布哈拉的喀龙(Kalon)清真寺:这个古老的商业之都就坐落在丝绸之路上,如今位于乌兹别克斯坦的沙漠中

(Julian Zahnd)

在骑往北京的路上,虽然这位伯尔尼车手在土库曼小麻烦不断,但到达吉尔吉斯坦后,这一有“中亚瑞士”之称的国家给予他无限安慰,不仅因为如画的风景,还因为他的女友也加入到了骑行的队伍中。

在吉尔吉斯坦的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Julian Zahnd寄回了他的第5篇旅游报道:

很难与伊朗告别,倒不是因为我们对这个穆斯林的共和国依依不舍,而是因为我们并未获准。在伊朗土库曼边境,一项“系统性错误”令我们又多滞留了几个小时。我们损失了宝贵的时间,而时间却是我们在土库曼最为宝贵的。

土库曼(斯坦),我们通往中亚的大门,恰恰是一个对游客并不太友好的国家。如果没有聘请私人导游,那么游客只能得到5天时间的过往签证。而这对于我们要骑自行车穿越整个国家的人来说,显然并不够,更不消说,我们还想更多地了解这个国家。

当我们筋疲力尽地终于越过边境时,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头巾已被抛到爪哇国去了,一同消失不见踪影的,还有伊朗的斋戒月,那时我们为了在白天吃点东西,可是吃尽了苦头。

尽管我们还是在一个穆斯林国家,但那种宗教意味减轻了许多。伊斯兰教、植物、建筑,甚至人,在土库曼,所有这些仿佛都被一种巨大的空白所吞没。目之所及,全部是沙漠样的不毛之地。在一大片空洞的中间,有一条笔直的路,比纯沥青路还要差。我有种感觉,它仿佛通到天尽头。

不时地会碰上几个农民在路边摆摊卖菜,所有人都很可爱,他们给我们送上硕大的瓜,还兴奋地和我们攀谈。不过总的来说,这里的人比土耳其人和伊朗人更矜持,但对我们同样很好奇。

失望之极

对土库曼的第三大城市马累(Mary),我们并没有寄予很高期望,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很失望:这个城市画卷在还没有展开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随意走到某处,一个男人突然告诉我们说,这里就是市中心。可除了几座金雕像以外,这里只零星地坐落着几幢苏维埃式的豪华建筑,还有一个酒吧样的餐厅,仅此而已。

这里最缺的,是生命。雄伟的大道上,空空荡荡;冷清,笼罩着整个城市。我们甚至觉得,这个在历史上经常被蒙古人、俄罗斯人等外强侵占的国度,其国民已经丧失了自我的意愿。

不幸中的万幸

在沙漠里,就在从马累到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的路上,我的脚下突然咔嚓一声,自行车脚蹬子断了,这麻烦出得多是时候呀!

还好几公里以外,我们可以在一家餐厅的阴影里稍事休息。结果喜从天降,不久竟有两辆装得半满的卡车驶来,我们还有自行车全部上了车,卡车一直把我们送到边境。如果只靠这一只脚蹬子,那我们在签证规定的时间内,是绝对不可能穿越整个土库曼的。

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刚开始的时候风光变化不大:平坦、干燥、杳无人烟。随后,它送给我们的,却是两颗明珠般的小城-布哈拉(Bukhara)和撒马尔罕(Samarkand)。它们就坐落在通往塔什干(Tashkent)的路上,于是我们在那里盘恒数日。

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城市,曾是丝绸之路上的枢纽,千年前,正是它们连接着中国与西方之间的贸易。重要的地理位置为他们带来巨大的财富,透过那些装饰奢华的清真寺就可以看出来。穿行在狭窄的小巷子里,走在画满花饰的拱顶下,人们不由觉得回到了历史中。

两个女伴

从塔什干开始,我们就是4个人共同上路了。我的女朋友和她的女同事也加入到队伍中来,并且要在穿越吉尔吉斯坦时陪伴我们4个星期。这里的风景和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令我们着迷。

吉尔吉斯坦素来有中亚小瑞士之称,大部分国土由高山和岩石构成。因此骑车上路非常艰苦,有的山口在3000多米以上,所以我们有时还是要乘坐公共汽车或搭车。

不过辛苦还是有回报的:沿途会发现不少安静的小地方,四周群山环抱,还经常看到清冽的高山湖。这个国家的东部还等待着我们,听说也非常漂亮。所以我们很期待。

伯尔尼-北京

出于对自由、环保和运动的热爱,Julian Zahnd选择从伯尔尼骑车到北京。
 
他的朋友Samuel Anrig从安卡拉开始,陪伴Julian完成全程。
 
Julian于2011年4月27日从伯尔尼启程。途径意大利进入巴尔干。随后进入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进入中国到达北京。

全程1.4万公里,途径部分的原丝绸之路线路。
 
这位冒险家设想的是日行100公里,以期在11月到达目的地。
 
在那里,他将和在北京工作的朋友们度过几个星期,并于12月飞回伯尔尼。

信息框结尾

Julian Zahnd

Julian Zahnd今年26岁。于2010年秋完成了其政治学及历史学学业。
 
除音乐与体育以外,他还酷爱旅行,特别热衷于骑自行车。
 
这位伯尔尼人在最近几年已经骑自行车完成了从萨格勒布-地拉那(Zagreb-Tirana),再从格拉纳达(Granada)-伯尔尼的旅程。
 
目前的中国之行是他所进行的最长的自行车旅途。

信息框结尾

Samuel Anrig

27岁的Samuel Anrig已在伯尔尼大学结束了其地理学学业。
 
同样热爱旅游的他将陪伴Julian Zahnd完成从土耳其萨姆松(Samsun)到北京的路程。
 
数天前,他们完成了从萨格勒布到地拉那的路程。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