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传统春节游行 面对苏黎世传统庆典,萌马“压力山大”?

在2016年的送冬节庆典上,一部分马被戴上了脉搏测量环,以检测它们是否在活动中压力爆表。

在2016年的送冬节庆典上,一部分马被戴上了脉搏测量环,以检测它们是否在活动中压力爆表。

(© UZH/Michelle Aimée Oesch)

瑞士苏黎世的传统迎春庆典-送冬节(又称“六鸣节”,Sechseläuten),素来以一片振聋发聩的鞭炮轰鸣声收尾,对于那些胆小如鼠的懦夫或听觉异常灵敏的人来说,显然不那么适合去现场围观。那么数百匹“被迫”参与游行的马匹呢?

本周一(4月24日),苏黎世市民在寒冷阴晦的漫长冬季结束之后,迎来了送冬迎春的年度盛事(德)外部链接,其中的高潮当属焚烧一只名曰Böögg的雪人。这只象征着冬天的雪人,实则由白色棉绒制成,它的头部填满了爆炸物,稳稳地矗立在一座高耸的篝火堆顶端,注视着不远处苏黎世最古老的圣彼得教堂。当教堂指针摆动至下午六点,篝火被点燃,在熊熊烈焰中雪人燃烧殆尽之际,头部也被炸开了花。传说雪人爆炸的速度预示着夏天的天气,从篝火被点燃那一刻算起,雪人炸得越快,这一年的夏天就会越炎热。

今年大约有550匹马参加了苏黎世公会组织的方队游行。背上驮着穿着厚重传统服饰的人,缓缓穿行于熙攘的人流间,还得克服本能恐惧,在燃烧着的巨型篝火边伴着雪人“爆头”声奔驰,这一切对一脸蒙圈儿的马匹来说,究竟是否算得上残忍?

活体道具?

长期以来,瑞士动物福利协会一直不遗余力地批判在送冬节庆典上拿马匹充当“活体道具”、从而让这些动物饱受压力,实属不当之举。

早在2015年的送冬节上,一匹参加游行的马不堪重负,在众目睽睽之下崩溃昏倒,暴毙当场。这一幕悲剧招致Ditfurth所属团体的猛烈抨击,指责这种大型盛典对动物而言实在“压力山大”。然而随后的尸体解剖发现,这匹年仅24岁的马(马的平均寿命为25至30岁)的直接致死原因只是心律紊乱,而并非压力。

苏黎世大学兽医系(德、英)外部链接发表的一篇硕士论文,围绕的主题就是苏黎世每年一度送冬节游行队伍中马匹的压力。除了借助脉搏测量环对马匹在游行当天的状态变化进行观测,论文撰写者还在庆典现场收集马粪并带回实验室,进一步对其中的应激激素皮质醇水平进行了确定。

然而结果让那些动物保护主义者略觉诧异:研究人员在近期发布的声明中强调,参加游行表演的马匹,压力值维持在中等程度。此外,马的应激激素皮质醇水平并不像外界所猜测的那样在噼啪爆炸的雪人和熊熊燃烧的篝火边达到最高峰,而是在它们进行倒退行走表演时才会感觉到压力最大。

将心率测量环放置在马的身体上

将心率测量环放置在马的身体上

(© UZH/Michelle Aimée Oesch )

各方反应

获悉这一结论,苏黎世公会中央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维克多·罗瑟(Victor Rosser)在瑞士通讯社的采访中表示:“得知这个研究结果,我们感到很高兴。要知道,在送冬节庆典的游行队伍中,骑手必须持证上岗,都有文凭,而且我们也给马匹安排了护卫队。”他再三强调,在这种场合,马完全可以习惯,即便面对人群、火焰和爆炸声也能保持泰然自若。

不过,苏黎世动物福利协会(德、英)外部链接的主席约克·迪特福特(Victor Ditfurth)仍对此存疑:“送冬节本应是一件盛事,可别让它变成一场悲剧。”他呼吁在今后的游行中减少马匹数量,且只允许专业骑手带着马匹靠近燃烧的雪人。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