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文化遗产 vs 商业 当葡萄园变为聚宝盆

拉沃的文化景致是几世纪以来,世世代代人劳作维护的结果。

(Keystone)

在日内瓦湖畔,靠近洛桑有一片著名的葡萄园,这就是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世外桃源-拉沃(Lavaux)。然而它的发展,和世界上任何一处充满自然情趣的伊甸园一样,面临着经济发展的挑战。

在位于拉沃的小镇Chexbres,陡峭的石墙包围着连绵不断的葡萄园,小镇就在日内瓦湖附近山上,一派平静。往日这里到处都是鸟鸣和机器的声音,这10000多座葡萄园,需要用机器除草。

Constant Jomini穿过他家4公顷大的葡萄园,园里葡萄树立得笔直。他正检查着春日暖阳下的第一片绿叶。

这位36岁的酒农,或许应该很高兴,因为他的酿酒作坊,现在欣欣向荣。他用夏瑟拉(Chasselas)或黑皮诺(Pinot Noir)出产的酒,收获了越来越多的知音,甚至还有来自瑞士德语区的。因此Jomini想要修建一个新的酒窖,为了满足未来的顾客需求。

尽管如此,他的未来也并非万里无云。“拯救拉沃”,所有人都希望拯救拉沃,特别是我们酒农。但这意味着,首先要让我们酒农能够生活下去,我们必须要得到发展,他说。“我并不是说要在葡萄园中间,搭一座新的建筑。而是说在我们这一地区,也要允许我们扩建,建新的酒窖或度假屋”。

拉沃产酒区

拉沃地区拥有居民28000人,位于日内瓦湖畔东北方向的山脊上。它自蒙特勒的西墉城堡起,绵延15公里到洛桑的东部。其中有840公顷属于葡萄园,有200多位酒农在此工作。

早在罗马时期,当地就发现了酿酒的痕迹。如今的梯田与典型的石墙可以追溯到11世纪,当时该地区在本笃会和西多会修道院的控制下。

出产葡萄酒:夏瑟拉(Chasselas,68.5%),佳美(Gamay,10.9%)和黑皮诺(Pinot Noir,11.5%)。其中有8种享有原产地命名保护(AOC)。

Calamin、Chardonne、Dézaley、Epesses、Lutry、St-Saphorin、Vevey-Montreux和Villette推出的拉沃酒也享有原产地保护。

信息框结尾

他对这片可追溯到11世纪的产酒区充满忧虑,这些忧虑也来自于一项被称为“拯救拉沃”的动议,沃州将于5月18日对此进行投票。这已经是就保护拉沃举办的第三项投票。

这次有一项建议和一项反建议期待着选民的投票:建议由环保人士Franz Weber提出,受到了Pro Natura和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支持。Weber曾参加过前两次为了保护拉沃而发起的动议活动。他们希望用极为严格的建筑规划,限制商人对房地产和拉沃土地的投机。因为这一投机行为正在侵蚀着拉沃,倡议者谈到。

大部分政党和当地酒农是反建议的支持者,他们认为拉沃地区已经得到了足够的保护,无论是来自本州还是联邦的法律。也正因如此,200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才会将拉沃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反建议可以起到促进当地社会经济发展,同时保护当地的作用。而建议本身保护措施太极端,会将拉沃变为“防护林或者是一个国家公园”。

尽管反建议在建筑区内禁止私人搭建,但却不禁止公共建筑的建造。此外,酒农们也将获得经济资助,以维持酒庄的经营。

目前投票在即,两大阵营的斗争逐渐进入了白热化。

蚕食

并不是所有酒农都像Constant Jomini一样幸运。他的一些同行不得不降价售酒,因为酒的销量在减少,而来自国外的竞争在增加。他们担心,保护倡议会将他们的命运推向悲观的极致。

“拉沃最大的问题是酒庄的减少直至消失,而不是炒地皮,”社会民主党的Jean-Christophe Schwab说。他是反建议的拥趸,在三月Chexbres的市民集会上,他这样表示,当天的集会有300多市民参加,其中不乏酒农。

但Suzanne Debluë并不这样认为。这位Lutry的居民追随其父的脚步,反对在当地兴建大型建筑。她的父亲为了使当地的文化遗产不受侵害,已经奋斗了40年。

联合国保护标志

联合国于2007年将拉沃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但这并没有法律保护的界定,无论是对酒农、当地还是联邦政府,都没有约束效应。

但是如果想将拉沃的标志市场化,那么政府必须有适宜的商业计划,才能将拉沃“卓越的、具有普遍意义的价值”保留住。

该计划将涉及研究、文化、经济、规划和旅游业的各种策略。瑞士各组织、当地政客、酒农和其他经济界人士将就此进行监督。

酒农Bernard Bovy认为,联合国标志要保护的是“石墙、人和他们的工作”。

就即将到来的投票,联合国世界遗产的情况还不会涉及。自从2007年拉沃被授予世界文化遗产称号后,联合国从未就拉沃的情况,提出过批评,联邦文化局文化遗产部门负责人Oliver Martin说。

信息框结尾

“拉沃的景观属于我们所有人,不仅仅是地产业主,他们以为,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吗?”保护拉沃组织的秘书Suzanne说到,并且指了指村子上方小山上的别墅。地产商正在一步一步地把拉沃据为己有,这点她确信不疑。那些酒农要么就是还没有意识到这点,要么就是与当地政府串通一气。有些村长试图出台强硬的保护措施,但仅有他们的努力,还远远不够,Debluë说。

“上两个动议对拉沃葡萄园的核心区起到了保护的作用。但是山上,‘皇冠区’,还有湖边,近30年来,已经被糟蹋得不成样子,”她说。

因为洛桑和沃韦的人口增长,这一问题变得更加严峻。她拿出一些照片,从照片上可以看出,那些大型房地产商,是如何将古老的葡萄园变身为奢华别墅或公寓的。而当地居民,却不再有这样的机会。

“自2011年夏开始,在拉沃地区共有450个建筑项目在公开进行,但其中只有十几个和酿酒有关,”动议支持者、法律专家Laurent Fischer说。

“虚构的,耸人听闻”,来自Chardonne的酒农Maurice Neyroud这样评论。

Weber的倡议希望将保护区延伸至湖畔和拉沃山脊上,防止大型居住区侵占葡萄园,并且将各村的规划权夺走。

新建筑将会极少得到批准,当然也有例外,例如酒农改善、更新自己的基础设施,就将获得批准,这样才可以保护好酒庄的传统风格。除此之外,医院、学校、老人院等公共设施也将获准建造,动议这样指出。

Constant Jomini对此全然不相信,“例外!怎么界定例外?有的批,有的就不批?”

他望向白白的阿尔卑斯雪山:“这个动议有点多余了。如果拉沃成为了一个博物馆,那么就不会再有发展。没有发展酿酒业就会渐渐灭亡,拉沃也不再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文化遗产、受保护的产酒区。这非常危险”。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