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施南生洛迦诺电影节专访 "商业电影也有艺术性"

2014年8月11日,在第67届瑞士洛迦诺国际电影节上,来自香港的施南生获颁“最佳独立制片人奖”。这位从业33年的资深电影人,从幕后走向台前,与电影爱好者们分享自己的经历。利落、直爽的她毫不讳言对电影的热爱,以及电影给予给她的人生厚爱。

施南生获2014洛迦诺电影节最佳独立制片人奖

施南生获2014年第67届洛迦诺电影节最佳独立制片人奖

(Keystone)

当日下午,电影节在Spazio Cinema举办了“与施南生座谈”讨论会,会上施南生在主持人的邀请下,介绍了自己的从业经历,以及香港电影的起起伏伏。可以说,她见证了港片70年代的兴起、80年代的短暂低迷、90年代的复兴和繁荣,以及近期向中国内地的转移。

“在中国大陆的电影排行榜上,每年的前十名,除了张艺谋、冯小刚等内地导演的片子以外,有香港导演合拍的影片,总要占5、6部,”在讨论会上,施南生身着银色有细小亮片点缀的大衣,瘦小的身姿依然风姿绰约:“香港人熟悉商业影片的拍摄以及国际运作,在2000-2003年内地电影向产业化、商业化过渡时,有很多经验可以和内地分享”。

有观众提问:“作为成熟且有经验的制片人,您如何把握电影的商业性和艺术性”,施女士的回答非常干脆:“我不想表现得很骄傲,但我认为,商业影片也有艺术性,当情节冲突很集中、影片节奏很快、观感很强时,也是一种艺术化的表现”。

这位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将香港文化发挥到极致,“香港不是一个国家,它是一块殖民地,所以我们的影片也不用去表现什么、也不用完成什么任务,”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施女士谈到,或许这就是香港电影可以在国际观众中老少皆宜的原因,不是所有的商业影片,都可以玩儿成艺术。

当晚,施南生一袭红裙接过最佳独立制片人金豹奖,洛迦诺大广场四围的古典建筑立墙上,同时打出了她担任制片的经典影片图像,林青霞、张曼玉、周润发、张国荣,从《蜀山》、《倩女幽魂》,再到《英雄本色》、《狄仁杰》,一幕幕都凝聚着她的心血。

Chatrian称施女士是一位“拥有独立坚毅个性,勇气可嘉的职业女性、电影制作人和影迷。以个人实力令风格各异的导演在事业上大放光芒,也在千变万化的香港影坛中时刻保持着个性。

洛迦诺电影节的“最佳独立制片人奖”,是为了纪念为该电影节无私贡献了近20年的Raimondo Rezzonico 先生,也为了奖励独立制片人的“勇气、敢于冒险和对独立电影的支持”。

施南生一袭红裙接过金豹奖

施南生一袭红裙接过金豹奖

(pardolive.ch)

施女士在获奖感言中提到,与她合作过的电影人逾万,大家能记住名字的最多上百,她在这里要与众多幕后无名英雄共同分享这一奖项。

施南生是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她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思维敏锐清晰,同时态度大方和蔼,记录如下以飨读者:

施南生

1951年出生。在香港读书长大。

后在英国伦敦学习IT。

70年代回港后感觉不适合在IT业工作,进入在香港刚刚兴起的电视行业。

1981年进入新艺城影业,组成有名的“新艺城七人组”,其成员还有麦嘉、石天、黄百鸣、徐克、曾志伟和泰迪罗宾。

1984年与丈夫徐克组成电影工作室,制作出一系列经典电影,包括《黄飞鸿系列》、《倩女幽魂系列》、《刀马旦》、《黑侠》、《蜀山》。

其担任制片的著名影片还有《最佳拍档》、《狄仁杰》系列等。

电影节艺术总监 Carlo Chatrian称施女士是一位独立、坚定、很有勇气的人物,可以号召不同的导演与之一起工作,能够以个人的方式适应始终变化无穷的香港电影世界。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您这次获得的是最佳独立制片人奖,您是如何理解独立制片或独立制片人的?

施南生 :独立,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只要不是美国Studio那种大的电影片场制作的,都可以被称作是独立的。中国市场十年来,变化很大,到底用什么来衡量呢?中国解放前后,都有美国式的片场,但慢慢不流行了,很多都是外景、搭景,所以以片场来衡量,这个概念已经很模糊了。

以前一谈到独立电影,往往会想到是艺术电影,但现在这种界限也模糊了。中国大陆电影已经产业化商业化,独立制片,也就是不是系统里面的。

swissinfo您一直很注重影片的票房,这和人们印象中的独立制片概念不太吻合,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施南生 :倒不是这样。我们是在香港电影文化长大的,非商业电影很少,很少表达一些什么东西、有什么任务,所以只要不亏本就好(笑)。

swissinfo您这次来洛迦诺电影节,有没有推广新片的任务?

施南生 :那倒没有,我本人很喜欢电影,我认为电影的软实力应该得到重视。中国现在变化很大,但全世界真正了解中国的人,不多。而电影,完全没有障碍,无论是在伊朗、南极还是瑞士,观众只要买票进来,看华文电影,就可以对中国多一些了解。电影推广,是我每天起床都会做的一个事情。

swissinfo:您经常参加各大电影节,在向国际影人推荐香港影片或大陆影片时,会不会采取不同的策略?

施南生 :不会,对于国际发行商来说,除非他很懂,否则中文电影就是用中文这种语言的电影,他不会加以区分的,只要好看就可以,他是做生意的嘛。

swissinfo那要让他们买下中文电影,是要渲染异国风情还是要强调社会矛盾什么的呢?

施南生 :好的电影,他们懂,不管你说什么。

当年80年代初期我刚做电影的时候,香港电影以动作片为主,对国际发行商、观众来说,这种动作、感官的东西,他们没有看过。(不是有李小龙吗?)我们拍的不限于那种中国功夫电影。我当初最成功的影片是《最佳拍档》,里面有汽车、飞车、飞电单车,拍的很过瘾。我们给片商便宜很多很多的价格,所以他们愿意试试看。价钱低,又有感官的刺激,是好电影,他们就会买。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古装优美得不得了的《倩女幽魂》,老外拍不了;还有《英雄本色》,枪战戏。你要引起片商的注意,要采取很多手法的,还有低廉的价格,效果好,他们就会再来找你,慢慢地就开始了解导演、演员啊,等更多的东西。

swissinfo但这股风已经过去了,您觉得下一类受国际关注的中国影片,会是什么类型的呢?

施南生 :我认为,要拍,就拍别人拍不过你的。

比如美国人善于拍机器人戏,像《变形金刚》,除非你有很绝的想法,否则就不用去碰。我个人很喜欢像伊朗的《逃离》、印度的《午餐盒》,这类会打动人心的电影。

swissinfo那中国的异国风情,或特殊社会矛盾的表现,会不会也很吸引人?

施南生 :我认为不应该用异国风情来描述电影,有的人在蒙古、新疆、西藏、大沙漠拍片,漂亮、特别,但不打动人。你以为你有异国风情,但那只是一种视觉上的反应,人们要看的是有感染力、有共鸣感的电影。至于社会矛盾,拍得好可以,单单靠社会矛盾也不行。

swissinfo您担任制片的片子,现在不仅有徐克先生那样的大制作,也有《过界男女》这样的小制作,是不是标志着您有一个方向的转变?

施南生 :电影赋予我很多的东西,现在我已经做了33年,有了一定的资源、知识和经验,是我回馈电影的时候了。所以我会帮一些新的导演、做些新尝试。去年做《过界》的时候,我说这是我拍了33年商业电影后第一部艺术电影。今年8月还会推出香港新晋导演卓韵芝的轻喜剧《临时同居》。我希望做不同的尝试,帮到新人。

施南生作为制片人之一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剧照

(pardolive.ch)

swissinfo那是不是意味着,您家庭出现变动(与徐克离婚)后,更关注自己的内心,更想走您想走的路?

施南生 :我也没有走过,我不想走的路啊(笑)。在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状况。年轻时,为了工作,你要做某些事情;到我们这地步,选择就多一点吧。

swissinfo您现在和大陆的独立制片人,联系多不多,比如说这次也来的朱日坤导演?

施南生 :联系挺多的,我很关心中文电影,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的,都很关注。

swissinfo您做制片,还要经常出现在片场吗?

施南生 :经常去,现在去片场,我去就有麻烦、不去就没有(笑)。电影需要很大的协调性,每次开头的磨合阶段,我都会去。有的年轻制片人担心明天会出问题,我就和他说,我肯定你明天会有问题,我们起来,就是要解决问题的。但我们要让大问题变小、小问题变没有;但你要提前预知,在问题变大之前,把它提前处理掉。

swissinfo欧洲这样的地方,会不会因为社会安逸,而比较少地出现好的独立影片?

施南生 :安定的生活,不意味着不能出好片。这在于国家是不是鼓励、教育国民,想说很多的话,这就是创作环境。有国家的鼓励,国民喜爱旅行,有不同经验,就想分享。但如果每天都干相同的事情,想要表达的就比较少。

swissinfo洛迦诺电影节还没有欧洲三大电影节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您来这里感觉如何?

施南生 :这是我第一次来,感觉很漂亮。每个电影节都有不同的声誉,早就知道洛迦诺在戛纳和威尼斯之间,很多电影圈的朋友都愿意来这里看电影。大的电影节,希望包罗万象;小的电影节就尽量找性格。洛迦诺电影节很有新意,注重发掘艺术性、新的导演、新的题材。

我这次获奖感觉是很大的荣耀,非常愉快,只希望不要再下雨就好(笑)。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