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世藝術大學學生電影遭中國駐瑞士大使館警告

施工中的蘇黎世藝術大學教學樓內部。藝術無邊界,這似乎也適用於中國管控機制。 Keystone/ennio Leanza

12月的第一個週四(12月5日),位於伯爾尼的中國駐瑞士大使館給蘇黎世藝術大學(ZHDK)的校長寫了一份憂慮重重的電子郵件。令其憂心的原因:該大學走廊上有4個反華塗鴉,其中部分帶有暴力元素。大使館還點到該校學生製作的一部關於香港街頭遊行題材的電影。中國使館呼籲在蘇黎世藝術大學就讀的15名中國留學生不要在放映當晚前去觀影。理由是:避免衝突升級。藝術大學校長Thomas D. Meier如此講述到。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2月27日 - 09:00
David Sarasin,《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Meier通過寫給學生的一封郵件進行了回應。那時上述塗鴉已被清除,校長在電郵中指出:“ 蘇黎世藝術大學作為州屬機構,不能容忍政治性聲明,尤其是在後者內容欠妥時。” Meier沒有直接對電影發表意見,但提及到瑞士聯邦憲法中保護藝術自由的內容。他還寫道,學生有通過藝術對政治話題進行表達的自由。據悉,Meier校長向中國大使館也已給予了同樣的回复。

 "破壞性電影"

儘管校長措辭平衡,但還是在蘇黎世藝術大學的學生們中引起不安情緒。他們中的一些人訴諸媒體,說到中國政府方的“威脅舉動”,指出中方曾使用過“破壞性電影”(Randalefilm)的字眼。 Meier校長不願公開郵件內容,中國大使館也未回應相關提問。 Meier書面否認了郵件中出現過“Randalefilm”一詞。

為何此事如此重要?它在來自香港的5名交換生中引起了震動-尤其是,他們當中有幾個人參與了電影的拍攝。這些學生感到自己正被監視,而且受審查制度之擾。出於對壓制的恐懼,參與電影拍攝的香港學生沒有出席電影的放映活動。電影攝製團隊成員Tobias Brienz說:“香港學生無法再感到擁有足夠安全感在觀眾面前自由表達了。” 學生們注意到,他們在香港生活時經歷的緊張氣氛現在已經擴延至瑞士了。

中國題材的藝術作品是蘇黎世藝術大學教學日程的一部分。香港、北京、新加坡、台北和蘇黎世的藝術學院共同發起的“跨文化合作”計劃對蘇黎世藝術大學而言非常重要。在每年秋季的3個月裡,都會有將近50名學生在上述高校中的一所展開文化交流項目。

矛盾新升級

可是不和諧的聲音一直伴隨著今年秋天的交流活動。當學生9月到達香港時,因為正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慶,香港街頭的抗議活動升級。 “警察變得更加肆無忌憚和殘暴,“Tobias Brienz說,“局勢對香港的年輕人來說尤為嚴重。”

他和來自蘇黎世、香港、台北和新加坡的其他8名學生組成了小組。他們的目標是深入了解抗議活動。 Brienz說:“我們意識到,我們不想創作藝術品,而是想真正明白抗議活動。” 於是他們走上街頭,與盡可能多的人進行交談。

11月初回到蘇黎世後,該小組把其在香港街頭的經歷-以YouTube視頻剪輯的形式-呈現在電影中。某些畫面中的場景近乎戰爭。幾次試映之後,12月初,電影計劃第一次正式上映。中國使館在這一時刻做出反應,令攝製小組感到疑惑:“大使館是怎麼知道這部電影的?監視現在是怎麼進行的?”Brienz表示,這樣的疑問是香港抗議者天天都要面對的。

在數千公里外的歐洲出現這種情況也並不荒謬,就像英國大學校園裡發生的事件:抗議的香港學生被間諜用攝影機拍攝下來,並遭到親華反遊行學生的圍攻。親中的海報流傳開來,宣傳要消滅抗議之瘟疫。

類似的用詞,也被對方使用進蘇黎世的塗鴉。在蘇黎世藝術大學的牆壁上,可以讀到:“殺死所有公牛”,“願老天摧毀共產黨”或“力挺香港”等文字。這些塗鴉被清除後,親中一方又把自己的口號塗在了那面牆上。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譯自瑞士《每日導報》(Tages-Anzeiger),閱讀原文請點擊:Chinesen schreiten wegen Film an Zürcher Hochschule ein​​​​​​​ (德)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