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追随费德勒的脚踪:塑造了瑞士网球传奇的那些地方

2012年夏季奥运会期间,罗杰·费德勒在伦敦温布尔登的全英草地网球俱乐部进行训练。 Keystone / Elise Amendola

就在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经过长期休养,重返多哈ATP卡塔尔公开赛之前,一本关于他的新书也开始上架发售。这本书探索了瑞士各地的一些街区和俱乐部,正是这些地方将费德勒塑造成一位冠军。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30日 - 09:00
Tim Neville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美国人戴夫·塞米纳拉(Dave Seminara)是为《纽约时报》写稿的旅行与体育自由撰稿人,为了这本新书《费德勒的脚踪:穿越瑞士七州的十幕球迷朝圣旅》(Footsteps of Federer: A Fan’s Pilgrimage across 7 Swiss Cantons in 10 Acts),他访问了拉珀斯维尔(Rapperswil)与明兴施泰因(Münchenstein)这类并非旅游景点的瑞士城镇。

一路上塞米纳拉采访了费德勒家族的远亲,亲身体验了那些被这位20个大满贯头衔得主称为家园的地方,而就他个人来说,他还有了在费德勒打过球的一些球场上亲自操拍的机会。这本书读起来很快,也很轻松,它更像是一本旅行手册而非人物传记,不过里面还是收录了不少费德勒的个人轶事,透露了这位超级明星的人性一面。

费德勒在明兴施泰因长大,这里是他生活过的小区。 Dave Seminara

“罗杰身家过亿,想住哪儿就可以住哪儿,但他却没有离开,”家住佛罗里达的塞米纳拉在电话采访中说道,“我想了解的一件重要之事,就是罗杰与瑞士之间有何纽带。”

大家都说,今年8月就要进入不惑之年的费德勒已步入网球事业的暮年,因右膝受伤做过两次手术而连续13个月无缘任何比赛的他,如今正在安排自己的复出。许多人将他在卡塔尔公开赛上的亮相视作一次热身,以在今年7月创纪录地第九次进军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

而对塞米纳拉这位因自身免疫系统问题而远离运动的网球爱好者来说,瑞士却是重拾自己网球球技的绝佳地点。随着他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他的雄心也被再次点燃。

“一开始这只是我给自己的特殊待遇,”塞米纳拉说道,他也给《华尔街日报》和《BBC旅行》杂志写稿。“我觉得自己希望干点什么彻底放纵的事,就寻思,我想捡起网球来,但不要在附近的网球场上打打。我想去瑞士,在罗杰打过的球场上打网球。”

巴塞尔老男孩网球俱乐部的咖啡馆,费德勒幼年时曾在这里打球 Dave Seminara

瑞式隐私

作为费德勒的死忠粉,塞米纳拉本想用他的名字来给自己的一个孩子起名,结果遭到他妻子的拒绝(后来他们商定了James这个名字)。因此在2019年10月,塞米纳拉花了10天时间周游瑞士,首先以游记方式为《纽约时报》报道了这个故事,不过受疫情影响大多数旅游报导都被搁置,他的那篇还未能发表。即便如此,塞米纳拉很快意识到自己还有更多话想说,他的编辑给他的2500字字数限制根本不够写,由此诞生了出书的想法。

这本210页的新书带领读者前往瑞士中部施维茨(Schwyz)的艾因西德伦修道院(Einsiedeln Abbey),塞米纳拉在那里偶遇费德勒家族的一名远亲,还是此人给他们家族中更知名一支的子女施洗。他还见了费德勒家的牙医,这位悄悄告诉他,费德勒的妻子米尔卡(Mirka)的牙特别好。

鸟瞰瑞士北部的伯内克镇(Berneck),这里是费德勒家族的老家 Jakob Federer

在瑞士东部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的费尔斯贝格(Felsberg),塞米纳拉忽然发现自己在一个红土赛场上打了场两小时的比赛,这可是他多年来打过的历时最久的比赛,有时费德勒也会在那个场地上训练。赛后他坚持要掏钱请对手喝咖啡,“那真是杯垃圾咖啡,”塞米纳拉调侃道。

刚在“罗杰广场”(Roger Platz)打完一场比赛的戴夫·塞米纳拉。费尔斯贝尔格网球俱乐部的这个网球场以费德勒命名。 Dave Seminara

有时报道这类故事还有点儿尴尬,尤其是在瑞士这个大家都特别在乎个人隐私(以及他人隐私)的国家,在这事上他们比美国人严肃多了。塞米纳拉就被告知,他不能给费德勒有时训练用的这个网球场地拍照。

塞米纳拉会在一些社区周围游逛,寻找费德勒这些年来购买的房产,然后跟邻居攀谈聊这些房产,他的一位列支敦士登友人坦言,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干。有一回塞米纳拉的一位联系人甚至拒绝载他去费德勒家的另一处房产,而是带他去一个有着类似景色的地方。

费德勒的父亲罗伯特在伯内克镇长大,这是他家祖屋。 Dave Seminara

塞米纳拉透露:“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在这个如此注重隐私的国家,却能那么容易地了解到人们的房地产交易。费德勒的隐私在于人们不会打扰他,但媒体报道他的方方面面却都挺积极的。”

在巴塞尔退休?

然而本书中缺少的一个声音,正是费德勒自己的声音。塞米纳拉确实记述了他作为记者在某次锦标赛上对这位网球选手的短暂采访,当时费德勒刚于2019年第十次捧起巴塞尔瑞士室内赛(Swiss Indoors)的奖杯,塞米纳拉用英语问了费德勒几个问题。一对一的采访从来不在他的计划之中。

“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在这个如此注重隐私的国家,却能那么容易地了解到人们的房地产交易。”

End of insertion

“我希望此书成为一名球迷的朝圣之旅,而非某种未获授权的人物传记,”他说道,“我想要它成为真球迷的经历。”

如果塞米纳拉得以和费德勒坐在一起聊聊,他说他想知道的是每个球迷都想知道的答案:“看你打网球的荣幸我们还能享受多久?”

戴夫·塞米纳拉说,他的书是“一名球迷的朝圣之旅,而非未经授权的人物传记”。 Dave Seminara

那么,费德勒何时会正式挂拍呢?“我希望别太快,”塞米纳拉说道,但他认为,到了那个时候,费德勒参加的最后一场锦标赛会是瑞士室内赛。今年的赛事被安排在10月的最后一周。

塞米纳拉表示:“这个锦标赛对费德勒来说非常特殊,即使这不是世界最盛大的赛事。他曾是瑞士室内赛的球童,而他的母亲丽奈特(Lynette)则作过赛事的志愿者,比赛场地离他长大的地方也只有5分钟路。他要退休的话,我觉得一定会在那个像家的地方。”

《费德勒的脚踪:穿越瑞士七州的十幕球迷朝圣旅》一书于3月2日在美国发行,现在也在瑞士各书店出售。

(译自英语:小雷)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