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业的面纱

Gert Jochems / Agence VU

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女人,金色头发、棕色头发还是红色头发,这并不重要。娇笑、呻吟、兴奋地叫喊,一个男人抓住她,从前面、后面、侧面,以各种体位和她做爱,摄像机把每个姿势都录入镜头,把性交过程的全部、甚至最微小的细节都拍摄下来。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05月29日 - 11:00
Stefania Summermatter于苏黎世,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镜头不断重复,没有情节,没有剧情,唯一的目的:通过拍摄的粗俗放荡和娇柔做作的性交过程来激起看客的欲望。

就是这一组组的影像,构成了目前主流的色情视频每天无数次被下载。色情工业从来没象今天这样如此繁荣过;没象近几年这样如此难以控制。Xvideos、Xhamster和Youporn这样的网站都是全球点击率最多的网站,它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内容。免费、方便、快捷,这是网络发展的结果;也是这个社会的写真:人们想要迅速拥有一切。

在世界各地,免费网站及业余爱好者们上传视频的成功对色情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波,瑞士的色情业也未能幸免。一些艺术家们开始寻求重新领军色情电影业,这个领域的专业人员们也不得不另辟新径,着眼于质量、美学和逼真。

如果说网上提供的色情服务极度膨胀—是因为得到了自制视频产品的滋养—那么传统色情业却举步维艰,出品的电影有艺术性的总是越来越少。

这种发展趋势迫使瑞士从事色情业的人们,或者简单的说,迫使他们出品讲究艺术性的色情制品,以期另辟新径,这就是萨冰·费舍尔(Sabine Fischer)和桑德拉·利希腾施特恩(Sandra Lichtenstern)所着手的事业。

从苏黎世艺术设计学科毕业后,抱着“拍着玩儿”的心态,这两位30多岁的女性开始制作色情片,她们从70年代的旧胶片着手。“我们寻找一些挑逗的、搞笑的,甚至矫揉造作的镜头,然后把它们剪裁再重新拼接到一起,变成一部新的艺术品”,桑德拉解释说。“我们深信色情需要艺术家们的支持,才可以使作品不变成嗜性者的产品,让其远离平庸粗糙”。

从2009年夏天开始,她们的方案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在没做任何广告、只是顾客互相推荐的情况下,她们售出了数千份拷贝。她们色情制品的主要顾客是恋人们。

色情业的喜剧效应

桑德拉和萨冰把目光聚焦到70年代,这绝非偶然。

“那个时代还没有数码摄像机,为了拍摄一部色情电影,需要时间、资金和很高的电影摄制技术”,桑德拉介绍说。“演职人员都特别在意微小的细节。通常,那个时代的电影会以一幕煽情的场面开始:一条裸露的腿或袒露的乳房隐隐若现。那时没有我们如今一成不变的刻板人物好像是忙于做伸展运动的玩具娃娃。过去的色情片总是会有一个情节、一个切合点或一组干净利落的对话。那是个大喜剧的时代,而且那时的色情电影还掺融了幽默和情感”。

如果说最初的色情电影要追溯到20年代,那么从70年代随着性改革的潮流,色情电影才开始成功的从地下状态脱颖而出。最初的色情电影在普通的影院放映,激起了1968年欧洲学生运动后人们的好奇心和热情。

“当时的报纸上都在谈论这个征服了好莱坞的新式电影”,法国哲学家于连·塞尔瓦(Julien Servois)解释说,他写了本关于色情电影发展史方面的评论。“杰拉德·达米亚诺(Gerard Damiano)的电影《深喉》(Deep Throat),于1972年出品,在当时可以说是件大事,甚至连肯尼迪总统的夫人杰奎琳·肯尼迪(Jackie Kennedy)都去纽约电影院看了”。

“在那个时代,好像是色情作为社交生活的一部分已被人们接受,而且色情电影也成为了一种有自己标识的电影,就像西部片和音乐剧一样”,于连·塞尔瓦接着说。

然而,色情电影的“放荡”岁月很快终结了。很快,在美国、欧洲,审查使得色情电影被迫走入了专门影院,而且只是面向男性观众开放。在瑞士,根据各州的敏感度,会对比较露骨的画面进行剪裁,然后拼接后才能上映;再次,色情影院也要定期接受警察的检查。

瑞士色情工业的黄金时代

为生活在苏黎世的朋克一族所熟知,彼得·普海瑟(Peter Preissle)于1979年开始从事色情业,他亲眼目睹了色情电影从地下转为大众消费产品的全过程。曾做过售票员、放映员,后来成了埃迪·施托克利(Edi Stöckli)的左膀右臂。瑞士差不多所有的色情影院都归埃迪·施托克利所有,他还建立了主要的色情制品发行出版社“福神电影公司”(Mascotte film SA)。

在他公司的街区,也就是苏黎世红灯区的一个小街上,我们见到了彼得·普海瑟。“过去我们很容易就赚很多钱,而如今,我们要工作从前的3倍才可以和过去赚个平手。竞争很残酷,色情业成了一个老年人经营的产业”,彼得·普海瑟说,“我们应该适时转变,可能应该制作更多的短片,或者连续剧,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习惯坐着超过半个小时了”。

在色情电影的黄金时代,“福神电影公司”每年出品240部电影,现在勉勉强强达到120部。过去用35毫米的电影胶片,拍摄一部片子的价格是20万瑞郎,而如今,是4-5万瑞郎,拍摄也只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同一个摄像师,同样的照明、同样的场景和同样的演员班底,就像是足球比赛一样。然而,总是越来越难以发现好片子来放映,也难以找到年青演员们的加盟。

在这家公司的各个房间里,存放着至少3000卷胶片,这些都是为专业色情放映厅准备的,它们也被制成DVD出售,也放在网上供人观看。在这里,桑德拉和萨冰找到了她们研究需要的资料:在施托克利家族的书橱上,藏有50多年来色情影院的历史资料。

影院和画廊,会面和交流的地方

为了面对网络竞争,施托克利家族也寻找更新市场营销策略的好方法。“如今,人们不会通过拍色情电影发大财,但是色情工业的时代还没有完结”。 彼得·普海瑟评论道,他不愿透露公司估价,认为也就几百万瑞郎。

色情影院-在瑞士有十多家-都转型为会面和交流的集合点,这也归功于私人包间的形式。单间、双人间、甚至是多人间,这些小型房间都在最大限度保护了人们的隐私,花上几块瑞郎还可以观看影片。

他们也定期组织情色艺术展览及色情明星见面会这样的活动,这可以显得更“人性”,也更贴近公众。

“象普通影院一样,色情影院的观众也日渐减少。但是人们还是喜欢来这里,因为在这里不会留下痕迹,而使用互联网在这点上就有其弊端,人们可以把看电影变为一个特殊的事情”,普海瑟强调到。

在网上日益膨胀的聊天和自制视频的传播,迫使色情工业为了保住阵地,就必须提高影片质量,着眼于增加吸引力和神秘感:这是自制视频者手中没有的一张王牌,也可能是色情电影唯一剩下的求生武器了。

色情业的阴暗面

跻身于世界上最不透明的行业,色情工业常常令人和有组织犯罪、贩卖人口和洗黑钱联系起来。

色情业的进款也很难计算,但是根据2008年《经济学家》(The Economist)周报的估计,色情业的收入要超出电影业和音乐制品的收入200亿美元之多。

网上的色情画面不受控制的传播,在近几年激起了各种关于保护儿童和青少年免受其害的呼声,因为有些画面可能会在性方面误导未成年人。

基于上述情况,教育部门和医学权威认为应该对青少年儿童加强性教育。尽管如此,几个州还是反对使用关于性教育更开放、更直白的新教材。

成年人中也出现了色情依赖症。在日内瓦,日内瓦大学的附属医院开设了一个专业中心来为这种病症提供咨询。

End of insertion

法律明确

瑞士的刑法不惩处观看和生产色情制品的人。从16开始,人们可以自由选择观看并下载内容直白的影像。

色情电影只可以在专们影院放映,这样的影院在瑞士有十几家。

刑法第197条款禁止生产、观看和传播所谓的暴力色情电影

法律提及的四个范畴:

-儿童色情电影

-充满暴力的色情图像

-人和动物发生性关系

-有侮辱行为的色情电影

2011年国家打击网络犯罪协调中心(SOCI)接到了认为涉及暴力色情犯罪的1206个举报,其中有90%的情况涉及幼儿色情犯罪行为。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ONU),每年要投入200亿美元来抵制对儿童的色情犯罪及禁止童妓卖淫。

(资料来源:Prevenzione svizzera della criminalità)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