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多語議會中的口譯藝術

議會中的德、法同步口譯室。 Keystone

分別講德語、法語、意大利語和列托羅曼語的瑞士政治家們每年四次齊聚伯爾尼,針對一系列議題展開辯論與投票。議會的一名官方口譯表示,要保證人人都能理解進行中的一切,這極具挑戰性、壓力非常大,但也很有意義。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9月30日 - 10:21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第一次當口譯時我緊張得要死!”漢斯·馬丁·約里曼(Hans Martin Jörimann,德)表示,從他的口譯室可以俯瞰整個國民院大廳。

“讓我不知所措的倒不是那些演講,而是其背景與所有的特定行話。我花了不少時間才搞清楚林林總總的術語。不過一旦弄明白了,就可以專注於每個人所說的話。一旦悟出來口譯的方式,一切就容易多了。”

在周五(9月27日)結束的議會秋季議事期間(多語),瑞士資訊swissinfo.ch特意採訪了約里曼,他為議會做法譯德和意譯德的口譯工作已有14年之久。

有視野的傳譯室,Martin Jörimann(左)正在當班。 swissinfo.ch

“能有視覺交流會大有助益,”他用無可挑剔的英語說道,“坐在口譯室裡,沒有屏幕或其他東西,你仍然能夠翻譯大家說的話,可是在這裡他們會做很多手勢。台下還有起哄的人,你能看到誰準備好要提問題。”

國民院設有三個口譯室,都可以將整個辯論大廳盡收眼底:德語口譯室、法語口譯室和意大利語口譯室。每個口譯室配備了三名口譯員,每45分鐘換一個人。不過,由於大多數演講使用的不是德語就是法語(國民院200名議員中只有不到十人的母語是意大利語),幾乎所有的演講都得翻譯成意大利語。這使得意大利語口譯員的工作量變得很大,所以他們的換班頻率是每半小時換名口譯員。

列托羅曼語-瑞士的第四種國家語言-的口譯,只在事先提出要求的情況下才會提供。

 

多語日

9月26日是瑞士議會的首個“多語日”(Multilingual Day)。

這個活動由“拉丁瑞士”(Helvetia Latina,多語)協會組織,致力於在議會和聯邦政府中推廣法語、意大利語和列托羅曼語。

“多語日”的初衷是要培養各位政治家對其他語言區的更多理解,在這一天裡把德語變成一種少數語言。為達到這一目的,協會鼓勵講德語和法語的政治家當天只說另一種國家語言

End of insertion

早期採納者

儘管比利時議會早在1936年就已引入同步口譯,但這門“藝術”真正的誕生之日卻是1945年11月20日:紐倫堡審判的開始之日。

瑞士議會於1946年10月首次嘗試引入同步口譯,當時確實是譯為四種國家語言,不過,一年後議會決定只保留三種翻譯語言(即用文字或口語譯成的語言)。

後來同步口譯到1948年初被正式引入國民院時,只翻譯成德語和法語。基於成本考慮,意大利語直到2004年才被列為口譯目標語言。

如今口譯員只服務於國民院(以及有46名聯邦院議員參與的聯邦全體大會(多語)時)。公眾看台上的參觀者也能戴上耳機旁聽辯論,而辯論內容還會通過議會網站(多語)外部鏈接,以三種語言作現場直播。

聯邦院則不提供口譯服務。

有時候當一個口譯需要十八般武藝,比如2000年當時的聯邦總統奧吉(右一)在聯邦大廈與前蘇維埃領袖戈爾巴喬夫聊天,這時的翻譯可就需要技巧了。 Keystone

準備工作

議會的九名口譯員都是自由工作者,跟議會簽署的合同要求他們每年只在議會議事期間上班,一年為55天。儘管每一名口譯員每天“只”工作五小時,但準備工作卻必不可少。

“這可不是說,做了十來年你就不用再做準備了-每一場辯論都是新的辯論,而新的提案也在不斷提出。牽涉到既定程序的部分確實有一定的常規可循-大家都要遵循同樣的禮節套路-但議事日程裡卻總是些新的項目,”約里曼透露。

“我個人更喜歡外交政治,比方說,我對瑞士和歐盟之間的進展很感興趣。環境問題是一項挑戰,因為討論的常常是對某些特定物種的保護,這就需要你去了解昆蟲之類的各種名稱。我不能說自己對此沒有興趣,可是要知道,你的表現取決於你的準備工作。你必須強迫自己對所有這些題目感興趣。”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