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光辉榜样"

Bruno Barbey/Magnum

2008年,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还在积极争取加入欧盟。如今,这位几乎可以一人说了算的总理,借着经济快速发展的东风,已经回转到伊斯兰世界,策略专家Kurt R. Spillmann这样评价道。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10月31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新世纪伊始,土耳其经济几乎破产;而如今短短十几年时间,土耳其已经属于世界上15大经济强国之一。

总理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所走的路,据Kurt R. Spillmann所述,正是将“工业化与伊斯兰化”合在一起之路。

swissinfo.ch:土耳其这么快的发展,是可持续的吗?

Kurt R. Spillmann:发展是可持续的,但也要依据世界经济发展的各种因素。因为土耳其主要靠出口。其他令人不安的,还有巨大的贸易逆差。

但土耳其已展示了对投资的开放态度,并成为非常吸引海外直接投资的国家。未来几年这些都不会变,但美国和欧洲长期走不出经济危机令土耳其忧心,因为它们是土耳其重要的产品出口国家,特别是欧盟。

swissinfo.ch:安卡拉如何运用它的经济潜力,在地缘政治中赢得更大的影响力?

K.R.S.:目前发生了很大变化。在2008年时,总理埃尔多安发表了他有名的、臭名昭著的科隆演讲,并称,土耳其没有其他路可走,必须成为欧盟成员。

如今,这种态度完全转变。安卡拉企图在本地区形成自己的一股政治力量,并在当地地缘政治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在西方眼中,土耳其是地中海地区重要的一员。一方面,它是北约的成员国;另一方面,它保护着塞浦路斯北部。此外,土耳其还扮演着能源枢纽的角色,其东北部、中亚如土库曼斯坦等国家都蕴含着丰富的能源。

向南部及东南部看,土耳其已成为整个伊斯兰世界光辉的榜样,成功地融合了工业化以及伊斯兰文化,正像埃尔多安在开罗和突尼斯所宣称的那样。从这一角度讲,土耳其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正在增长。因此2011年9月,埃尔多安访问开罗时,已被视为“英雄”和“整个阿拉伯世界的领袖”。  

swissinfo.ch:“遥遥无期的”入(欧)盟之路似乎因债务危机而变得沉寂。成为欧盟成员,从土耳其方面看来,还有意义吗?

K.R.S.:对土耳其来说,“入盟”申请并不是沉寂了,而是朝着相反方向发展了。土耳其经济部长泽弗·卡格拉杨(Zafer Caglayan)对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欧盟评价道:这是“历史上最虚伪的组织”,它让土耳其等了50年,也不过就是获得了一个虚伪和虚情假意奖。

埃尔多安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他们已经发生了根本的转变,面对入盟,变得更自信。尽管申请手续还在继续,但热情已不再。

swissinfo.ch:那布鲁塞尔的态度呢?经历了债务和欧元危机,一个潜在的新会员,受欢迎吗?

K.R.S.:当然还有肯定的欢迎之声。但欧盟内部的态度还是比较分裂的。欧盟获得诺贝尔奖,本该让欧盟变得更强大,但这对土耳其的加入于事无补。和以往一样,占主导地位的思想依然是:让土耳其入盟,会加重欧盟的离心力量。

swissinfo.ch:土耳其因其邻国叙利亚内战而处于焦点。它是想站在抵御俄罗斯利益转移至近东的前线,并以此改善其地缘地位,例如在北约的重要性吗?

K.R.S.:因为叙利亚的关系,土耳其对北约非常失望,特别是对美国的行为。这是因为,华盛顿和安卡拉对阿萨德之后的叙利亚局势有完全不同的定位。

埃尔多安在土耳其倡导严格逊尼派基础上的“再-伊斯兰化”,为了不再提及原教旨主义。与土耳其站在同一战线上的是沙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他们都希望叙利亚可以继续做一个穆斯林国家。

而美国希望叙利亚成为一个多种族、多宗教、开放的社会,与阿萨德的专制统治相对照。但看看北约,我不认为这会改善叙利亚的局势,相反,甚至会恶化。而土耳其也要对抗俄罗斯,至少出于经济原因也要如此。

swissinfo.ch:土耳其历来被视为东方和西方的中介。安卡拉新的政治权力策略是否会架空这一中介地位?埃尔多安的土耳其会站在哪一方?

K.R.S.:时间越长,土耳其的表现越明显,它还是会站在逊尼派、信仰虔诚的国家那一边。土耳其内部矛盾也很突出:凯末尔派,也就是世俗非宗教派,与越来越占上风的伊斯兰派。矛盾甚至表现在街头巷尾,例如女性的穿着,从各方面来看,矛盾都很明显。但埃尔多安越来越成为一个独裁者,全权统治着这个国家,这点从新闻自由所面临的越来越大的压力上也可以觉察出来。

而军队的力量则得到了削弱,尽管它体现了现代化的力量,并作为现代化的护卫者,曾得到过国父凯末尔·阿塔图尔克的大力扶持。

最近伊斯坦布尔商界的一个代表对我说,一个企业主,如果他不遵守宗教规范,如果他的夫人不戴头巾,那么他决不会从国家那里得到合同。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征兆,但是却表明了这个曾经是东西方桥梁国家的文化的转向,也意味着它从开放社会的偏离。

瑞士-土耳其

1923年洛桑和平协议成为土耳其共和国的奠基性文件。

1925年,瑞士和土耳其签订友好协约。

1926年土耳其国父凯末尔·阿塔图尔克遵照瑞士民法革新了土耳其民法和婚姻法。

在80、90年代,因为土耳其与库尔德的冲突,库尔德的很多难民进入瑞士。

1993年在伯尔尼土耳其大使馆前,1位库尔德示威者被枪击身亡,7位受伤。据传射击者为使馆工作人员。

2003-2005年,因为库尔德问题和有关1915年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的讨论,令两国关系陷入低谷。

2003年沃州州议会承认当年奥斯曼帝国对150万亚美尼亚人的屠杀为种族大屠杀。

因此安卡拉取消了本已定好的瑞士外交部长卡尔弥-瑞的访问计划。

2007年,洛桑的法庭判决土耳其左翼民族主义者Dogu Perinçek犯有种族歧视罪。Perinçek现身瑞士后将这场大屠杀称之为“国际谎言”。

因同样原因,还有3位土耳其民族主义者得到了同样的判决。

2006年后,两国关系有所改善。2008年,至少有4位联邦委员访问了土耳其。

End of insertion

Kurt R. Spillmann

75岁的历史学家、政治冲突研究者,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安全政治及冲突研究学退休教授。

1986年,Spillmann成立了安全政治和冲突分析研究所,并领导至今。

作为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和苏黎世大学联合成立的苏黎世比较国际研究中心的主任,他在这一领域颇有名气。

自1987-1995年,他还担任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军事学系主任。

作为高级军官、安全问题政治家,他为瑞士政府和议会就安全政治问题提供咨询,并协助对瑞士军队进行重组。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