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斯里兰卡人权报告能否改变瑞士的庇护政策?

一位联合国报告称,戈塔巴耶·拉贾帕克萨总统(中)以新冠疫情为由“过度或随意限制”言论与集会自由,而且针对泰米尔和穆斯林少数群体的歧视性言论不断增加。 Keystone / Chamila Karunarathne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周二通过了一项决议,对斯里兰卡的人权状况表示严重关切,并发出收集战争罪行证据的联合国授权。此前一份措辞激烈的报告强调,不仅内战期间犯下严重罪行者继续逍遥法外,而且自2019年11月戈塔巴耶·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当选总统以来,斯里兰卡的人权状况不断恶化。该决议得到了包括瑞士在内共22个国家的支持,而瑞士是斯里兰卡人的一个重要聚居地。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23日 - 09:00

但这是否会影响瑞士的庇护政策,这份报告是否会对斯里兰卡的局势产生任何影响?

斯里兰卡内战的双方是偏向于僧伽罗人多数派的政府和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后者在北部和东部地区为泰米尔人少数派争取一个独立的家园。战争持续了大约25年,双方都犯下了严重的暴行,包括可能的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猛虎组织使用了自杀式炸弹和童兵;作为回应,政府的战术也毫不留情,特别是在战争的最后阶段。数万名泰米尔平民被杀害。现任总统戈塔巴耶·拉贾帕克萨当时任政府国防部长,他被广泛认为是2009年下令发动最后总攻,结束内战的人。

此后,历届政府都做出了关于司法追责的承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也给了他们更多的时间。2015年当选的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前政府共同提出了一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决议,并提出了过渡时期的司法路线图,但是几乎没有后续行动。现任政府已退出该决议,表示将自行开展相关程序。瑞士泰米尔侨民卡纳纳森·拉贾加纳(Kannanathan Rajgana)表示,斯里兰卡政府只是在拖延时间,同时销毁犯罪证据。拉贾加纳目前担任一家新成立的非政府组织的主席,该组织专门就人权问题游说联合国。

恐有更多人权侵犯事件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在2月24日向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会议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国内倡议屡屡未能确保为受害者伸张正义和促进和解”。她还说:“过去造成这种严重侵权行为的制度、结构、政策和人员仍然存在,而且最近还得到了强化。”巴切莱特表示,涉嫌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人依然身居要职,平民生活区域内的军事化现象与日俱增。她指出:“泰米尔和穆斯林少数群体正面临分裂性和歧视性的言论并遭到排斥,有些言论来自于国家最高官员。”

巴切莱特最后呼吁人权理事会“探索新的方式,在国际层面推动各种类型的追责”,比如将案件移交国际刑事法院(ICC),根据普遍管辖权原则在联合国其他成员国内对个人提起司法诉讼,以及“建立专案行动能力,为今后的追责程序收集并保存证据和信息”。该理事会如今给予她的办公室授权与资源来完成这项任务。

非政府组织“国际人道主义方针”(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Approach)主席拉贾加纳表示,瑞士的泰米尔人大都乐于见到这份报告。他表示:“与上次提交给人权理事会的报告相比,这份报告的谴责力度更为强烈。”令拉贾加纳感到欣慰的是,这份报告特别提到泰米尔人和穆斯林群体是斯里兰卡政府打击的目标,但遗憾的是,报告没有为改善人权状况设定最后期限。

然而,拉贾加纳认为这项决议本可以更加有力,他说:“泰米尔侨民主要认为应该进行刑事调查,重点调查2009年发生的事情。”

瑞士的关切

瑞士代表也在人权理事会上作了发言,称瑞士“仍然深为关切的是,有人涉嫌在十多年前犯下国际罪行和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但却有罪不罚”。他表示,斯里兰卡依然“矢口否认过去发生的事”,并呼吁斯里兰卡政府落实巴切莱特报告中的建议。瑞士发表声明(法)外部链接指出:“与此同时,它鼓励人权理事会采取有利于斯里兰卡受害者的新措施,为他们伸张正义。”

外部内容

审查庇护政策?

这对瑞士未来的庇护政策意味着什么?巴切莱特在报告中建议各国“审查针对斯里兰卡国民的庇护措施,以保护那些面临报复的人。若当事人面临酷刑风险或可能遭遇其他的严重人权侵犯,则应避免将其驱逐回国。”

有5万多斯里兰卡裔人生活在瑞士,其中许多人是由于25年的内战而流亡到这里的,但近年来该移民趋势还在持续。他们构成了源自欧洲以外地区的最大侨民群体,其中大多数是泰米尔族人,许多人已获得瑞士公民身份。

今年2月,瑞士难民委员会(SRC)呼吁瑞士政府根据巴切莱特的报告,重新审查其对斯里兰卡裔寻求庇护者的政策。瑞士难民委员会在一份声明(法、德)外部链接中指出:“我们认为,联邦移民事务秘书处(SEM)必须仔细分析该国局势的恶化情况,并相应调整瑞士的庇护政策。与此同时,不应将寻求庇护者驱逐出境。”

瑞士难民委员会还呼吁中止瑞士和斯里兰卡之间的移民伙伴关系(英)外部链接,“直到明确存在建立这种伙伴关系的条件为止”。2016年的伙伴关系协议包括遣返不再符合继续在瑞士居住条件的斯里兰卡人。

“尚无计划”

瑞士难民委员会的斯里兰卡问题专家阿德里安·舒斯特(Adrian Schuster)表示,瑞士对该国的庇护政策近年来不断变化。2013年,有报道称两名从瑞士遣返的斯里兰卡人被拘留并遭受酷刑,随后瑞士暂时中止(英)外部链接针对斯里兰卡人的驱逐行动。他指出,2014年政策有所改变,斯里兰卡人获得庇护变得更加容易。2015年西里塞纳当选后,次年庇护政策再次发生改变,增加了斯里兰卡人获得庇护的难度。但在2019年11月戈塔巴耶·拉贾帕克萨当选总统后,瑞士难民委员会希望重新评估庇护政策。舒斯特说:“我们认为现在是时候进行新一轮分析,从而制定新的政策了。”

当被问及瑞士政府目前的政策时,联邦移民事务秘书处表示,目前没有理由认为斯里兰卡存在普遍的危险,也没有理由认为整个族裔群体都面临危险。“因此,在瑞士无固定居所的斯里兰卡公民的遣返政策并没有改变,联邦移民事务秘书处将继续对每一个个案进行认真和准确的审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许多遣返工作被推迟,但目前尚无计划全面暂停遣返行动。”

因此,尽管瑞士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表示了关切,但其对斯里兰卡人的庇护政策目前没有改变。瑞士的泰米尔人无疑将与人权组织一起继续施加压力。

(译自英语:瑞士资讯中文部)

该故事中的文章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