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穆斯林罩袍动议捍卫女性的尊严”

瑞士人民党议员让-吕克·阿道尔认为,禁止穆斯林罩袍有助于预防伊斯兰极端化。 Keystone / Valentin Flauraud

瑞士选民今年针对右翼保守派提出的《禁止遮面动议》(Oui à l’interdiction de se dissimuler le visage)投票之时,大家都必须戴着口罩半遮面部,以保护自己免被新冠病毒感染。而瑞士人民党(SVP/UDC)议员让-吕克·阿道尔(Jean-Luc Addor)指出:“动议当中考虑到了基于卫生保健等原因的例外情况。”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09日 - 09:00

瑞士可能会效法法国、比利时、荷兰与保加利亚的榜样,禁止在国内穿戴穆斯林的罩袍(Burqa,也音译作“波卡”或“布尔卡”)和尼卡布(Niqab)。这一公民动议(多语)外部链接意图把禁止在公共场所遮掩面部写进瑞士宪法,今年3月7日选民将就此做出定夺。

瑞士政府反对这项动议,并提出了得到议会支持的相应间接反提案(多语)外部链接,建议制订法律,要求在有关部门进行身份核查时,被核查者必须露出面部。

埃格金根委员会(Egerkinger Komitee)早在2016年就发起动议禁止穿戴穆斯林罩袍与尼卡布。由众多瑞士人民党成员组成的这个委员会还在2009年提出过《禁止修建清真寺宣礼塔》动议,被瑞士选民通过。作为瑞士人民党议员与动议委员会成员的让-吕克·阿道尔认为,民众受疫情所迫虽必须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但这并不会对该动议产生不利影响。

瑞士资讯:当前人人出行都须佩戴口罩,以保护自己不被新冠病毒感染,在这种时候提出《禁止遮面动议》是否不合时宜?

让-吕克·阿道尔:大家可能这么以为,但其实并非如此。人们走在街上,还是马上能注意到穿戴穆斯林罩袍或尼卡布的女性和戴防护口罩的人之间的区别。大家马上都明白,这个动议针对的并不是口罩。而且动议里也提及到一定的例外情况,尤其是基于卫生保健原因的特例。疫情让大家看到,动议发起者已经想到了这方面的合理例外。

埃尔金根委员会设计的宣传海报(上排:停止极端化!下排:禁止遮掩面部。圆框:赞成) Comité d’Egerkingen

根据政府的估计,瑞士穿戴穆斯林罩袍的女性大概在95-130人之间。为了这么区区几人设置一道禁令,是否有些小题大做?

我很好奇,政府是基于什么得出这个数字。不错,除了个别旅游景点,瑞士确实不常见到身穿罩袍的女性。然而人们时不时还是会见到佩戴尼卡布的女性,甚至连锡永(Sion)这个瓦莱(Valais)小城都有,我就亲眼见过。

这几年来,我们注意到公共场所出现了一种带有炫耀色彩的极端化伊斯兰教形式。这种现象的一个特征,就是大街上佩戴希贾布(Hijab)的女性不断增多,有时更极端的还会穿戴尼卡布。即使涉及人数尚少,但瑞士已经存在这个问题。我们希望未雨绸缪,不要亡羊补牢。跟我们同属一个文明的法国,如今几乎到了局面失控的地步,我们不希望步他们的后尘。

swissinfo.ch

然而即使在2016年就开始实施禁令的提契诺州,至今也只发生过30几次警察干预。这种情况还是很少出现吧?

这就好比我跟您说:“说到底,谋杀案的发生机率非常低,把对谋杀的处罚写进《刑法》里有什么用呢?”谢天谢地,在瑞士穿穆斯林罩袍的情况还不多见!

而提契诺的实例正好表明对遮盖面部的禁令是有用的,因为毕竟发生了警方的干预。那里的情况也证明,并不像有人警告的那样,禁令的实施其实并不会引起特别的问题,例如跟外国产生纠纷。

动议的反对者担心它会产生反作用:被迫穿戴穆斯林罩袍的女性可能无法再抛头露面,只能待在私人空间里。是否确实存在这种风险呢?

她们的处境恰好证明,越来越多的成年与未成年女性被迫穿起某一种服饰,而这种着装要求正是压迫与束缚女性的标志。在瑞士,我们拒当压迫女性的同谋犯。我们希望保障女性尊严、促进性别平等。而左翼一些重要的知名人士也积极支持这项动议,这就是佐证。他们也明白,嘴上肯定各种原则,却因为这项动议出自右翼保守派而忘记这些原则,那么做缺乏可信度。

瑞士人民党并不是因为争取性别平等而出名。提出这项动议算不算是搞机会主义?

有人特意强调这项动议出自瑞士人民党,试图硬给它套上意识形态的枷锁,但这项动议得到了各界知名人士的支持,其中也包括左翼。在性别平等这方面,人民党做得确实不突出。然而人民党却更注重捍卫女性的尊严,这是个略微不同的概念。

“在瑞士,我们拒当压迫女性的同谋犯。”

让-吕克·阿道尔,瑞士人民党议员

End of insertion

政府提出的间接反提案(多语)外部链接要求在需要核查身份时必须露出面部。这种折中做法是否可以接受?

政府的间接反提案是在打烟雾弹。他们想做一点点事,就让人以为问题解决了。这项动议规定了很大的适用范围。而政府想给提案加上几个涉及融入和男女平等的部分,可事实上反提案回避了问题。该动议则直面问题,并提出了处理办法。这个办法已经有了,就是提契诺州已在实施的做法,大家也可以对它进行评估。

(译自法语:小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