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9年5月19日全民投票 瑞士既不当税收绿洲也不是养老天堂

Innenminister Alain Berset (links) und Finanzminister Ueli Maurer

瑞士内务部长阿兰·贝尔赛(Alain Berset,左)及金融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2月18日,在媒体招待会上推介这一投票议案的好处。

(©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2019年5月19日,瑞士选民将针对企业税改新方案进行投票,这是瑞士政府的燃眉之急,它与另一重要事项:养老遗属保险(AHV)的资金困乏,是瑞士政府的两大心病。

对于瑞士政府来说,这个5月19日呈现在全民面前的投票议案是一个组合法律“套餐”,瑞士政府称其为“非常典型的瑞士式妥协解决方法”,它涵盖了技术含量很高的企业税改及与之配套的养老、遗属保险(AHV)资助方案。

这一投票议案结构特殊:将两件分别在过往的投票中败北的重要事宜揉和在一起,组成一项投票议案组合交由选民定夺。2017年2月,企业税III号改革(USR III外部链接)遭到瑞士59%选民的否决,同年9月养老金2020(Altersvorsorge 2020外部链接)也同样以53%选民的反对而失败。

这次即将投票的提案叫做《关于企业税改与养老金资助的联邦法》,简称STAF。针对这项联邦法,各方各持己见,因此绿党、左翼各党派包括青年社会党及工会联合发起了全民公投,将决定权交予全民。

新税改与企业税III号改革的区别?

自企业税III号改革在投票箱前失利之后,瑞士政府快马加鞭,短时间内拿出了这一改革新方案,时间不等人,因为瑞士有义务遵守经合组织(OECD)条例,取消面向外企的特殊优惠税收条例。

欧盟现在将瑞士列入避税天堂的灰色区域,如果不马上动手修改相关法律,那么进入黑名单便只是时间问题。

税改与AHV资助相结合的联邦法(STAF)议案比企业税III号改革计划更加公正、透明,而基础理论则保持不变:取消有利于国际公司的税收优惠,一视同仁对待所有公司,同时提供相对较低的税率,令瑞士依然保持经济基地的优势。

Europas vorteilhafteste Steuerplätze für Unternehmen 2018

Grafik: Europas vorteilhafteste Steuerplätze für Unternehmen 2018

而针对专利、研发投入及自投资本的税务减免不能超过70%。股东从股票上的获益,要算作收入,在联邦层面缴纳70%收入所得税、州层面至少50%。

如果各州在过渡阶段为外企提供特殊条例,那么折旧费用也在减免税务的范围内。

此法还规定,联邦必须为各州税收损失提供补偿,同时也要求州对下属城镇同样予以适当财政弥补。

为什么将这一企业税改革与养老、遗属保险揉在一起?

合二为一的解决办法,是政治上让步的结果,这是在瑞士史无前例的做法。因为企业税改如果成功的话,会给瑞士政府造成上10亿的税收亏损,因此政府担心遭到左翼反对及再次在全民投票中遭否决。所以政府建议引进一项社会福利计划,提高家庭子女补助。

瑞士国会在进行审核程序时,比较看好该议案对养老、遗属予以支持的有利一面:因为议案规定,企业税改造成税收亏损1瑞郎,联邦就要补给养老、遗属保险1瑞郎。

这两个议题之间的关联是什么?

该“议案组合”计划修改多条有关资助养老金的税收法规及法律文书,修改之后,因联邦提高了拨款;雇主和员工缴纳的养老、遗属养老金的提高,每年将有超过20亿瑞郎作为附加资金流入养老、遗属保险公司。

企业税改和养老、遗属保险金的资助被合二为一地成为一个议案组合。瑞士选民只能同时针对这两个议题的法律变更表态。在许多法律人士的眼中这种做法是不合理的,因为违背了瑞士的物质统一性原则,瑞士联邦司法局(德)外部链接强调,这种将企业税收条例与养老金资金揉在一起的做法,是在打边缘球,但尚在能接受范畴之内。

图表
(swissinfo.ch)

联邦和国会的看法

瑞士联邦认为这一议案组合是“为两个棘手问题找到了一条两全的解决方案”。企业税必须马上更新,这样才能不让瑞士失去“经济基地”的优势;而养老、遗属保险则需要更多的资金注入,以支付不断增加的退休人员的养老金。

联邦从前一项企业III号税改(USR III)遭否决中吸取了教训,准备为因税改而遭受税收亏损的州和地区提供更大幅度的支持。从这项议案组合中,受益的不仅是企业,还有养老、遗属保险,因为通过注入的额外资金,达到了一种社会平衡。

瑞士政府警告,如果这次税改被否决,到时候就要面对其他国家做出的应对措施,这就有可能伤害瑞士的经济利益。而养老、遗属保险的资金困乏问题就会变得更严重。

国会中尽管热情不高,但大部分议员对这一议案组合表示了支持,因为这为了两个棘手问题的一个折中之道。

瑞士人民党(SVP,右翼)、绿党(左翼)和自由绿党则反对这种组合,他们认为还是应该把两个问题分开,这样选民才能做出真正的选择。

Prognose der Entwicklung des AHV-Fonds bis 2040

Grafik: Prognose der Entwicklung des AHV-Fonds bis 2040

反对者的意见

年轻绿党是第一个起来反对新企业税改草案的党派,他们携手瑞士人员公共服务联盟(VPOD)为发起全民公投收集了61'000个公民签名。

反对者认为这项议案简直就是企业税III号改革计划的翻版,指责政府不尊重民意,他们觉得这一改革是为大公司及其股东献礼,而将负担转嫁到政府肩上,而政府只得减少社会福利。

反对者感到遗憾的是,瑞士依然在为国际大公司提供避税方便,他们虽然承认,养老、遗属保险的确得到了资助,但同时指出,这并未带来“社会平衡”,因为退休人员不会得到比以往更多的养老金。而将养老金改革附加在公共服务身上,这种做法其实是不能接受的。


(翻译:杨煦冬)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