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蜂群是否意味着摒弃传统?

swissinfo.ch

瑞士的蜜蜂要面对许多生存威胁。专家提出了一些更注重蜜蜂福祉而非蜂蜜产量的新主意,但这些主意可能不容易被传统蜂农接受。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约有1.8万名蜂农和16.5万个蜂群,其密度达到每平方公里4个蜂群,高过其他欧洲国家。德国的蜂群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9个,法国为2.5个,英国仅为1.3个。瑞士的为2014年数据,其他国家的则为2010年数据。(来源:Agroscope)

End of insertion

蜜蜂和野蜂完成了80%的植物授粉工作,因此它们在食品生产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但栖息地的消失、疾病与杀虫剂都在威胁着这种益虫的生存。

“蜜蜂比其他任何昆虫都更能俘获我们的心灵,使我们从感情上与大自然的奇迹与奥秘产生连接。” - 托马斯·西利

End of insertion

多年来一群美国(英)德国生物学家(多语)极力主张,如果蜂农的做法能更贴合野蜂的生活习性(英),那么蜜蜂就可以更好地自我保护。这方面的最新出版物就是杜宾·席费尔(Torben Schiffer)的《养蜂的演化》(Evolution der Bienenhaltung)。

然而他们的主意不太受瑞士蜂农的欢迎,后者正在呼吁更多证明其功效的科学证据。瑞士蜂农指出,做出对蜜蜂更友好的调整往往成本更高,实施起来不容易或者不现实,还可能令蜂蜜减产。

处理寄生虫

影响蜜蜂健康的一大挑战是瓦螨,一种源于亚洲、外形似螃蟹的螨虫。蜂农该怎样处理这种寄生虫?

食品科技农业研究所蜜蜂研究中心(Agroscope Bee Reserach Centre,多语)研究员让-达尼尔·夏里埃(Jean-Daniel Charrière)透露,大多数瑞士蜂农使用甲酸和草酸来控制瓦螨。但瓦螨对这些合成物质正在形成抵抗力。

席费尔等生物学家担心这类替代性化学品都会伤害到蜜蜂。根据德语报纸《弗里堡新闻》(Freiburger Nachrichten,德)的报道,他今年3月在弗里堡州(Fribourg)农业研究所讲话时曾把瑞士的养蜂与集约工厂式养殖相比。“既想利用蜜蜂又想保护蜜蜂,我们无法两者兼顾,”他说道。他还详细介绍了自己针对特定物种、不加处理的养蜂方式的想法。

瑞士蜂农组织BienenSchweiz(多语)的会长马提亚斯·格蒂·利马赫(Mathias Götti Limacher)表示:“我们非常感谢新的主意。但我们在提出实用建议以前,必须明确这些主意有广泛的科学依据。”

改良蜂巢

一些科学家主张先行除灭易遭瓦螨寄生的蜂群,从而淘汰对瓦螨缺乏抵抗力的蜜蜂,并预防这种螨虫大量扩散到其他蜂群。但瑞士并不推荐这种做法。养蜂培训员伊莎贝尔·班迪(Isabelle Bandi)认为,对所有蜂群采取不加处理的方式过于剧烈,也会威胁到授粉,她的看法是蜂农应该首先改善蜜蜂的生存条件。

有抵抗力的蜜蜂

2019年,一支由瑞士蜂农组成的代表团去威尔士做实地考察,那里有数片地区的本土蜂群在与外界隔绝的环境下生存,它们经历进化以满足当地的条件,似乎不容易得病。通过饲养更多这种具有天然抵抗力的蜜蜂,威尔士蜂农希望能够扭转瓦螨滋生造成的蜂群衰退。

这趟旅行给了瑞士蜂农一些对付寄生虫的新想法,但瑞士蜂农组织反对进口蜂群,认为养蜂应当适应当地条件。格蒂解释说:“我们不能仅仅从威尔士进口蜜蜂,仿效他们的养蜂方式。”

为了降低遭瓦螨寄生的蜜蜂交叉感染的风险,一些科研人员主张在蜂巢之间留出30至50米的距离。但此做法在瑞士这种蜂群密度高、采用传统养蜂方式(即蜂巢就近叠放,所有蜂群都沿袭相同飞行路线)的国家很难实现。

班迪这样安排她的蜂巢。

格蒂认为:“我们的前进目标是养蜂开发的典范,而非背道而驰。”班迪补充说:“在培训当中,我们必须引入更贴合大自然的养蜂建议。每位蜂农个人想实现的目标则是另外一回事。”

杀虫剂危害

农业使用的化学品对蜜蜂造成的威胁目前正在通过政治层面来解决。2019年一个蜂群问题议会小组得以设立,自2013年起瑞士还禁用了3种用于玉米和油菜籽等作物的杀虫剂。2014年的蜜蜂健康国家行动计划增加了一些条款,以减少杀虫剂对农作物附近的蜂群造成的危害。还有两项反对使用杀虫剂的人民动议被提交给政府。一项动议要求禁用一切可以杀死蜜蜂的人造杀虫剂。另一项名为“洁净水,为人人”(Clean Water for All)的动议则要求将来只向不使用杀虫剂的农民发放补贴。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