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為什麼說您可能已經生活在智慧城市中

瑞士溫特圖爾市致力於降低能源消耗。 Keystone / Luca Zanier

路燈壞了?通過app上報。城市樹林裡的樹木發生病蟲害?派無人機來檢查受損情況。快遞卡車太多造成市區擁堵?打造最後一公里物流中心,使用自行車和電動車派件。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09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城市利用科技改善居民生活的理念在全球範圍大行其道,巴塞隆納、哥本哈根、新加坡等城市在智慧城市排名中名列前茅。瑞士的蘇黎世和日內瓦,以及溫特圖爾(Winterthur)這樣低調的城鎮也榜上有名。

溫特圖爾是蘇黎世以北約半小時火車車程的小城市,城市智慧升級是為了實現可持續發展。

什麼是智慧城市?

正如IMD智慧城市指數(英)外部链接所展示的那樣,智慧城市“利用科技改善生活、促進社會和諧,承載了人類最美好的願望;但有些人擔心,智慧城市就是人工智能和自動化設備構成的一座樊籠,人們的一舉一動都會受到控制”。

根據其2019年的排名,智慧水平最高的10個城市依次是:新加坡、蘇黎世、奧斯陸、日內瓦、哥本哈根、奧克蘭、台北、赫爾辛基、畢爾巴鄂和杜塞爾多夫。該報告共考察了102個城市。

End of insertion

在瑞士聯邦能源辦公室的支持下,溫特圖爾對其能源使用模式進行了分析。降低能源消耗是這個約11.5萬人口城市的一項關鍵目標。

“我們開發了一款app,它可以向家庭提供能源消耗回饋,以便他們跟踪和降低自身的能源消耗,”溫特圖爾智慧城市部門負責人、蘇黎世應用科技大學(ZHAW)教授維森特·卡拉比斯(Vicente Carabias)解釋說。在社會節電項目(Social Power Project)的試點階段,項目中家庭的能源使用量下降了8%以上。 “現在我們正在進入第二階段,在這個階段當中我們還可以和其他城市一較高下。”

外部内容

一路綠燈

溫特圖爾也是今年9月初瑞士綠色經濟研討會(SGES2020,英)外部链接的舉辦地,打造智慧城市是本次活動的關注重點。

在SGES2020的伙伴國荷蘭,阿姆斯特丹物流城市樞紐(Logistic Cityhub)希望在2022年之前實現市中心物流的集約化和低碳化。其中一個想法是用快遞電動船代替快遞卡車,充分利用該市四通八達的水路網絡。

荷蘭的斯海爾托亨博斯市也稱登博斯市,它希望通過推廣兒童和老年人都測試使用過的app,成為一個面向未來的騎行城市。

登博斯市長傑克·米克斯(Jack Mikkers)表示,使用數據意味著騎車人永遠不用在紅燈前停下來,當騎車人靠近時,某個app會通知交通信號燈系統。溫特圖爾也希望藉助一款app來改善基礎設施,這款應用能夠記錄騎車人和行人的行踪,同時能將他們的個人數據進行匿名處理。

密切追踪

荷蘭公司Argaleo擁有豐富的經驗,可以實時監控行人交通,並在疫情期間使用數據對人員密度進行可視化處理。正如公司老闆杰羅恩·斯滕貝克(Jeroen Steenbakkers)解釋的那樣,該公司使用的是匿名數據,因此無法辨識監控對象的具體身份。

外部内容

另一種在街道上採集數據的概念模型可通過安裝在車頂的“智能盒子”來實現,它主要用來採集空氣質量、光污染和建築能效等方面的數據資訊。

ENGIE Services公司業務發展負責人讓·皮埃爾·莫雷利(Jean-Pierre Morelli)指出:“你可以使用一輛垃圾車,開到每條街道上去。”該公司致力於開發低碳能源解決方案,並與琉森應用科技大學合作,推出了智能盒子的概念。

貨運單車是城市快遞服務的實用交通工具,圖為巴塞爾市區及其主火車站。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衡量智慧水平

“我認為所有城市的智慧水平都在提高。顯然沒有哪個城市自甘落後,”米克斯戲謔地說道,並指出登博斯為該市第一所數據專科學院--希羅尼穆斯數據科學學院(Jheronimus [Bosch] Academy of Data Science)感到自豪。

卡拉比斯發現,城市可以通過排名了解自身的智慧程度,排名結果往往具有激勵作用。 “競爭總能讓你更具創新性。如果你的城市落後於另一個城市,你可以看看其他城市在哪些方面做得更好,並思考自己能否實施類似的活動或措施,”他表示。

瑞士的智慧資源

今年近半數的瑞士城市參與了首次瑞士智慧城市調查(德)外部链接,其中46%的城市願意對自身的智慧化水平進行單獨評估。他們還可以在瑞士智慧城市中心協會(Smart City Hub Switzerland Association,德)外部链接中找到志同道合的城市。該協會成立於2018年,目前會員包括13個城市以及瑞士郵政(Die Post)、瑞士聯邦鐵路公司(SBB)和瑞士電信(Swisscom)。另一個團體是智慧城市聯盟(SmartCity Alliance,德)外部链接,它有50多個企業會員。

End of insertion

然而,這些排名往往聚焦於大城市,這些城市通常擁有更多的資源來制定策略。因此,菲利普·阿諾德(Philipp Arnold)在就讀蘇黎世應用科技大學(ZHAW)時所做的碩士論文中,決定創建一個適用於中小城鎮的智慧化評價指數。他著眼於美國城市和氣候策略家博伊德·科恩(Boyd Cohen)在“智慧城市之輪”中定義的幾大領域:經濟、環境、政府、生活、交通和人口。

“我們的目標是讓各城市了解其他城市在某一特定區域內的領先優勢,這樣也許他們可以走訪交流,學習借鑒相關的經驗,”曾在SGES2020活動上獲獎的阿諾德解釋說。

瑞士諮詢公司Bluehub的可持續發展部門主管丹尼爾·克雷布斯(Daniel Krebs)則認為,競爭意識也可能成為絆腳石。 “在本應該開展合作的時候,城市往往表現的十分自負。我認為,如果各市政府能夠加強合作,那麼我們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克雷布斯認為。此外,政府監管部門也需要配合實現智慧城市領域的目標。

瑞士能源辦公室的烏爾斯·梅里(Urs Meuli)表示,應該鼓勵更多的自發行動,而不是靠政府規定。但他指出,“2030年前的目標是讓所有城市都參與”這項國家計劃,支持市政部門努力打造智慧城市,同時找到通往“2000瓦社會”的道路--這是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THZ)提出的概念,旨在將每人每年的能源消耗控制在2000 瓦,即世界平均能源消耗水平以內。目前瑞士的人均年能源消耗水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倍。

時機已到

面對諸如氣候變化和新冠疫情之類的危機,許多人都認為,智慧城市建設的時機已到。

為遵循2015年的《巴黎協定》,包括瑞士在內的許多國家都為自己設定了到2050年實現零排放的目標。同時,瑞士政府希望在2030年前將全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半--這是聯邦二氧化碳法規定的目標。

然而,這個阿爾卑斯山國家已經落後於計劃。聯邦環境辦公室報告稱,瑞士很可能無法實現2020年排放量相比1990年減少20%的目標。

不管國家和城市在實現智慧化和可持續發展的征途中處於哪個階段,荷蘭駐瑞士大使赫達·薩姆森(Hedda Samso)都強調了分享最佳實踐和困境挑戰的重要性。 “我們需要綠色的復甦。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們必須重建一個更為美好的家園。”

该故事中的文章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