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考古:地下埋着的城市史

巴塞尔城市赌场音乐厅下的挖掘现场 zvg

层层累积的城市史:瑞士大城市里每一处新的建筑计划都要先由考古学家过目,如果涉及到历史遗迹,那他们就要出动了。仅巴塞尔就挖掘出了3000多处遗址。让我们以巴塞尔为例,看看地上、地下两笔绘就的瑞士城市吧。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08日 - 09:00
Jakob Schönhagen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Guido Lassau的工作岗位很有吸引力。今年57岁的他是巴塞尔州考古地层学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虽然世界上还有许多其他的考古天堂,但在巴塞尔工作已经很令人兴奋了,”这位自2002年起就在瑞士北部工作的考古学家表示。他强调说:“巴塞尔老城的出土文物具有国家级的重要意义”。

不夸张地说:挖出来的文物如果放到其他地方,或许会成为热点,甚至让施工暂停,但对巴塞尔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例如在德国南部的Rottenburg,90年代初建筑工人在修建停车楼时发现了古代遗迹,并挖掘出了南德现存最大的古罗马式厕所设施。当时还奉行实用主义,Rottenburg干脆就在新建停车楼的下面修了个博物馆,直至今日它依然是这座小城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

地下世界被很好地记录下来

在巴塞尔这样偶然的发现很少见。“我们已经发掘出3000多处遗址,”Lassau解释说:“但很少影响到建筑项目”。这首先要感谢良好的档案工作:因为19世纪当巴塞尔人新建城市的时候,对老地图进行了详细地复制,而且中世纪主教府的诸多历史资料也很翔实。


教堂山(Münsterhügel)的挖掘地 zvg


在此基础上巴塞尔很早就开发出了内容丰富的数据库。“自1962年起便开始了考古学的地层研究,”Lassau解释道:“所以我们能相对准确地说出,哪里的建筑项目可能会与潜在的考古遗址发生冲突”。

Claudius Sieber-Lehmann是巴塞尔大学中世纪史的编外讲师。他知道考古学的地层研究对历史学家来说有多重要:“它可以在原始资料比较欠缺时帮助我们。基因研究和技术革新为人类获取全新的知识打开了大门。”

1814年传染病留下的痕迹

例如通过对巴塞尔前兵营地带的挖掘,以及对2019年出土的骷髅进行研究,综合已掌握的情况便可确认:1814年春,拿破仑大军在班师回朝的时候曾在这座莱茵之城扎营,并给当地带来了斑疹伤寒。那时有3万余名士兵在巴塞尔宿营,几千人死于高烧。传染病也在市民中间爆发出来,夺去了5%当地人口的性命。

当时护城壕里面的万人冢。1814年的巴塞尔受到斑疹伤寒的侵害。为了尽快埋葬大批死者乱葬坑应运而生,目前已挖掘出28具骸骨。 zvg


有了这些考古证据,历史学家便可以较完整地还原出这座城市的历史。公元前200年凯尔特人在莱茵河畔修建了第一处聚居点。之后不久,罗马人在巴塞尔现在的城区建立了殖民地。“Basilia”(巴塞尔)这个称呼的首次出现,与公元374年罗马皇帝Valentinian在“莱茵河膝盖”(即巴塞尔所在地)的停留有关。

当巴塞尔还是瑞士最大的城市时

公元8世纪巴塞尔成为主教府所在地,并修建了第一座大教堂,很快它又有了第一道城墙。“这为巴塞尔几百年雄踞瑞士最大的城市奠定了基础”,历史学家Sieber-Lehmann说。1460年,瑞士的第一所大学在这里敞开大门。作为商贸的水陆转运地,以及之后的印刷中心,这座城市赢得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1501年,巴塞尔市加入了瑞士联邦。

“19世纪后半叶巴塞尔也经历了典型的工业革命起飞,”Sieber-Lehmann说。它的人口在短时间内增长了一倍。随后在20世纪又成为瑞士北部的制药和金融中心。二战后这两个产业极大地推动了巴塞尔市的经济繁荣。

在人口增多、经济繁荣之地,建筑业也会持续地兴盛起来。因此Guido Lassau和他的团队忙于审阅这座莱茵河城市的建筑计划。随着每一处建筑的动土、每一处新的考古发掘,我们对这座城市的历史也知道得越来越多。这似乎永远循环不断,让巴塞尔地上、地下两块土地的积淀,正一点一点被发掘出来。

知识版图逐块扩大

在巴塞尔郊区Riehen,4月份又开始在1万多平米的土地上进行考古挖掘,出土文物可追溯至青铜器时代。“因此从考古学的角度来说,巴塞尔是瑞士被研究最多的城市,”这位搞地层学研究的负责人不无骄傲地表示。如前所述,Guido Lassau可不会很快就觉得自己的工作无聊。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