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沙龍停業性工作者無家可歸

從3月16日聯邦公佈防疫封鎖措施之後,瑞士性工作者不再允許工作,她們也就沒了收入。 Anne-Camille Vaucher

自從3月16日瑞士實行防疫措施以來,世界上最古老的職業-性交易在瑞士受到禁止。沒有收入,這些在瑞士合法工作的性工作者們陷入困境,有些不得不潛入地下成為黑戶。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19日 - 09:00
凯蒂·罗米, 帕特里茨雅·伊斯拉斯(合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阿列珊德拉是瑞士法語區的一位性工作者,這些日子還一直有人撥打她的應召電話,當她提醒電話另一端的顧客,從3月16日起,為了阻止新冠病毒的蔓延,政府禁止性交易時,經常有人勸她違法。

阿列珊德拉非常生氣,她說:“這些人完全沒有責任心。我在政府發放防疫措施之前就停止工作了,我無法承擔感染新冠病毒的後果,我不願傳染給家人,我的父親有糖尿病,他屬於高危險群,如果他染上病毒,後果難以設想。”

"如果我不能在一個朋友那借宿,我就要睡在大街上了"。卡羅

End of insertion

新冠病毒的蔓延令瑞士的性工作者陷入困境,但是與她的同事們相比,阿列珊德拉還算幸運,雖然她失去了全部收入,但是她還有地方住。 “我和男朋友住在一起,我們暫時還過得去。”

瑞士大多數性工作者在沙龍裡工作和生活。 “沙龍關門以後,我有幾個同事已經無處可住,還有一些回她們的國家,匈牙利、摩爾多瓦或者羅馬尼亞了。也有人在男朋友或者顧客那裡暫住,”阿列珊德拉說。

在瑞士性交易是合法經濟行為,收入要納稅。按說發生了大流行病,政府採取防疫措施影響了性工作者工作,在瑞士有居留許可的人應該能得到補貼。阿列珊德拉就屬於這個範圍,“我想我會去申請,”她說,儘管她看起來並不清楚應該怎樣申請。

卡羅的情況就不一樣了:他從拉丁美洲來,3年前來瑞士從事性工作。因為他的居住許可沒有及時延長,所以無法申請職業補助。

“如果我不能在一個朋友那借宿,我就要睡在大街上了,”卡羅說,他只會講西班牙語。等一切恢復正常之後,他還要把房費還給朋友。

被迫走入地下

卡羅和阿列珊德拉都找到了臨時解決辦法,而其他深陷困境的性工作者卻不得不非法繼續工作。卡羅的同事還在接待老顧客。阿列珊德拉也有認識的同行女性在家接客,“我在網上總能看到這樣的廣告,”她說。

某些網絡平台在疫情期間取消了性服務廣告,比如瑞士KXY網站就鼓勵性工作者開展電話色情服務。

 >> 瑞士電視台SRF也對新冠疫情危機時期,性工作者的境遇進行了報導。

外部内容


瑞士法語區沃州的一個性工作者救助協會Fleur de pavé擔心,受疫情影響,生活遇到困難的性工作者會潛入地下。

“潛藏得越深,就越危險,除了新冠病毒的威脅之外,性工作者們還要面對暴力或者疏於保護健康對他們帶來的傷害,”該協會副主席Sandrine Devillers說。

恥辱和貧窮,雙重懲罰

為了避免發生惡性事件,Fleur de pavé救助協會走上洛桑街頭,這樣他們才能接觸到性工作者們,勸他們按照政府的指示辦事,並了解他們的需求。但是那些在家性交易的人就很難找到了。

救助協會的電話總是響個不停,“我需要些吃的東西,”電話另一端傳出無助的聲音。 “我們與一些提供食物和住處的救助組織有聯繫,能為他們解決吃住問題,我們還會幫他們與相關政府部門取得聯繫,幫助他們做一些文件上的工作,”Devillers說。

不少性工作者只有90天的申根簽證,語言的障礙讓她們無法求助,得到應有的幫助,但這還不是全部。

“社會對她們很歧視,這令她們羞於尋求支持-比如去救濟點領免費的湯等,”Fleur de pavé協會副主席說。

Devillers估計,大多數在瑞士性交易的性工作者無權申請職業補助,那些能拿到補貼的,也需要等一段時間才能領到錢。 Fleur de pavé和其他類似救助組織,發起了一個捐款活動,用捐來的錢為性工作者們解決燃眉之急。

大街上的女性

而瑞士的性工作者們還有好長時間見不到曙光,“性交易可能將是禁止時間最長的職業,”Devillers預計。而拖得時間越長,情況可能就越糟,最大的是住宿問題。

許多性工作者住在沙龍老闆為他們提供的宿舍裡,她們為此繳納租金。而現在這些沙龍因為疫情關了門,有些沙龍主出於好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免費讓他們繼續居住,而遇到堅持原則的沙龍主則無法再繼續居住。

"社會對性工作者很歧視,這令她們羞於尋求支持-比如去救濟點領免費的湯等,"

Sandrine Devillers

End of insertion

Loïc是布勒(Bulle)一家沙龍的老闆,他收留了兩名滯留在瑞士的女性:“她們來自羅馬尼亞,住在德國和意大利,因為邊境關了,她們不能回去。一名女性剛剛來我這裡工作,還沒有任何積蓄,所以我為她提供食宿,她們兩個都可以住我這裡,直到情況緩解。”

疫情剛開始的時候,Fleur de pavé協會就給沙龍老闆們寫了信,希望他們能為性工作者們提供免費住處。 “但是這樣的情況能能堅持多久,則很難說,”Devillers說,她能想像,不久就會有無家可歸的女性來協會敲門。

“沒辦法,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在危機時期總是受影響最大的人,”Devillers最後說。

外部内容


遠程性交易是解決辦法嗎?

Fleur de pavé救助協會鼓勵性工作者們從事網絡服務。 2018年該協會與一個日內瓦的同類組織一起推出了一個 "Call me to play"網頁,這裡可以免費刊登性服務廣告,網站由聯邦資助。

在這個網站上,性工作者可以通過私密論壇相互聯絡或者從救助組織那裡獲得資訊和幫助。

該網站只提供通過攝影機或者電話的性服務。在這個特殊頁面(speziellen Seite),顧客和性工作者們可以了解遠距性服務。

”我們還設立了一個板塊,上面是性工作者們應該知道的工作須知及怎樣設立帳號等內容,“性工作者救助協會Fleur de pavé副主席說。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