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大麻在瑞士的善与恶

大麻商店中出售的成品大麻烟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自2011年起,轻量大麻在瑞士开放合法销售,大麻​​商品的多样化与使用人口增加。蒸蒸日上的市场可见,大麻已从不同方面进入瑞士人的生活,是毒品、药品、或是食品,在瑞士有界限。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06日 - 09:00
方常均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大麻含量与界定

大麻整株植物中,成分为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THC); 大麻酚(Cannabinol; CBN)、大麻二酚(Cannabidiol; CBD)。其中会引起幻觉的重要成分是四氢大麻酚(THC),此成分存在于大麻的花、树脂及叶子中。这些物质在产品中的含量,因各国的法规不同,而有毒品、药品和食品的差别。

可合法贩售的轻量大麻定义(英)为外部链接:四氢大麻酚(THC)成分含量百分之0.3以下视为合法。目前随着大麻市场与接受度愈来愈广,合法含量为百分之一。超过百分之一含量的大麻,仍然视为非法,持有超过10克,就可以罚款100法郎(英)外部链接,但是有医疗需求的人,可以向联邦政府申请使用。

在瑞士走到轻量大麻合法化的过程中,也有过各州分治的混乱阶段,道德、医学与犯罪等各种角度意见不一的情况。成瘾物质的含量是科学上的标准,而持不同态度的团体则有各自的标准,合法之后人民的意见仍分歧。

大麻多元使用的讨论

瑞士大麻疗法专家Rudolf Brenneisen在一篇采访中表示,大麻在使用上,应该将会引起幻觉的大麻和对病患有利的大麻区分。目前在瑞士取得药用大麻的核准过程太过复杂,因此大多数人选择自行治疗,也就是在家中种植大麻或者通过非法管道进行购买,这种现象令人难以置信。

随着合法化,资讯公开,不含成瘾物质的大麻食品也偶尔可见并有销路,如烹饪用油、面条、茶叶、罐装咖啡等食品和含有大麻成分的香烟也带动销售。大麻在瑞士已渐渐摆脱了毒品的形象,不同产品也有市场分众的年龄层区别。一位在法语区的大麻产品专卖店的售货员表示:“老年人因睡眠问题而购买轻量大麻油是我的一大客户群。”

目前瑞士大麻相关研究

瑞士跨法语与德语区的大型研究计划成瘾物质使用情况及其危险因子世代研究(C-SRUF, Cohort Study on Substance Use Risk Factors 法)外部链接曾与瑞士国军合作,针对5987名瑞士青年役男的毒品使用经验进行研究。

从受访者的经验中得知,21岁前的年轻人成瘾物质的使用是一种普遍而稳定的行为。成瘾物质中(英)外部链接,大麻的使用率为36.4%,其他非法药物如摇头丸则是3.7%,而古柯碱为3.2%。虽然同侪压力与药物使用的增加有关,但参与俱乐部或社区活动也会产生有益的影响,比方多从事体育活动可以减少毒品的使用机会。

但成瘾物质中,酒精类的产品则是例外,因为通常群聚喝酒看比赛或是比赛结束后一同饮酒庆祝。研究成果也显示(英)外部链接,年轻男性是否饮酒,也容易受到政策的影响,如酒精饮料的价格或酒精贩售地点的密度。

此研究因女性从军者人数过少,而有性别的限制。然而,瑞士人很年轻就接触成瘾物质却是研究结果所呈现的事实。

瑞士乡间的大麻田 作者提供

18禁却禁不了青少年

瑞士医学周刊中的瑞士毒品研究论文(多)也指出,烟、酒和大麻等18岁以下的违禁品,孩子们接触的机率也很高。

根据研究(英),有36%的受测者,在13-18岁时曾经尝过大麻让人嗨翻的经验,28%的受测者在这个年纪开始每天抽烟,而82%的受测者则在这个年纪就曾经第一次喝醉。随着年龄渐增,这些18禁的产品使用率渐渐下降,而不变的是违禁品排行榜前三名为:酒、大麻、香烟。

从家庭教育的角度看大麻

公共卫生专家蔡黛华博士,带读者从家庭教育的角度理解大麻对孩子的影响。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官方对青少年有什么保护措施?父母能做什么?

蔡博士: 瑞士政府对毒品的态度,是多管齐下四大支柱的系统,也就是:预防、戒毒、减害和监督的四个作法,针对毒品,大麻也适用。

从研究中,我们知道首次使用大麻的年龄最早可能在12岁之前,这个让为人父母担忧。父母及早积极教育对孩子,有一定程度的影响。若仅仅告知或禁止孩子使用药物可能是不能达到有效预防。

瑞士吸食大麻不负刑事责任,青少年想尝试,朋友凑着一起抽。因为我们无法调整小孩的环境跟朋友,且说教对孩子没有用,所以父母得懂得自我调适。倾听,让孩子了解毒品的负面影响极为重要。有研究显示(英)外部链接,宗教信仰上的教育也能保护孩子减少接触成瘾物质的机会。

您觉得大麻合法化对孩子来说,是好是坏?

大麻跟香烟都可能会成瘾,伤害孩子的健康,目前的管制对香烟很松,但大麻却有严重罚则。

由于各国对大麻的开放和管制不一,大麻相对容易取得。在持有大麻是违法的国家,年轻人因好奇而尝试,为此入狱留下前科。结果在牢中与更严重的罪犯关在一起,造成出狱后一辈子在毒品与监狱之间轮回,一生就毁了。人们对成瘾物质的使用会因年纪而有所节制和降低,在大麻合法化的国家,年轻人不必因为年少的无知而背着前科一辈子。

但是合法化的国家,大麻使用的情况普及,导致成瘾的人口百分比也增加,造成社会负担。合不合法各有利弊,关键在于如何教育大众,让大麻变成一种资讯公开透明的产品。了解之后,不会那么好奇,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瑞士大麻使用者经验

大麻并非灵丹妙药,三位受访者说明他们使用大麻产品的经验。

在瑞士的台湾研究生麻麻子(化名)自大学时代经朋友介绍开始接触大麻,烟龄约五年。他说:「我曾非常依赖酒精或是尼古丁,后来转为抽CBD或THC后,对酒精和尼古丁的需求大幅降低,几乎不再使用。」

他解释:「我对成瘾物质的认识,大麻的成瘾性比以上两者都低,使用份量较小,对人体的伤害较低。虽然是从一个瘾,转换到另一个瘾,实质上「正向」的帮助不大。我会小心介绍给过度依赖酒精或是尼古丁的朋友,推荐使用CBD,毕竟在瑞士或很多国家合法,较好获得外,在道德观上也会比较能接受。我是希望他们在短时间内找到替代方案,能至少让身体的负担小一点。 」

对麻麻子来说,大麻属于日用品,他会控制在晚间,事情都做完再使用,即便用了也不影响专注力。每个月大约花费10-20法郎,他补述:“在台湾持有大麻是违法的,一克的价格约是瑞士的四倍。”

45岁的瑞士人Matina最早是因为睡眠品质差和失眠开始使用最轻量的大麻油(CBD Oil),她说:“我用的第一周效果出奇好,睡前一个小时服用3-5滴就能帮助我慢慢入睡。而且第二天起床后,精神饱满,昨日的疲劳完全消失了。对一个长期失眠的人来说,好好睡上一觉是天大的祝福。”

但第二周之后,她喝了8滴还不见效,于是自觉不应该对大麻油产生依赖。她解释:“我想持续睡眠品质,就开始喝帮助放松的大麻茶,就是晚饭后泡茶来喝,慢慢让自己放松。现在市面上助眠的大麻产品是天然有机的产品,不是药物,我不能期待一用马上入睡。”

当笔者问到是否会改抽大麻时,她答:“我吸过一次,但是因为没有吸烟的习惯,大麻没吸进去,感受不到传说的神效。我明白,睡眠质量不佳的主因来自生活的压力,早上需要咖啡帮助自己醒来,晚上则需要大麻产品来帮助我入眠,现代人的生活就是充满紧张和矛盾。”

38岁的德国人Anna,一次受安眠药的副作用控制,完全不省人事,被这样的经验吓到后,而决定放弃服用安眠药。她说:「我参考了茶和油,决定用大麻油。喝茶的速度缓慢,油几滴之后就见效。现在只要是失眠的夜晚,我就会用上几滴,连续做恶梦的状况也消失了。隔天神智清醒能正常工作,对我非常重要。」

没有抽烟习惯的Anna目前也没有吸食大麻烟的打算。

轻量大麻合法后,加上各式产品问世,接受度大增。据报导瑞士在2045年,会将近有一半的人至少吸食过一次大麻,而经常吸大麻的人数也将增加。轻量大麻被视为与烟酒等量的成瘾物质,人们也在资讯透明下,思考应该如何适量使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