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大麻在瑞士的善與惡

大麻商店中出售的成品大麻煙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自2011年起,輕量大麻在瑞士開放合法販售,大麻商品的多樣化與使用人口增加。蒸蒸日上的市場可見,大麻已從不同方面進入瑞士人的生活,是毒品、藥品、或是食品,在瑞士有界線。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06日 - 09:00
方常均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大麻含量與界定

大麻整株植物中,成分為四氫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THC); 大麻酚(Cannabinol; CBN)、大麻二酚(Cannabidiol; CBD)。其中會引起幻覺的重要成分是四氫大麻酚(THC),此成分存在於大麻的花、樹脂及葉子中。這些物質在產品中的含量,因各國的法規不同,而有毒品、藥品和食品的差別。

可合法販售的輕量大麻定義(英)外部链接為: 四氫大麻酚(THC)成分含量百分之0.3以下視為合法。目前隨著大麻市場與接受度愈來愈廣,合法含量為百分之一。超過百分之一含量的大麻,仍然視為非法,持有超過10克,就可以罰款100法郎(英)外部链接,但是有醫療需求的人,可以向聯邦政府申請使用。

在瑞士走到輕量大麻合法化的過程中,也有過各州分治的混亂階段,道德、醫學與犯罪等各種角度意見不一的情況。成癮物質的含量是科學上的標準,而持不同態度的團體則有各自的標準,合法之後人民的意見仍分歧。

大麻多元使用的討論

瑞士大麻療法專家Rudolf Brenneisen在一篇採訪中表示,大麻在使用上,應該將會引起幻覺的大麻和對病患有利的大麻區分。目前在瑞士取得用藥大麻的核准過程太過複雜,因此大多數人選擇自行治療,也就是在家中種植大麻或者通過非法管道進行購買,這種現象令人難以置信。

隨著合法化,資訊公開,不含成癮物質的大麻食品也有能見度和銷路,如烹飪用油、麵條、茶葉、罐裝咖啡等食品和含有大麻成分的香菸也帶動銷售。大麻在瑞士已漸漸脫去毒品的形象,不同產品也有市場分眾的年齡層區別。一位在法語區的大麻產品專賣店的售貨員表示:「老年人因睡眠問題而購買輕量大麻油是我的客戶大宗。」

目前瑞士大麻相關研究

瑞士跨法語與德語區的大型研究計畫成癮物質使用情況及其危險因子世代研究(C-SRUF, Cohort Study on Substance Use Risk Factors 法)外部链接曾與瑞士國軍合作,針對5987名瑞士青年役男的毒品使用經驗進行研究。

從受訪者的經驗中得知,21歲前的年輕人成癮物質的使用是一種普遍而穩定的行為。成癮物質中(英)外部链接,大麻的使用率為36.4%,其他非法藥物如搖頭丸則是3.7%,而古柯鹼為3.2%。雖然同儕壓力與藥物使用的增加有關,但參與俱樂部或社區活動也會產生有益的影響,比方多從事體育活動可以減少毒品的使用機會。

但有癮物質中,酒精類的產品則是例外,因為通常群聚喝酒看比賽或是比賽結束後一同飲酒慶祝。研究成果也顯示(英)外部链接,年輕男性是否飲酒,也容易受到政策的影響,如酒精飲料的價格或酒精販售地點的密度。

此研究因女性從軍者人數過少,而有性別的限制。然而,瑞士人很年輕就接觸成癮物質卻是研究結果所呈現的事實。

瑞士鄉間大麻田 作者提供

18禁卻禁不了青少年

瑞士醫學週刊中的瑞士毒品研究論文(多)外部链接也指出,菸、酒和大麻等18歲以下

的違禁品,孩子們接觸的機率也很高。

根據研究(英),外部链接有36%的受測者,在13-18歲時曾經嘗過大麻讓人嗨翻的經驗,28%的受測者在這個年紀開始每天抽煙,而82%的受測者則在這個年紀就曾經第一次喝醉。隨著年齡漸增,這些18禁的產品使用率漸漸下降,而不變的是違禁品排行榜前三名為:酒、大麻、香菸。

從家庭教育的角度看大麻

公共衛生專家蔡黛華博士,帶讀者從家庭教育的角度理解大麻對孩子的影響。

瑞士資訊swissinfo.ch:瑞士官方對青少年有什麼保護措施?父母能做什麼?

蔡博士: 瑞士政府對毒品的態度,是多管齊下四大支柱的系統,也就是:預防、戒毒、減害和監督的四個作法,針對毒品,大麻也適用。

從研究中,我們知道首次使用大麻的年齡最早可能在12歲之前,這個讓為人父母擔憂。父母及早積極教育對孩子,有一定程度的影響。若僅僅告知或禁止孩子使用藥物可能是不能達到有效預防。

瑞士吸食大麻沒有刑責,青少年想嘗試,朋友揪著一起抽。因為我們無法調整小孩的環境跟朋友,且說教對孩子沒有用,所以父母得懂得自我調適。傾聽,讓孩子了解毒品的負面影響極為重要。有研究顯示(英)外部链接,宗教信仰上的教育也能保護孩子減少接觸成癮物質的機會。

您覺得大麻合法化對孩子來說,是好是壞?

大麻跟香菸都可能會成癮,傷害孩子的健康,目前的管制對香菸很鬆,但大麻卻有嚴重罰則。

由於各國對大麻的開放和管制不一,大麻相對容易取得。在持有大麻是違法的國家,年輕人因好奇而嘗試,為此入獄留下前科。結果在牢中與更嚴重的罪犯關在一起,造成出獄後一輩子在毒品與監獄之間輪迴,一生就毀了。人們對成癮物質的使用會因年紀而有所節制和降低,在大麻合法化的國家,年輕人不必因為年少的無知而背著前科一輩子。

但是合法化的國家,大麻使用的情況普及,導致成癮的人口百分比也增加,造成社會負擔。合不合法各有利弊,關鍵在於如何教育大眾,讓大麻變成一種資訊公開透明的產品。了解之後,不會那麼好奇,才能解決根本問題。

瑞士大麻使用者經驗

大麻並非萬靈丹,三位受訪者說明他們使用大麻產品的經驗。

在瑞士的台灣研究生麻麻子(化名)自大學時代經朋友介紹開始接觸大麻,菸齡約五年。他說:「我曾非常依賴酒精或是尼古丁,後來轉為抽CBD或THC後,對酒精和尼古丁的需求大幅降低,幾乎不再使用。」

他解釋:「我對成癮物質的認識,大麻的成癮性比以上兩者都低,使用份量較小,對人體的傷害較低。雖然是從一個癮,轉換到另一個癮,實質上「正向」的幫助不大。我會小心介紹給過度依賴酒精或是尼古丁的朋友,推薦使用CBD,畢竟在瑞士或很多國家合法,較好取得外,在道德觀上也會比較能接受。我是希望他們在短時間內找到替代方案,能至少讓身體的負擔小一點。」

對麻痲子來說,大麻屬於日用品,他會控制在晚間,事情都做完再使用,即便用了也不影響專注力。每個月大約花費10-20法郎,他補述:「在台灣持有大麻是違法的,一克的價格約是瑞士的四倍。」

45歲的瑞士人Matina最早是因為睡眠品質差和失眠開始使用最輕量的大麻油(CBD Oil),她說:「我用的第一週效果出奇好,睡前一個小時服用3-5滴就能幫助我慢慢入睡。而且隔天起床後,精神飽滿,昨日的疲勞完全消失了。對一個長期失眠的人來說,好好睡上一覺是天大的祝福。」

但第二週之後,她喝了8滴還不見效,於是自覺不應該對大麻油產生依賴。她解釋:「我想持續睡眠品質,就開始喝幫助放鬆的大麻茶,就是晚飯後泡茶來喝,慢慢讓自己放鬆。現在市面上助眠的大麻產品是天然有機的產品,不是藥物,我不能期待一用馬上入睡。」

當筆者問到是否會改抽大麻時,她答:「我吸過一次,但是因為沒有吸菸的習慣,大麻沒吸進去,感受不到傳說的神效。我明白,睡眠品質不佳的主因來自生活的壓力,早上需要咖啡幫助自己醒來,晚上則需要大麻產品來幫助我入眠,現代人的生活就是充滿緊張和矛盾。」

38歲的德國人Anna,一次被安眠藥的副作用控制,完全不省人事,被這樣的經驗嚇到後,而決定放棄服用安眠藥。她說:「我參考了茶和油,決定用大麻油。喝茶的速度緩慢,油幾滴之後就見效。現在只要是失眠的夜晚,我就會用上幾滴,連續做惡夢的狀況也消失了。隔天神智清醒能正常工作,對我非常重要。」

沒有抽菸習慣的Anna目前也沒有吸食大麻菸的打算。

輕量大麻合法後,加上各式產品問世,接受度大增。據報導瑞士在2045年,會將近有一半的人至少吸食過一次大麻,而經常吸大麻的人數也將增加。輕量大麻被視為與菸酒等量的成癮物質,人們也在資訊透明下,思考應該如何適量使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