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男女,瑞士理髮剪刀應一視同仁

為了與粉紅色稅進行鬥爭,理髮師Nicolas Cettou決定實行男女顧客統一定價。 swissinfo.ch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9月22日 - 09:00

女性的薪酬不僅低於同工的男性,甚至在享受某些福利或服務時還要支出更多。在洛桑,一位理髮師決定採取行動,設立男女統一價格。除了此類個人倡議外,瑞士法語區消費者聯盟亦要求就“粉紅色稅”展開國家層面的調查。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1月1日起實行男女統一價。是時候從價格層面實現男女平等了。”我們可以在理髮店 “洛桑序言”(Avant-Propos à Lausanne)(英法)的櫥窗上看到。

顧客進店前就被告知:在這裡,無論男女,同樣的服務採取同樣的定價。 “價格取決於頭髮的長度”,理髮師Nicolas Cettou明確表示。

踏入理髮店前,顧客立即看到關於男女統一定價的解釋。 swissinfo.ch

在過去,理個短髮,女顧客要付90瑞郎(合90.9美金)、男顧客59瑞郎(合59.6美金)。現在,對所有人實行80瑞郎(合80.8美金)的參考價。 “在本店,服務都是一樣的。無論是女顧客還是男顧客,我們同樣都至少花一個小時進行修剪。女顧客比男顧客付得更多是說不通的。”這位洛桑的理髮師解釋道。

“一位女顧客問我為什麼幾天前她的男性朋友來理髮,價格比她便宜20瑞郎(合20.2美金)。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解釋。”
Nicolas Cettou

End of insertion

具有歷史淵源的不平等

如今看來,性別差異定價是站不住腳的。 “20至30瑞郎的差價並不少見(合144至216人民幣)”,他指出。在他看來,這種差異源頭要追溯理髮的歷史。 “過去,男士理髮確實耗時較少。他們的髮型很簡單,手動用理髮推剪就行。而女士則更多是美髮,而非剪髮。”他敘述道。女姓留平齊式髮型或理超短髮,從瘋狂年代起流行開。所以現在無論性別,修剪短髮的工作量都是一樣的。 “潮流變換,但定價沒有隨之改變”,這位理髮師觀察到。

為了與“粉紅色稅”這種令女性為同樣的商品或服務支出更多的商業做法進行鬥爭,Nicolas Cettou決定重新調整他的定價​​。與一位女顧客的討論說服了他:“她問我為什麼幾天前她的男性朋友來理髮,價格比她便宜20瑞郎(合20.2美金)。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解釋。”

強烈對比的反應

此後,理髮店流失了一些男顧客,卻收穫了一些女顧客。 Nicolas Cettou承認:“我們提前幾個月通知了顧客,並向他們解釋了我們的調整。一些男顧客不甚理解。他們覺得在我們店裡理髮價格變得太貴,就不再光顧。”而另一部分顧客則積極響應理髮師的這一新哲學,願意為推動兩性平等多付出一些。更有甚者,為支持這種做法而專門光顧該店。

三項爭取平等的法案

追隨#我也是(#MeToo)運動以及今年6月14日婦女大罷工的腳步,旨在促進男女平等的公民動議在瑞士日漸增多。瑞士資訊swissinfo.ch分別從三個不同角度發表了文章:平等與公共場(多語)平等與農業(多語)、平等與消費。

End of insertion

至於女性群體,自然是拍手稱道:“一些女性意識到了問題”,Nicolas Cettou指出。理髮店的客源中,原先約65%是女性,而現在則將近70%。 “今年年底來看,我們應該無法實現更高的營業額,但我覺得同往年相比,也沒有虧損”,理髮師認為。

正在理髮的Marine讚賞理髮店的新措施:“這是先鋒和必要的。這種價格差異讓人惱火,並且是不公平的。”她在銷售行業工作,對於所觀察到的這種不平等很有評論立場:“比如,女性化妝品的利潤也高出許多。”

按一刻鐘收費?

在競爭激烈的這個行業,服務可比性並不強。這位洛桑理髮師的賭注或許有冒險。 “一些同行吐露說他們不敢建議男女統一定價,擔心流失太多顧客”,他表示。也有人嘗試了其他方式的定價體系。 “我認識的一位理髮師採用按一刻鐘收費的模式”,Nicolas Cettou說。他完全不接受這種方式,認為無論對理髮師還是顧客而言都可能是一種壓力來源。

Nicolas Cettou在錫永(瓦萊州)的職業學校為男女理髮師們授課,並希望能使他的學生們關注到這個問題。 “我會繼續和同事們交流,以找到解決方式。”他強調說。

女性化妝品和身體衛生用品的價格通常更高。 ©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不可比:一句魔法用語

理髮業是不平等待遇非常明顯的行業。經濟類雜誌《總結》(Bilan)(法)曾估算,個中差距或能達到50%。 “但服務是難以比較的”,瑞士法語區消費者聯盟(FRC)經濟政策負責人Robin Eymann強調。營銷部門也用“不可比”來為一些商品價格上的差異進行辯解。總之,根據瑞士廣播電視(RTS)的最新調查(法)顯示,僅僅作為女性,每個月就要多花超過100瑞郎(合101美金)。

在化妝品貨架上,“粉紅色稅”的身影尤為明顯。 “我們可以看到:女性的粉紅色剃刀與男性版本的產品是一摸一樣的,但價格卻更高”,Robin Eymann惋惜道。即便FRC可以對價格進行了統計,也推動了對該問題的關注,但卻沒有採取實際行動。這也是其要求對粉紅色稅進行全國性調查的原因,希望凸顯出這個問題的重要性。

但議會卻駁斥了前社會民主黨籍議員Jean-Christophe Schwab要求政府就“粉紅色稅”進行調查的公設。 “在政治層面,遭受了一些阻礙。我們寄望於秋季的聯邦議會選舉,希望投票後,議會中女性比例得以提升,增加對這個問題的關注”,Robin Eymann表示。

小小的進步

FRC同樣注意到今年3月起,事情朝著好的方向邁出了一步。國民院通過了社會民主黨籍議員Jacques-André Maire旨在降低女性身體衛生類商品徵稅的提案(法)。該提案力主,未來將對衛生棉條、衛生巾和護墊課以2.5%的增值稅,而不再是7.7%。

這些商品原本不列為必需品,因此目前的課稅較重。然而動物蠶沙或是剪枝花卉卻可享受增值稅減稅的政策。如澳大利亞、加拿大、愛爾蘭、印度、肯尼亞、黎巴嫩、尼加拉瓜、尼日利亞和坦桑尼亞等國家,都已經取消對衛生棉條和衛生巾的徵稅。歐盟則採取寬鬆政策,允許成員國對該類產品減稅甚至零徵稅。

>> Nicolas Cettou接受RTS採訪:

外部内容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