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教”瑞士人另辟蹊径

45岁的Anita Preece-Kopp从2003年起就从事瑜伽和普拉提的独立教学工作。她在伯尔尼市Breitenrain街区有一家自己的瑜伽馆。 Www.fotogigant.ch / Felix Peter

疫情之下,许多瑞士人为了谋生都要学会另辟蹊径,见机行事。这对于他们当中的大多数来说,是一种全新经验。在这一系列文章中,我们就为你讲讲这些人如何在封锁期间求生存的故事。他们到底有哪些担忧和希望?让我们从瑜伽教练Anita Preece-Kopp开始我们的讲述。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5月03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作为个体经营者,突然之间,我和丈夫失去了所有收入来源。但是,固定的支出并没有变化。一开始,我还是不太容易能接受这个现实。但是冷静过后-花了两天时间稳定了情绪-我又重新投入工作。无论以何种形式,我们都必须往前走。

从3月16日这一天起,瑞士“静”了下来。

一夜之间,众多瑞士人面临生活的重大挑战。面对骤减的顾客,土耳其旋转烤肉店的老板月底能不能交得出店面租金?发廊老板怎么支付店员的工资?瑜伽教练在不得不关闭工作室后,怎样维持生计?

虽然瑞士的社会生活在渐渐回归正常,但是特殊时期的特殊生存之计依然还要派上好一阵子用场。

End of insertion

“作为个体经营者,突然之间,我和丈夫失去了所有收入来源。但是,固定的支出并没有变化。一开始,我还是不太容易能接受这个现实。但是冷静过后-花了两天时间稳定了情绪-我又重新投入工作。无论以何种形式,我们都必须往前走。

三月中必须歇业这件事,并没有让我很惊讶。我在此之前就考虑过关门,因为防疫措施一天比一天严格,我已经不能保证教学进度,并向学生即时发布授课信息了。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工作格外努力。但还留出更多时间娱乐或阅读。我和我丈夫必须“更新”生存之计。例如,我们建立了一套互助体系:我们的客户可以从我们这里购买瑜伽垫和普拉提垫,这也帮我们获得了一部分收入。除此之外,还有一切的行政账务事宜需要处理。

我们很快适应了这种新的情况。我从这次危机中汲取的一个重要经验就是:人们的适应能力非常强。但是,尝试新事物的愿望人人各异。从在线课程的报名就可以看到这一点。一开始我甚至都不想提供在线课程,因为网上已经有太多免费视频了。但最终,一个朋友在最好的时机说服我无论如何都要在网上开课。为了维持生活,我不得不做些什么。

但是,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学生报名了我的在线课程,网课目前的费用是20法郎,课时费也可以从学生之前买的(多次课程)卡费中扣除。可见,学生们并不热衷网课,也许是因为,在家远程工作一天后,他们不再愿意守着电脑屏幕了吧。

我也理解他们,但是,我生存取决于此。我的心就像是在乘过山车。上星期三,有近30名学生报名了普拉提课,这让我有了前进的动力。现在,我已平息了开始的恐慌情绪,这让我有时间重新处理一些悬而未决的事情。

我原来是那么期待2020年能轻松一些。2019年,我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去年一年,我都在和病魔战斗,这段经历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这不,眼下我必须再一次被迫思考自己的人生意义。

我希望我们能共同度过这场难关,大家都能走出它的阴霾。

我不知道我的瑜伽工作室(德)哪天可以重新开业,但在6月之前的可能性不大。”

外部内容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