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為永續農業發展指明了道路

杜德維勒學院研究所的一位專家說,現在是時候考慮擺脫動物的蛋白的時候了。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許多全球糧食系統薄弱的環節,該領域有望成為一個獨特的改革切入點。農業和消費品領域的頂級專家認為,在改革的道路上,需要遵循自然規律,並結合使用人工方式和高新技術。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3日 - 09:00
Clare O’Dea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位於蘇黎世附近的戈特利布·杜德維勒學院(GDI)主要從事經濟和社會研究,來自該學院的戴維·博沙特(David Bosshart)表示:“這次疫情給我們的一個教訓是,我們的糧食系統支離破碎、深陷囹圄。”

聯合國糧農組織稱,全球疫情封鎖導致國際和地方層面上的糧食供應鏈受到嚴重干擾。

政策限制導致農民無法前往市場採購動物飼料、種子和肥料,也無法及時出售商品。交通系統全面癱瘓導致易腐食品被大量丟棄,農產品價格大幅下跌。

瑞士的旅館、飯店和餐飲業幾乎一夜之間完全停擺,市集也隨之關門,導緻小商販無法接觸到客戶。

由於農民無法收成,從孟加拉國到美國等全球各地的農場都出現新鮮農產品積壓問題。同時,屠宰場的加工能力下降,各地的肉製品加工廠紛紛曝出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的消息。

走在歧路上

在由GDI組織的關於未來糧食保障的在線討論中,博沙特指出我們當前的糧食系統走上了歧路。這尤其令人擔憂,因為全球糧食系統必須不斷提高產量,才能養活不斷增長的全球人口。估計到2050年,我們需要將糧食產量提高至現在的1.5倍。

他表示,按照目前的趨勢發展下去,“森林和大草原將遭到大面積燒毀和砍伐,改造後用於耕地目的,生態系統將被徹底破壞,集約式的單一作物耕種將導致更大面積的土地退化。”

三分之一的農業用地已經退化。除了對環境造成不利影響外,農業生產對於自然界的嚴重影響必定會增加人畜共患病的風險,因為疾病會從野生動物傳播到牲畜,或從動物直接傳播到人類。

大量證據顯示,導致全球疫情的新冠肺炎病毒起源於蝙蝠,並通過中間宿主傳染給人類。

人造肉

博沙特表示,為了實現更加綠色環保的農業系統,解決方案的核心在於改變人類的飲食習慣。動物蛋白佔全球蛋白質消費總量的1/3,如今人類需要逐漸擺脫對於動物蛋白的依賴,因為畜牧業的溫室氣體排放佔全球總量的14.5%。

動物蛋白的替代品包括植物蛋白、人造肉和發酵蛋白。

在GDI組織的網絡討論會上,以色列食品科技初創企業孵化器Fresh Start的塔米·梅隆(Tammy Meiron)介紹了人造肉技術的研發進展,這種肉製品由動物組織樣本在生物反應器中生長而成。

她說:“這些技術目前還面臨大規模生產和成本控制方面的挑戰,但鑑於對此類產品的需求強勁,同時加工能力也已經成熟,因此實現商業化只是時間問題。我們將從混合製品入手,將植物蛋白與人造肉蛋白結合在一起。”

梅隆估計這些產品將在十年內被消費者廣泛接受。 “但我相信,在未來三到五年內,我們將看到首批開拓性產品在市場上小規模試水。”

都市農業

疫情還凸顯了糧食供應鏈的去全球化需求。隨著全球城市人口的持續增長,到2050年預計會有68%的人生活在城市中,而2016年僅為55%。

瑞士有機農業研究所的烏爾斯·尼格利(Urs Niggli)在討論中談到了這個問題,他表示像墨西哥城或伊斯坦布爾這樣的人口超千萬的特大城市尤其容易受到供應因素的影響。在城市裡生產食品而非從農村地區進口食品有利於減少糧食供應的外部依賴。

尼格利指出都市農業具有兩大趨勢:由市民個人進行的都市耕種活動和高科技農產品生產基地。他表示:“未來5%至10%的食物都將來自城市。”

“我們能夠在完全人工創造的環境下生產優質食品。我們將在工業建築的生產車間里和屋頂上種植農作物,同時也會在城市空曠區域開闢菜園,以有機方式生產食物。”

但是他指出,農民和食品加工商仍將是主要的食品供應商,他們必須與各個專業領域的科學家一起尋找更加綠色環保的解決方案。

他談到科學界時說:“我們擁有豐富的知識,但在具體操作上,我們很難全憑自己去優化並實現可持續的農業體系,因為這需要對農業體系具有深刻的理解。”

再見,煙熏臘腸?

尼格里指出,未來動物肉製品將在永續農業中繼續佔有一席之地,但會不可避免地出現某些變化,包括肉價上漲。

目前,全球三分之一的穀物用於牲畜飼養,主要包括雞和豬,但如此大規模的飼養無法無限期地進行下去。每年大約有500億隻雞和15億頭豬被宰殺後加工成食品。

“有朝一日我們可能會找到一種解決方案,利用我們的剩餘食物來飼養雞和豬,使得這個[行業]能夠長久存續下去,然而牲畜養殖業的規模將大大下降,因為人類會和這些動物爭奪穀物資源,“他表示。

在疫情期間,糧食浪費的問題日益突出,許多牲畜遭到撲殺,田間的農產品長期無人收割,直接爛在田裡。

聯邦環境辦公室計算得出,在正常時期,瑞士的食品消費行為每年會在瑞士本地及海外的食品供應鏈的各個環節上產生280萬噸可避免的食品垃圾。

“我們要抓住疫情危機帶來的機會,”博沙特說,“疫情後不能穿新鞋走老路,因為老方法是壞方法。不合理的糧食生產行為會導致地球“生病”,那麼健康的人類生活也就無從談起。”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