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灾害 当西班牙流感袭击瑞士时

Soldiers with Spanish flu in hospital

第一波西班牙流感来临时,驻守在西部边境的瑞士士兵遭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

(RDB)

西班牙流感于1918至1919年之间在瑞士大肆流行,成为了瑞士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事件之一。大约25000人因此离世,而被感染人群多达全国半数人口。最致命的一波疫情发生在1918年10月。

1918年7月初,疫情首次出现在阿尔卑斯山国家。流感袭击了汝拉州(Jura)的Bonfol村,这里是瑞士与法国、德国的交界处,驻守着瑞士边防部队。40-80%的前线士兵因感染而病倒。指挥官解散了大部分训练营,并将部队发派回家。流感迅速蔓延到瑞士西部,但到了九月,疫情的传播似乎中止了。

人们没有想到,第二波流感疫情很快再次爆发,而且更加致命。在1918年9月底至11月底之间,流感大规模扩散到全国各地。1919年1月,第三轮流感疫情又一次袭来,但这次的情况有所缓减,最终病毒逐渐消失。当时,人们对病毒性疾病知之甚少。

在这段视频中,我们使用了当时的影像档案,来展示瑞士人如何应对他们历史上最严重的灾难。

年轻男性受害者

除了提契诺州(Ticino)以外,在瑞士所有其它州里,男性的病毒感染者多于女性。这可能因为,通过军营和酒馆,男性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 在所有死亡人数中,60%是20至40岁之间的受害者,而且,城市中心以外地区的死亡率更高。

患者可能会在生病后几小时内死亡,他们往往突然出现口鼻出血。死者必须尽快被埋葬以预防传染。

Burying dead victims of Spanish flu

埋葬西班牙流感亡者的遗体

(Wikipedia Commons )

病人在军队设立的医院以及山区疗养院得到照顾。 瑞士红十字会提供了742名护士,其中大多数在护士学校里工作,这包括位于洛桑的源泉卫生学院(La Source 法)外部链接以及位于伯尔尼市林登霍夫(Lindenhof)的红十字会护理学院(德)外部链接。 其中,有69名护士死于流感。源泉卫生学院的幸存护士于1919年11月因其贡献而获得了军功章。

关闭设施

当时,人们无处可寻消遣场所、商业机构或娱乐设施:学校、教堂和市场都被关闭;舞蹈、戏剧和音乐会等表演皆被取消;军营和学校建筑则变成了急救医院。

人们被号召捐献毛毯和床铺,向医生出借汽车,以及提供义务服务。各种针对流感的神奇疗法出现在广告宣传里:肥皂、漱口水、鼻用药膏,甚至是清除空气病菌的吸尘器。还有谣言称,吸烟和饮酒有助于预防和治疗流感。以下为一种用于电话消毒的商品。

advertising for product to ward off flu
(Swiss Red Cross archives)

瑞士的应对措施

由于官方的应对不够充足,这场疫情将瑞士置于内战的边缘。军方医疗队被指责对瘟疫的准备欠佳,住宿、交通和药物等方面不尽人意。媒体掀起强烈抗议,为此成立了一个专门调查委员会。这虽然没有改善上述情况,但确实起到了安抚民心的作用。

尽管流感导致死亡人数很多,但帮助瑞士人牢记、反思其损失的措施却很少,比如,瑞士没有为此次事件设立纪念日。历史学家雅各布·坦纳(Jakob Tanner)在新苏黎世报(NZZ)上写道,1918年11月全国罢工后,20世纪20年代是一段国内紧张时期。他总结说:“无论这段疫情曾造成多大的破坏,当时的人们并没有多余的心灵空间来纪念这段事件。”


(翻译:谢静雯)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