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残疾人和政治权利 残疾人的参政权是瑞士民主的漏洞

Mädchen mit Behinderungen beim Fussballmatch.

瑞士残疾人奥运会:这些身患残障的女孩们也能像其他同龄人一般在足球绿茵场上纵情驰骋。但年满18周岁时,她们也同样能够投票和参与选举吗?

(Keystone)

在瑞士,受到全面监护的残疾人,并不享受投票和选举的权利。这有悖于瑞士于2014年签署的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专业人士如今正全力以赴以消除这种不平等状况。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

信息框结尾

在瑞士,只有一个群体虽拥有瑞士红色护照,却没有政治权利:他们就是存在重度且长期缺陷的残疾人,也是瑞士联邦宪法第136条中所定义的“永久性缺乏判断力”的人群。

“超级大脑”与瘫痪肢体的组合: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只能借助颈部肌肉和眼镜与人沟通。

(Reuters)

因为他们不能自理,所以受到专业机构,也就是州立的儿童-成人保护中心,简称Kesb的全面监护。该措施是由政府单方面制定的,没有重新审定的可能性。

一方面,政府的规定意味着系统性地将这一群体隔离于政治权利以外。这在瑞士联邦宪法的第136条中明确规定。

而与此同时,宪法又规定所有瑞士人均享有政治权利(见第34条)。这有些自相矛盾。

“如今的解决方案既不符合宪法也不符合国际法,”巴塞尔大学国家法教授Markus Schefer (德)外部链接说,他也是瑞士残疾人平等法方面的专家。

在国际法层面,Schefer引用了联合国残疾人公约(德)外部链接,该公约已实施9年之久,如今已有174个国家在公约上签字。瑞士自2014年起加入,这意味着瑞士也应在法律上遵守该公约。这其中包括第29条,要对残疾人行使政治权利予以保障。以及第5条,禁止因残疾而产生歧视行为。

全面监护

据Inclusion Handicap称,瑞士共有160万名残疾人。这一概念较宽泛,是指“长期具有身体、心理、智力和器官缺陷”的人。这些人不具备完成日常事务、社会交往、行动、教育/继续教育和工作的能力。这其中还包括身体有缺陷的退休人员。

当地政府对长期具有身体、心理和智力缺陷的人拥有全面的监护权利。

已公布的措施由州立的专业机构(儿童-及成年人保障机构,Kesb)单方面制定,目前没有计划重新审定相关措施。该措施意味着剥夺了残疾人的政治权利。就此一点,瑞士已违反了于2014年签署的《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

目前瑞士中央统计尚无记载,到底有多少人在瑞士处于这种全面监护的框架之内。

在沃州、日内瓦和提契诺这三个州,生活在该地的残疾公民,可向法庭申请索取自己的政治权利。但他们只享有社区及州立的选举权,不具备国家级的投票权利。

在欧盟范围内,28个成员国中近半数赋予了残疾人比较宽松的选举权利。而在荷兰、爱尔兰和芬兰,残疾人的选举权不受限制。

(资料来源:网络《明镜》)

信息框结尾

放低如婚姻前提类的门槛

Schefer批评的重点在于:全面监护的程序并未对人群加以区分,没有一项考试用于区别这些残疾人是否有能力在政治程序中形成自己的意见并表达出来。“我们知道,残疾人做到这点往往很难,但也并非是绝对做不到的,”Schefer这样说。

瑞士残疾人总协会(Inclusion Handicap德外部链接)的Caroline Hess-Klein也对这项措施持批评态度。该协会权利平等部门的这位主任要求,允许接受全面监护的残疾人享有政治权利的门槛要尽可能地低。

比如有意识地降低婚姻的门槛:“婚姻是最个人的一项权利,应该对所有人敞开大门,联邦法庭规定的,大概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就可以了,”Hess-Klein说。

报告关于阴影中的人

Inclusion Handicap最新发行的首部《阴影报告》(德)外部链接,介绍了瑞士在贯彻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方面的情况,并列举了多个残疾人在瑞士依然遭受歧视的领域。该报告简要地在联邦和州立层面提出了解决方案。

Markus Schefer认为,对残疾人的歧视有损于瑞士民主程序的完整性。因为有这么多人被排除在外,这不是民主。就如同女性被排除在投票和选举权以外一样。

“这标榜着一种政治文化,”Schefer说:“如今谁也不会质疑,1971年引入女性投票权的正确性。我希望,多年后人们也不再对残疾人同样享有政治权利而存在异议。”

在国际层面

在瑞士,Schefer是在学术领域为残疾人取得平等权利而奋斗的先锋。现在他希望更多地引入国际力量:这位巴塞尔的宪法专家是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执行委员会(英)外部链接候选人(英)外部链接。2018年6月,18个委员中的9个将换届新选。

该委员会负责监督各成员国贯彻执行该公约,并针对签约国仍未履行的公约义务提出建议。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并未在巴塞尔而是在纽约,在Markus Schefer正在进行竞选宣传时电话联系了他。同在联合国总部的还有Caroline Hess-Klein。

对瑞士也有利

“联合国预先设定,他们正需要一个候选人,要得到来自残疾人组织的支持”,Inclusion Handicap的负责人说:“Markus Schefer的加入正好可以加强委员会中专家在人权方面的力量。这可以提升该委员会在联合国体系内部的信任度,”她认为。

这两位经常往返于纽约和日内瓦做宣传,以便在174张选票中为Schefer赢得更多的支持。尽管如此努力,但能否入选依然受制于很多因素。“如能获得一个席位,瑞士的残疾人就会有一个更好的平台,他们的愿望就能更好地体现在政治程序中,”这位候选人对此确信不疑。

同样重要的是:Schefer的当选可以提升瑞士当局对残疾人平等问题的重视。

为什么瑞士政治权利受到限制

在瑞士无正常判断能力的残障人士不享有参与投票和选举的权力,因为立法者断定,如果一个人无法认识自己行为的意义则无法构成政治思想。

那么为什么虽然批评之声四起,瑞士直至目前依然对这些残疾人的政治权利加以限制?这里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瑞士的直接民主体系,它需要公民能够对投票议题有深入的理解。

与其他国家不同,瑞士的直接民主政治系统,不仅仅关系到公民的选举权,还关系到动议和复决的议题。直接民主政治体系远比非直接民主政治体系更加复杂。这里存在这样的担心,协助残疾人做出判断的同时也不能排除残疾人受到他人主观影响的可能性。

信息框结尾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