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穿越阿尔卑斯新铁路


新的世界之最-瑞士圣哥达铁路隧道


作者:Luigi Jorio


这条新的世界之最隧道引来全世界媒体的关注和报道 (Reuters)

这条新的世界之最隧道引来全世界媒体的关注和报道

(Reuters)

瑞士的世纪工程-圣哥达基线铁路隧道在国外也引起强烈反响。上百篇来自国外的报道写道,这条世界上最长的铁路隧道即将建成。明年此时,这条隧道将正式开通;而今日,瑞士资讯采访了不同语言的记者,看看各国对圣哥达的印象如何?

“我至今还记得,我是怎样通过一条长长的隧道入口抵达圣哥达基线隧道的。那部电梯甚至比帝国大厦的还高,”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记者Roff Smith说。

1200万瑞郎的庆典

明年新的圣哥达基线隧道的揭幕仪式将于2016年6月2-5日举办。瑞士政府计划邀请1200人正式参与庆典。客人包括瑞士议员、外国部长和各国际组织代表。

大部分庆典还要在瑞士人民之中举办。多日的庆典预计将花费1200万瑞郎。负责运营此段行程的瑞士联邦铁路(SBB)将为庆典赞助。 

“真是不可思议,可以下到山的最深处,覆岩层高达几千米,却能在阿尔卑斯山上打个57公里长的洞,”在Smith写给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信中这样写道。那个巨型隧道掘进机是个“奇迹”,让这位美国记者印象深刻,同样令他惊奇的,还有工程师和矿工们的“精准”。“他们在大山内部爆破出那么长的一条通道,两头相汇时误差却仅有几毫米”。

意大利科技杂志月刊Focus》(意)的记者Vito Tartamella曾于2014年参观过圣哥达建筑工地,他对隧道内部的给排水工程很感兴趣。“早在工程掘进期,渗水问题就令人大伤脑筋,可与此同时,水又是一项重要资源,”Tartamella认为。因为今后隧道排出的热水要在北门养鱼、供暖。“这再度提升了圣哥达项目的价值,”Vito Tartamella对此深信不疑。

上百名记者

“人们对圣哥达基线隧道的兴趣很大,”该工程建筑公司Alptransit(英、德、法、意)的媒体发言人Ambros Zgraggen说。BBC、CNN、国家地理杂志、发现频道、日本、厄瓜多尔的电视台都曾报道过,而且还不止这些。来自国外的上百名记者都曾探访过圣哥达的工地。据Zgraggen介绍,媒体最感兴趣的莫过于2010年的隧道贯通。

同这位发言人所预料的一样,大部分记者都来自瑞士的邻国德国和意大利。“瑞士的这项世纪工程,因其工程浩大而让人想起德国的一些大型项目,如斯图加特21(大型铁路项目),或者柏林的机场等本该实现的项目”。这类与交通及运输有重大关联的主题,Zgraggen认为在德国南部尤其受到重视。

Vito Tartamella强调说,圣哥达的发展首先对Lombardei(伦巴第区)的居民产生了很大影响。“即使不谈对旅游业和就业的影响,单单是前往苏黎世缩短了的行车时间,就足够让人兴奋和感兴趣的了,”热情的铁路迷Tartamella说。

但还是需要一些耐心。明年(20​​16年)6月2日,圣哥达基线隧道才会正式开通。而客运还要在2016年12月经过调试之后才能开始。紧随其后的还有2020年的切内里(Ceneri)基础隧道。到那时,横穿阿尔卑斯的火车行车时间才能缩短45分钟,米兰-苏黎世之间的旅行时间才能缩短至短短3个小时。

准时完成 

圣哥达基线隧道是新的阿尔卑斯铁路干线NEAT(德、法、意)总项目的中心组成部分。总工程下面还包括已于2007通车的Lötschberg基线隧道。新的Neat项目将为欧洲自北到南的交通提速。圣哥达基线项目仅掘进工程就耗时15年,其花费更是高达120亿瑞郎。

Klaus C. Koch是《南德意志报》(德)的记者。他对隧道修建贯通的速度印象深刻。像这类大型项目,出现偶尔的延误很平常,他在2011年的一篇文章中写到。然而圣哥达基线隧道工程打破了这一常规,因为爆破隧道的工程甚至可以提前一年就完成。

英文日报Telegraph》(英)的自由撰稿人James Bedding对于圣哥达基线的印象也是如此,他于2013年参观了该工程。瑞士漫长的规划时间和出色的组织才能令他赞叹不已。“我想,如何贯彻实施这样一个超长期的项目,这点会让英国人感兴趣。因为在英国,我们总是在不停地争执,特别是当遇到交通问题的时候,”例如1994年英吉利海峡英法海底隧道通车时。法国修建的Paris-Calais路段在1993 年已大告成功,而英国的道路到2007 年才完工。

公民参与很重要

Neat和圣哥达项目之所以进展迅速,也是因为瑞士全民对该计划的支持。意大利记者Vito Tartamella始终强调这一点。

“瑞士全民投票讨论过Neat项目,且于1992年因为得到64%选民的支持而获通过。工程开始前还和相关居民展开过多轮谈话,这就避免了可能会发生的冲突和抗议,还有暴力事件,不会出现像我们意大利在修都灵-里昂高速铁路时所遇到的问题,”这位“Focus”的记者说。

公民参与也让俄罗斯人印象深刻,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俄文部主编Igor Petrov强调说:“如今的俄罗斯也经常有类似的讨论,可当地的大部分建筑计划都是与人民的意志相反的”。

受到伤害的日本民族自豪感

除了这些政治视角以外,对技术细节予以关注的媒体也很多,例如在南美。阿根廷隧道建筑联合会主席Oscar Vardé表示,南美正在考虑在安第斯山下修建一条从智利通往阿根廷的公路隧道,而圣哥达就是很好的学习榜样。

瑞士资讯日文部主编里信邦子(Kuniko Satanobu)则表示,日本也很重视圣哥达的技术和安全层面,因为日本和瑞士一样,也是“生在铁轨”上的国家。“一家非常重要的日本杂志以圣哥达为例,就隧道的安全问题出过专辑,”Satanobu说。

比安全问题更重要的,还要算是日本人的民族自尊心。“日本人以本国的技术及世界排名而自豪。现在,日本是拥有全世界最长的铁路隧道的国家,然而再过一年,这个纪录就要被瑞士打破了,这引发了一些失望情绪,”里信说。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