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自由民主党


“我们与瑞士人民党有很大的区别”


作者:Andreas Keiser


“我们并没有要一直划清界限的需要”,自由民主党主席Philipp Müller说 (Keystone)

“我们并没有要一直划清界限的需要”,自由民主党主席Philipp Müller说

(Keystone)

1848年,现代瑞士是在“自由民主党”人的带领下成立的,该党代表的是自由经济秩序和精简的政府机构。这一曾长期称霸政坛的党派在2011年所获得的支持率只有15.1%。不过其党主席Philipp Müller表示,今年秋季的大选,会发生转机。

swissinfo.ch:过去这20年,贵党的支持率逐年下降。今年秋天您期待着有所转机,怎样才能达成这样的目标?

Philipp Müller:政党就是要力争获得更多的支持,我们可以看到其中的转机。我们在民调中的成绩不错。而且最近在各州选举中的效果也可圈可点。现在我们就是要在大选中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让我们的人彻底动起来。

我们无须发明些新的什么东西,只要把人们从困苦和艰辛中解救出来。我们的口号是自由、集体精神和前进。所谓集体精神,并非左翼所提倡的再分配,而是例如在社会福利方面,用可持续发展的办法给予支持,也就是说要保障10-20年可以担负得起的财务支持。

swissinfo.ch:有批评者,甚至是来自您党内的评论认为,自由民主党(德)已经沦为瑞士人民党(SVP)的新伙伴;而有的人又希望可以和人民党一起搞联合名单选举(Listenverbindungen)。贵党如何在这样的矛盾中定位?

P. M.: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矛盾。我们的代表大会人来得都很齐、开得也不错。这是基础,大会上的人很积极、提建议也很积极。我们的决议都是在代表大会上作出的,无论是牵扯到党的领导问题还是议会中的党团问题。

如果说有冲突的话,那么也是应该的,因为允许有批评的声音嘛。我们会听取这些意见,如果是正确的,我们也会考虑。但一切都不该匿名。

swissinfo.ch:那么贵党的方向是什么,如何能明确自己的形象,才可以和瑞士人民党区别开来?

P.M.:我们并不会坚守一个固定的方向,为了和人民党区分开来。我们有我们的政策,和人民党的区别还是很大的。例如在与欧盟的关系上、双边协议上,我们采取的态度都是希望可以坚持,甚至在移民政策上也有不同。

在秩序、金融、税收方面,我们和人民党的意见多有一致。我们并不会刻意去保持距离。我们只是想争取多数议员的支持。在农业和资金资助方面,我们又和社会民主党和绿党有不谋而合之处。

swissinfo.ch:在下一轮议会任期内,贵党最重视的是哪两方面的事务?

P.M.:最重要的是瑞士和欧盟的关系,具体说就是“反大规模移民动议”的贯彻实施,以及双边协议的发展;另外当然还有2020年的大型养老改革计划。

自由民主党

1848年瑞士联邦国家的成立是由瑞士自由民主党(FDP)的前身一手推进的。不过该党正式成立于1894 年。

直至1891年,联邦委员会一直都由自由民主党人所占领。直到1943年,无论是在立法会还是议会中,自由民主党人始终占大多数。

但自1983年开始,这一自称为“经济党派”的大党,其影响力一直在减弱,在2003年的选举中,甚至输给了更右的瑞士人民党。

如今自由民主党是瑞士的第三大党,在联邦委员会中占有2个席位。2009年,它和自由党(LPS/PLS)合并,合称为“FDP.Die Liberalen”。

swissinfo.ch:如果严格执行反移民动议,就会令与欧盟的双边协议毁为一旦。要怎样“冲淡”这一动议的执行,才能挽救双边协议呢?

P.M.:这很难准确地说清楚,因为与欧盟的谈判还在进行当中。我不想对此抱有幻想,也不相信,2014年2月9日投票中涉及修宪的三个概念(每年的最高限额、配额和瑞士人优先)可以与人员自由流动协议达成一致。我们的目标是在与欧盟的谈判中进行试探,看看可行性在哪里。最后还要以宪法为准,我们必须找到一种解决办法。但到目前为止,这样的办法还未成形。

swissinfo.ch: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第二次全民投票吗

P.M.:直至2017年2月8日,议会必须出台针对移民动议的执行法。而2016年11月27日,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个公民复决投票。这是贯彻执行修宪三年期的最后的投票机会。我们还不知道,怎样才能制定这套法律,但这将是一次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投票,因为它会直接对瑞士与欧盟的双边协议产生影响。

swissinfo.ch:穆斯林经常成为人们议论的热点,那么在一个社会里,宗教应该占何种地位呢

P.M.:我们是一个世俗(与宗教相对)国家,而且未来也会力争如此。凡是遵守我们的宪法、法律和风俗习惯的人,都享有宗教自由,在瑞士也不会有任何麻烦。

我们并不希望出现原教旨主义倾向或过激行为。对此我们将坚决抵制,无论他们来自何方。

 

(采访于2015年3月)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