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菸民在瑞士 瑞士對菸草的寬容已經“灰飛煙滅”

20年來,瑞士合法吸菸區的面積大幅縮小,菸民越來越有“在夾縫中求生存”的感受。瑞士政府對菸草消費者一步步“施壓”,對菸草製造商卻格外“寬待”。但最近“風頭”似有逆轉之勢。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瑞士菸民的菸草消費形式以及他們在社會中的位置在近20年裡都發生了顯著變化,原因有多重,比如:新的法規、菸草產品的多樣化和人們的心理意識變化。

儘管社會中這諸多變化,但是在1997年至2017年間,瑞士吸菸者所佔的人口比例(多語)外部链接變化卻相對較小:女性菸民在整個女性人口中的比例從27%降至23%,男性菸民比例則從39%降到31%。瑞士每年大約有9.5萬人因吸菸而死亡(法)外部链接

吸二手菸:越來越少

如今社會對吸菸者的容忍度與上世紀不可同日而語。 20世紀90年代時,每個人都可以在公共場所-無論是公車上,在辦公室裡,甚至是在醫院裡-無所顧忌地吸菸;如今,各項反對被迫吸二手菸的新規則令吸菸這件事變得越來越不自由。

自2010年以來,瑞士實行規定:禁止在設有公共入口的封閉空間或者在多人共用的工作空間內吸菸,例如:學校、醫院、購物中心、餐廳、酒吧和舞廳。自今年6月1日起,瑞士各火車站也實行禁菸規定。

這些新的限制性規定有效地降低了被迫吸二手菸的風險:2002年,每天一個小時以上暴露於“二手菸”的非吸菸者比例為26%,該比例於2017年下降到6%。

減少菸草廣告:不情不願

但是,當局決定對吸菸者“加壓”時,對菸草生產者採取的態度則完全不同,而且在瑞士境內落腳的菸草公司(JTI,BAT,PMI)很多。聯邦委員會(瑞士政府)2016年發起的在全國禁止菸草廣告的首次嘗試在議會議事環節遭遇失敗,而跨國公司的壓力是造成議案流產的重要原因。議會聯邦院近日開始了對《菸草法案》修訂版的審議。

政府提出的菸草廣告禁令僅涉及針對未成年人的廣告,這不符合《世界衛生組織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外部链接的要求。該公約已得到180個國家/地區以及歐盟的認可。儘管瑞士已於2004年在該公約上簽字,但由於議會不願限製菸草廣告,條約內容尚未在瑞士得到通過。

邁出的第一步

然而,大趨勢似乎正在轉向。目前,議會聯邦院主動向政府提出嚴化《菸草法案》的建議,它已接受了其專門委員會提交的、關於(在廣播、電視、報紙、雜誌、其他出版物以及網絡平台) 全面禁止菸草廣告的提案。

聯邦院同時還決定禁止菸草公司對在瑞士舉行的國際性活動的贊助。瑞士(聯邦、州或市鎮)政府機構舉行活動也不許接受菸草公司的贊助。

聯邦院成員認為這一態度的轉變是正確的,因為當前的首要任務是遵守世衛組織的要求,同時對青年人加以保護。聯邦院議員認為,在權衡利益時,保障公共衛生的重要性大於經濟利益。國民院繼聯邦院之後也將就《菸草法案》修訂版進行審議。這是世界衛生組織《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在瑞獲准的第一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外部内容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