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特效药:瑞士的“药神困境”

即使成功研发出了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疫苗或药物,在最初阶段,其产量也很难满足需求。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在投入和奖励药物研发方面,应该遵守现有规则,还是应该以全球团结为先?瑞士陷入了两难境地。

作为一个阿尔卑斯山区国家,瑞士以创新强国著称,其经济和创新强国身份在很大程度依赖于专利带来的权利和奖励。瑞士的人均专利数量在欧洲排名第一(多语),拥有的世界级专利质量在全球名列前茅,其中很大一部分专利属于生物医学领域。

最近,全球健康机构和一些国家的政府倡议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危机期间放宽专利保护,让药物和疫苗可以应用于更广泛的人群,但这些提议在瑞士引起了一些不安情绪。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支持针对新型冠状病毒采取更灵活的专利制度,瑞士在保护自身工业和支持全球团结之间陷入了两难之境。

几周前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上,瑞士政府对一项名为“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自愿专利合营和专利许可”的决议(英)表示支持。但是,还有一些倡议试图通过强制许可,开放许可,或是干脆提出“人民疫苗”(英)的概念,则没有获得支持。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创新与知识产权领域的教授Gaétan de Rassenfosse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非常重视知识产权,不会轻易破坏这一制度。”

尽管目前的讨论仍聚焦在此次疫情危机上,但根深蒂固的专利保护观念和法律一旦被打破,则可能为其他领域的专利保护创造了商榷的余地,比如某些公共卫生系统无法承受治疗价格高昂的癌症和罕见疾病领域。


旧话重提

公共卫生界的部分人士将几十年前艾滋病药物问世时的情况视为先例。在市场独占权的作用下,药物价格高昂,以至于那些对药物需求最大的国家,反倒因囊中羞涩而被拒之门外。

罗氏公司(Roche)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2001年,由于巴西政府威胁要使用”强制许可” (compulsory licensing),罗氏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奈非那韦(Nelfinavir)的价格降低了40%(英)。强制许可是知识产权法中的一项条款,允许国家在特定条件下向公共卫生机构或仿制药制造商授予许可,不必经由专利持有人的同意。

新型冠状病毒把这个问题以一种更紧迫的方式重新提上日程,包括瑞士在内(多语)的许多国家,将数十亿纳税人资金用于疫苗的研究和临床试验之中。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投入药物研发,这已经形成了一种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多米诺效应。


在瑞士,人们开始讨论瑞士境内的公司,比如罗氏或龙沙(Lonza),是否有可能在新冠病毒的诊断、治疗或疫苗的研发或生产方面占据先机。瑞士政府上周宣布将与制药商进行谈判,拨款3亿瑞郎,以确保可以为民众提供疫苗。

掌控局面

在政府设法为所有可能的解决方案提供特殊保障的同时,大多数致力于研发新冠病毒药物的制药巨头也在采取行动,至少在公开场合,他们开始谈论制药行业“前所未有的合作”(英)以及团结的必要性,以免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国际制药企业协会联合会(IFPMA)总部位于日内瓦,该联合会负责人Thomas Cueni表示:“我能感觉到本行业领导者的担当精神。我们不想随意猜测谁会研发出我们的药物和疫苗。”

Cueni说,瑞士制药企业的领导人清楚,对新疗法和疫苗的需求可能会超过供应,但他们将全力抵制放宽专利保护。

作为替代,这些公司正在探索自愿许可以及现有机制的可能性,比如向贫困国家开放“药品专利池”(Medicines Patent Pool),“人们在由之组成的‘弹药库’中,可以选择任何针对新冠病毒的药品”,Cueni说。

制药巨头还希望通过增加供应来避免有关专利的问题。罗氏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们正在增加一种抗炎药物Actemra的生产,该药物目前正在针对新冠病毒进行临床试验,他们还计划大量生产其血清学测试产品Elecsys,五月份会生产“超过两千万套测试产品”。

尽管如此,该公司承认测试需求“在可预见的未来将超过供应”,并鼓励各国优先为那些表现出明显症状的人进行检测。


谈判筹码

瑞士非政府组织“公众之眼”( Public Eye)的Patrick Durisch则认为,依靠行业内的自愿行为,可能会阻碍全球对大流行的应对,“应该寻求尽可能多的生产商,并在所有所需之处提供针对新冠病毒的解决方案,这才符合公共和全球利益,”他说,“公司试图通过捐赠药物和分享分子库来赢得商誉,但是他们并不想放弃对药物制造和专利的控制。”

“公众之眼”与其他七十余个组织和个人一起,呼吁包括瑞士在内的各国政府支持针对所有预防、检测和治疗新冠病毒的必要技术,实行专利权合营(法)和专利许可开放。

Durisch说,这不仅包括药物配方,还包括技术和制造工艺等在内的“商业秘密”。


创新专家de Rassenfosse认为,公司不太可能放弃控制权。他说,“[公司]最有可能将专利作为与各国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或是寻求一些补偿。如果他们不申请专利,那么他们就会一无所获。”

瑞士联邦知识产权局(IPI)的一位发言人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自危机爆发以来,他们已经收到十余项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专利申请。目前尚不清楚其中有多少项申请来自生物医学领域。

欧洲专利局拒绝透露与新冠病毒爆发相关的专利申请情况,他们认为发布此类信息还为时过早,并指出专利申请的保密期长达18个月。

权衡风险

在其他一些国家,公司可能别无选择,只能分享他们的发现。德国和加拿大修正了法律,以促进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期间的强制许可。以色列也颁布了一项许可(英),允许从印度进口美国AbbVie公司的Kaletra药物的仿制版,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患者。

De Rassenfosse表示,这类提议虽然合法,但却给瑞士带来了风险。他说,“如果一个国家强势地强迫公司放弃专利权,那么他们必须预见到,众多公司对于该国市场的热情都会有所减退。”

Cueni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强制许可是一种“非常措施”,不应将其作为威胁手段或常规政策,因为这会“扑灭创新之火”。瑞士联邦公共卫生局的一位发言人也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他们也将其视为最后关头的“迫不得已的手段”。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许多公司已经不愿进行疫苗和抗生素的研发,因为这些研发带来的利润前景不佳(多语)

瑞士联邦知识产权局的理事会成员Felix Addo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果各国实行强制许可抑或是以此进行威胁,私营企业可能会退出或削减针对新冠病毒疫苗或药物的研发活动。这绝不是瑞士想看到的情况。”

​​​​​​​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