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成以上家庭医师曾伴随过临终前停止进食的病患

大多数受访医师表示,伴随临终禁食阶段的病患并不违反他们的职业道德。 Keystone

某调研发现,瑞士每十位家庭医师中,就有四位曾接诊过至少一名拒绝进食进水以求“速死”的病患。大多数医师对此持正面态度。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15日 - 10:00
Keystone-SDA/ts

苏黎世应用科技大学(ZHAW)与瑞士医学会(SMA)合作,对瑞士的750位家庭医师做了一次具有代表性的调研,以调查病患临死前主动停止进食进水(VSED)的现象。病患的这种做法又被称为“临终禁食”。

临终禁食,是指一个人为了加速死亡而有意识地拒绝进食与进水。在这种情况下,病患的专业护理人员不必为之提供致命药物,只需在其开始临终禁食后关怀与陪伴病患,直至其死亡。

调研发现,81.9%的家庭医师了解临终禁食,42.8%更是伴随过至少一名病患度过临终禁食阶段。有过伴随此类病患经验的医师平均要处理11桩此类案例。

“这一比例之高出乎我们的意料,”苏黎世应用科技大学调研的联合作者Sabrina Stängle表示。她指出,瑞士仍缺乏这方面的统一实践指导。

调研报告的科研人员总结说:“在这一过程当中,家庭医师缺乏足够的深入知识,来用恰当的方式应对患者及其家属。我们仍需加强培训,并开发出做法建议,以实现更为标准化的临终禁食伴随实践。”

压力很大

无论如何,59%的受访医师将由专业护理人员监督的临终禁食视作自然死亡过程,32%将其定义为“被动安乐死”,5%视其为自杀,2%认为这是病患自我做出的终止生命决定,1%视之为另一种形式的死亡。医师中另有1%的人表示,他们会按实际情况-当然也要依据患者的动机与健康状况-来具体看待每个临终禁食案例。

近四分之三的受访医师(73%)称,提供这种辅助并不违反他们的世界观或宗教观,58%表示与他们的职业道德不冲突;24%则认为此举违反了自己的伦理观;18%持中立看法。曾经有过相关经验的医师则对此大多持正面态度。

但话说回来,半数以上的受访医师仍然表示,伴随临终禁食阶段的病患给他们造成很大压力。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